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我是替身又是白月光(10)

作者:兔子不吃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闻言。

    医师抬起手,刚想把脉。

    少年皇帝浓稠墨色的漂亮双眸,含着阴戾冷森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医师。

    医师翻了个白眼,感觉无语:“想让我给她看诊,你不让我把脉,还看什么诊。”

    当醋精也要分时候,小皇帝真是不懂事。

    医师思及此处,瞥了一眼殷九戎怀里的病弱美人。

    片刻。

    医师诊脉,看见殷九戎沉着脸色,眼神凶光暴戾的模样,微微蹙眉。

    小皇帝这么凶,这个病弱美人,怕不是会被欺负哭。

    时间缓缓流逝。

    病弱美人纤长微卷的睫,微微一颤。

    渐渐睁开,乌黑漂亮的幼圆鹿眼。

    少年皇帝低垂眸光,看着怀里的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睡眼朦胧,眼眶泛着生理性的水雾,眼尾染上秾丽的绯色。

    少年皇帝伸出劲瘦有力的冷白长指,戳了几次病弱美人娇软的脸颊。

    病弱美人漂亮的鹿眸,浮出暴躁的目光。

    立刻坐起身,身子依旧在少年皇帝的怀里。

    少年皇帝唇角轻勾,眉眼含着笑意。

    病弱美人娇嫩雪白的双手攥着拳,挥了挥拳头。

    声音软软,气呼呼的:“下次再戳脸,我打你。”

    少年皇帝深邃漆黑的瞳孔,藏着温柔与宠溺。

    下一刹。

    阴沉戾气的目光,对视着娇气的病弱美人。

    冷白漂亮的修长大手,握住病弱美人的拳头。

    微微挨近病弱美人,语气威胁:“敢打我,日日喂你吃苦瓜。”

    苦瓜!!!

    狗皇帝,这是自以为拿捏她了,是不是?

    病弱美人恼怒的睁大鹿眸,刚想出声。

    “你们两个,到底治不治疗了。”

    医师笑眯眯的说着,看了一眼少年皇帝之后,继续捣鼓着手里的草药。

    今晚,要给这个病弱美人做药浴。

    思及这些,医师想到少年皇帝身上的蛊毒,眼底闪过复杂之色。

    听见‘治疗’两个字,原本气鼓鼓的病弱美人,顿时松开拳头。

    湿漉漉的鹿眸,眼巴巴的盯着少年皇帝。

    “治疗的话,可以不吃药吗?”

    少年皇帝精致的眉眼,显露几分撩人的笑意。

    病弱美人的鹿眼微微发亮,目光直勾勾的。

    少年皇帝修长干净的冷白指尖,抵在病弱美人的眉心。

    唇角微微上扬,声音低哑勾人:“不可以,不过你放心,他是东念国出名的神医,一定可以治好你的哮喘和肺痨。”

    病弱美人含着期待神色,亮晶晶的鹿眼,瞬间失去亮光。

    眼神暗淡,微微垂着脑袋。

    又要吃药,而且,东念国的神医,怎么会跑到殷国,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病弱美人想到这些,轻蹙眉心。

    医师抬起目光,看向垂着脑袋,双手抓住殷九戎袖口的病弱美人。

    下一刻。

    医师弯着唇角,微微眯着眼笑,像个做了坏事的老狐狸。

    “小姑娘,这次治疗,是泡药浴,不用吃药,不用耷拉脑袋,瞧着像受欺负了一样。”怪可怜的,啧。

    病弱美人抬起脑袋,侧过目光,鹿眸亮亮的,看向笑着的医师。

    少年皇帝潋滟墨色的漂亮瞳仁,浮出冷森阴郁的目光,顺着病弱美人的视线,凝视着医师。

    医师身体猛的一僵。

    片刻。

    医师想到诊脉的时候,自己都能挺过这道目光,这次算什么。

    不过出于想好好活着的心思,医师出声:“药浴的药材准备好之后,小皇帝你来看着她,水温什么的,都是你来调和,我不方便看她药浴。”

    少年皇帝阴冷幽深的漆黑瞳仁,含着病态暴虐的神色。

    “你,还想看药浴?”

    声音暗哑沉沉,语气透露出危险的杀意。

    医师额头冒出冷汗,摆了摆手,笑嘻嘻的,嗓音有些发颤:“那个,草民就是单纯,需要看泡药浴的情况,不是对她有非分之想,不过陛下在这里,陛下看着即可,有什么状况,都可以和草民说。”

    这种时候,就算是小皇帝的友人,也不敢再叫殷九戎‘小皇帝’。

    …

    …

    半晌。

    医师保证,只要持续治疗三个月,可以首先缓解哮喘,不用日日喝药之后。

    病弱美人眉眼乖巧,笑容温软的走入药浴房内。

    天青色的漂亮长裙,缓缓脱下。

    肌肤无暇的雪白身子,落入木桶里面。

    药香味道,蔓延在药房。

    病弱娇气的美人,伸出细白娇嫩的双手,抓住照顾她的少年皇帝。

    少年皇帝喉结微微上下滑动,双眸暗藏着炙热与贪恋。

    目光落在病弱美人的手上,嗓音暗哑的响起:“把手放回去。”

    病弱美人抓着殷九戎腰带的手,动作微微一紧。

    鹿眼含着微微发亮的光。

    药浴遮挡住身子,只露出漂亮锁骨和双肩。

    浓密乌黑的及腰长发,早就被少年皇帝盘起来,插着一支玉簪。

    玉簪是白色的栀子花形状,漂亮剔透,与病弱美人雪白无比的肌肤,极配。

    病弱美人耳朵两边,落下微卷的碎发。

    碎发被水打湿。

    少年皇帝微微俯身,挨近病弱美人的耳侧。

    骨骼精致的修长大手,撩起病弱美人耳边的碎发。

    病弱美人温软漂亮的鹿眼,含着期待喜色。

    少年皇帝修长冷白的手,微微捏下,病弱美人抓着腰带的娇软小手。

    病弱美人抽回两只纤长的手,微微弯着嫣红的唇角,兴奋亮晶晶的鹿眸,像个让人心痒痒的小羽毛,撩拨着少年皇帝的心弦。

    少年皇帝深邃墨色的瞳仁,浮出无奈克制的神色。

    劲瘦精致的冷白大手,揉下病弱美人的脑袋。

    低哑危险的嗓音,响在病弱美人的耳后:“泡药浴的时候,别想床上的事。”

    病弱美人微微甩下脑袋,转过身,背对着少年皇帝。

    精致漂亮的蝴蝶骨,靠在木桶上。

    “气氛这么暧昧,我看你两眼,期待一下成年人的快乐之事,是很正常的,你不要以为我是小黄女,我很乖的。”

    病弱美人软软的嗓音响起,含着欲盖弥彰的意味。

    良久。

    病弱美人感受着身体逐渐发疼。

    秀眉微蹙,脸色苍白的咬紧牙关。

    头昏脑涨,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倒。

    却并没有哮喘发作的迹象。

    少年皇帝察觉到病弱美人的痛苦之色,心脏蓦地一紧,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殷九戎本想就此结束,想到医师说的,‘不及时治疗,活不过两年’的那番话。

    伸出肌肤冰凉的冷白大手,轻轻攥住病弱美人微微发烫的腕骨。

    病弱美人猛的感受到一抹凉。

    睁开漂亮的鹿眼,看向微微皱着眉,紧紧注视着她的少年皇帝。

    下一刹。

    病弱美人痛的身体发软,眼看着脑袋要埋进药浴水里。

    少年皇帝抱住病弱美人的肩膀,防止病弱美人的身子滑落。

    病弱美人垂着脑袋,埋在少年皇帝的手臂里面。

    半晌。

    张开嫣红的唇,狠狠咬着少年皇帝的手臂,才能没有发出痛呼声的病弱美人,渐渐缓解痛苦。

    手臂上的血腥,蔓延唇齿里面。

    病弱美人嫣红染血的漂亮唇瓣,离开少年皇帝的手臂。

    少年皇帝不发一言,像是感受不到手臂的疼痛,目光专注的看着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微微抬起鹿眸,这具身体生理性的泪水冒出,鹿眸眼泪巴巴,眼眶微红。

    “陛下,我只是普通女子,无法承受痛苦,我不继续治病,我想回宫。”

    少年皇帝修长的冷白指骨,攥着干净的湿毛巾,动作轻柔,轻轻擦着病弱美人额头的虚汗。

    “你若是普通,暗卫不会没有发现,那次在冷宫见面的事。”

    殷九戎说到此处,放下湿毛巾。

    微微捏下,病弱美人雪白的脸颊。

    漂亮精致的眉眼,溢出温柔缱绻的神色,语气轻柔:“乖,好好治病,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病弱美人听见宝藏系统的声音,正在提示小作精的任务。

    肌肤细腻瓷白的漂亮双手,捂住两只耳朵,垂着鹿眸,微微晃着脑袋,绵软嗓音的响起:“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普通女子。”

    【恭喜宿主,小作精任务进度掉到20%~】

    病弱美人捂住耳朵的双手微微一僵。

    黑葡萄似的幼圆鹿眸,微微瞪大。

    气呼呼的问着【我刚刚做的,哪里不像小作精吗,怎么进度又掉了?】

    【亲亲宿主,统统也不知道原因呢,请宿主自求多福哟~】

    病弱美人微微咬下牙,心底暴躁。

    少年皇帝看见娇气的病弱美人,这副‘我不管我不管’的模样。

    殷红的唇角微微勾起弧度。

    幽深漆黑的瞳仁,含着笑意。

    抬起染上药香味道的修长手指,微微掐下病弱美人的脸颊。

    病弱美人微微鼓着脸颊,气鼓鼓的看向少年皇帝。

    余光瞥见殷九戎手臂上的牙印,鹿眼微微愣住。

    直到病弱美人催着殷九戎去处理伤口,殷九戎短暂离开没多久。

    病弱美人微微抬起头,小鹿眸子仰视着房顶。

    娇软纤长的雪白双手,攥着木桶两边。

    脑海里闪过殷九戎手臂伤口的画面,心中莫名烦躁,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位置,闷闷的难受。

    下一刻。

    病弱美人微微踹下药浴桶里面的水。

    【原主的心愿,好像就是治好身体】

    快要睡觉的宝藏系统,听到病弱美人的声音,立刻出声【是滴呢】

    病弱美人眼底泛起残忍暴戾的杀意,唇角微微翘起弧度。

    低软的嗓音,含着阴森诡谲的凶气:“如果我能杀了国师,夺回原主的福运,是不是病就好了,不用继续治病。”毕竟原主,是因为厄运化为福运,才导致患有哮喘和肺痨,并非普通生病。

    宝藏系统看见这副样子的宿主,吓得头皮发麻,身体感觉有凉风袭来。

    微微抖下身子,声音弱弱的【理论上是这样】

    病弱美人鹿眼猛的一亮,刚要站起身,准备今晚就杀了国师。

    下一瞬。

    宝藏系统的嗓音,打破病弱美人立刻杀人的想法。

    【但是宿主,国师虽然不能经常使用法术,保命法术却还是可以用一次两次,就算宿主的武力值比国师强,也不可能杀国师成功,宿主又不会法术

    何况,剧情任务可能会出现国师的剧情,宿主就算有办法不惧法术,使用其他法子杀了国师,也不能直接杀,必须慢慢来,时机不到,国师总有办法活着,他就像是有主角光环一样,不会轻易死亡】

    说到此处,宝藏系统看见,病弱美人眼神阴沉沉的,明显有些暴躁的神色。

    两眼冒出贱兮兮的笑意,语气欠扁【总而言之,宿主现在必须泡药浴,治好身体哟~】

    …

    …

    良久。

    医师告知少年皇帝,三个月之内,每七日之后,病弱美人都需要来这边治疗。

    平日里的辅助疗程,按照他教的的方法,少年皇帝可以安排太医治疗。

    药浴结束。

    病弱美人被少年皇帝抱着,小鹿眸子含着困倦神色。

    医师扯着嘴角,笑着出声:“小姑娘,小皇帝等会儿也需要治病,他也需要泡药浴,你亲自照顾他怎么样?”

    病弱美人乌黑的鹿眸,瞬间亮晶晶的。

    本想点头,下一刹,想起自己的本性。

    病弱美人微微垂下脑袋。

    声音低软:“我怕克制不住,只能惹火,不能照顾。”

    母胎单身的医师,微微怔住,目光疑惑:“什么克制?”

    少年皇帝深邃漂亮的眼眸,含着讥诮之色,对视着医师的瞳孔。

    冷嗤一声,语气嘲讽:“你不需要懂克制。”

    医师:“……”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