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4章 五十四条咸鱼

作者:我见青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杨临提前在楼上烧好热水, 充好热水袋,掐着点到酒店楼下等着南池他们。

    这是留在酒店的人必做的工作之一,小和镇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北方, 在中部,即便如此, 在大暴雪的天气出去一趟, 两肩与头发被雪覆盖淋湿不说,双手双脚跟掉进冰窟窿似的,一定要用热水烫烫。

    见到南池踏进酒店, 杨临便迫不及待地把热水袋塞到南池手里, 还没来得及暖和几秒, 老粥就从她手里抢过,塞进俞承白手里。

    “快给热心市民俞先生先用用。”

    事故发生后,他就在指挥现场, 比他们几个后到的站在雪地里的时间久。

    南池:......

    她酸得不行, 难道她就没人权么?抢过杨临手里原本给老粥准备的热水袋,丢下一句我先上楼了之后, 准身就走。

    像是泄愤, 南池走得噼啪响,才好把身上的雪抖下来。

    杨临这才仔细往老粥身后看, 见到了俞承白, 大吃一惊,“你怎么来这里?”

    不仅惊讶, 微带怒意, 令老粥困惑,他指了指俞承白和杨临,“你们认识?”

    带有紫色毛毛保护套的热水袋是南池专用, 微烫的暖意直往手心钻,俞承白拍了拍身上的雪,有种热腾腾的畅快和酥麻。

    见到杨临只淡然一撇,他扫了扫刘海上的水珠,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杨临也没什么好气,哼然道,“不认识。”

    *

    南池在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整缸热水,淘洗干净冷意,每个毛孔都舒服地微张着。等她从浴缸里出来的时候,水还冒着热气。

    俗话说得好,北方过冬靠暖气,南方过冬靠一身正气。南池这个标准的南方人总算享受到一回充足暖气。

    但北方空气很干,干到晚上的旺仔小馒头还没吃完,第二天一捏直接变奶粉的的程度,除此之外,南池还挺适应。

    为了照顾女同事,基本上南池出去采新闻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下午,一般晚上7、8点才能回酒店。

    那时候酒店的自助餐虽然还开着,但已经没什么可吃的了,打回来的饭虽然在暖气片上热着,也没有新鲜的好吃。

    她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出去敲斜对面的门,刚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南池猝不及防地见到了俞承白。

    “你怎么在这屋?”

    俞承白有些无辜,平日里神气的凤眼往下耷拉着,老粥从墙后伸出脑袋,“酒店的人说房间都住满了,而且周围几个酒店都是相同情况,我们总不能让热心市民睡大街吧。”

    她走进来,见到杨临和老粥正在搬运行李,清空两张大床前的杂物。

    “所以,你打算打地铺?”她难以置信。

    俞承白脱了外套,穿着件白毛衣,十分居家随和,一手搭在腰间,无可奈何地说,“目前是的。”

    “小俞啊,原本今天就可以和运送物资的同事回阳城,开得慢的话,两三个小时也可以到,可惜,他还要找他妻子,硬要住在这里。天可怜见,他对他妻子一片真心。”老粥说。

    正在喝姜汤的南池,差点把水抖出来。

    杨临轻哼,绕过老粥,拿过一包白糖,要往南池杯子里加点白糖。

    这是他煮的姜茶,从酒店厨房要的,洗干净切片后放到玻璃杯,再倒热水等几分钟,条件简陋,但也是驱寒保暖,以防感冒发烧的利器。

    倒了一些后,南池便不让他加,不然太甜,杨临应声收起那袋子白糖。

    “还好,没撒。”他轻轻说。

    也许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杨临没少给她弄这些,两人配合默契。和谐地画面刺疼了俞承白的眼睛。

    他从其中一只行李箱最外层的袋子里摸出一小袋可以泡水的红枣山楂片要给南池,“这个味道更好一些。”

    杨临轻飘飘地代替南池接到手里,“谢谢了,不过这种好东西俞先生还是留着给自己太太吧,都有太太了,就别东想西想。”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杨临自从被南随无缘无故骂了一顿,得知南池失恋后,便想再试试,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

    就连这次来小和镇也是他主动代替一位女同事,本来他都没有在名单上。

    嘴唇拉得平直,俞承白扯了扯嘴角,眉心微拧,老大不高兴,南池明白这是他被人挑衅后不耐烦地表现。

    “我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他冷笑。

    俞承白自控力很强,修养耐心也很高,他不轻易动怒,南池也就在实习的时候见过一回。

    那次俞承白直接下场让商业竞争对手跳坑里,并且一边埋一边笑着说,“各位还真是菩萨,谢谢给我送钱。”

    现场气氛微妙,剑拔弩张。

    要是她再不出手,杨临这个傻憨憨怕不是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连忙把那小袋红枣山楂片从杨临手里抢回来,紧紧捏着,“我还没喝过呢,我来尝尝。”

    南池余光扫过去,才看见俞承白面色稍霁,稍微放下心。不管怎么说,她和俞承白闹脾气,不想牵扯到别人,不然就变味了。

    俞承白面色不郁,吃完晚饭也不见好转,南池吃饱喝足后,果断地选择离开低气压中心,见不得人似的回房间,开门关门锁门,一气呵成。

    可惜屁股还没坐热两秒,微信上俞承白的消息急不可耐地跳出来。

    早在车上的时候,她就悄悄把俞承白拉了回来。

    俞承白:【有话说,出来。】

    南池有些发怵,觉得他今天很凶,不想出去。

    【有什么话一定要当面说么?】

    俞承白:【你不想出来?】

    南池扭扭捏捏,【我不太舒服呢,是什么重要的事么?要不改天聊?】

    俞承白:【行,那就先说点微信上可以说的。】

    俞承白是吃了什么炸药么?!

    他平时可不这样!

    吃饭的时候黑着张脸不说,好像她欠他几百万美金似的。

    南池:【说吧。】

    俞承白:【我等会儿要进来,把房门开着。】

    字是中国字,怎么连起来看她就看不懂呢?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背着众人偷偷开房幽会小情侣的艳俗感呢。

    南池不禁紧张:【什么时候?】

    俞承白:【现在。】

    现在老粥都还没睡呢,你来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是狗狗祟祟,黏黏糊糊的小情侣是不是?

    南池都有些傻了。

    正想着装死不回消息的时候,刷刷两下,俞承白打了两个大红包来。

    俞承白:【收钱办事,快点。】

    不要,在清白面前,钱也不是万能的,手机屏幕上映着南池那张冷漠脸。

    俞承白:【3,2......】

    手机上很快出现了两条【您的金额已被领取。】

    南池:【就开一秒,你进不来也不关我的事。】

    三个大男人共处一间房,还不是豪华房型,未免显得拥挤。杨临单独坐在桌边,正在把这几天的资料打包发回社里。

    老粥这张嘴上能天文地理,下能五行捉鳖,叭叭叭地没停过,拉着俞承白唠嗑。

    在他喝水的空档,俞承白忽然问,“南小姐这几天有男朋友么?”

    老粥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瞠目结舌,就连杨临也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这话说的,什么叫“这几天有没有男朋友?”难道南池是那种谈恋爱只谈几天,过了新鲜劲就抛掉找下一个小奶狗的女海王么?

    老粥毕竟是老江湖,冷静了一会儿,摇摇头,“这几天应该没有,每天工作累得跟狗一样,哪里还有精力搞男人,以前就没有就不知道了。”

    “嗯,那就好。”俞承白忽然摸不着头脑地说了一句。

    他站起来,在两双眼睛下,拉出身边的箱子拉杆,踢了箱身一脚,转身就往门口走。

    “你去哪里?”老粥问。

    “去找我太太。”

    老粥:......?几个意思?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

    南池给俞承白留了一道门后,就瘫在床上,她快累死了,就算俞承白今晚要杀了她,她也就“毁灭吧,赶紧的,累了。”的心态。

    门微微有些响动,南池靠着枕头,往门口觑了一眼,看见俞承白拎着大箱子进来,似乎有些震惊她房间里的装饰和摆设。

    南池的房间属于情/趣酒店里的高级房,比老粥他们那间还要贵出不少,按照朝闻社的差旅费不可能让她住这么好的房型,但那时候单人房只剩下最后一间,没得挑。

    虽说是小镇上的情/趣酒店,又土又俗,但像什么带洞的椅子,凹陷的小板凳,八腿趣味椅一点也不落后,反而很先进。

    而这些杨临和老粥的房间都没有。

    南池进来的第一天已经被房间里的陈设补充了不少知识盲区,已经见怪不怪。

    当初很多入住的客人对于要住这么一家情/趣酒店意见还挺大,怕影响不好。

    当时一个服务生用泰国人又扁又尖的声音教训:“拜托各位哦,首先很感谢大家救援小和镇,不过对住的地方就不要挑剔了吧,我们这家可是正正经经营业酒店,刚转型做情/趣方面,都是新进口的设备,我敢保证,小镇上没有哪家比我们家更干净无菌了!”

    南池学着服务生的口吻和俞承白解释,但他也并不怎么在意,嗯了一声后,当着南池的面,直接脱衣服。

    南池:......??是我不懂了么?俞承白是想试试这些设备?所以才大半夜当着老粥的面来她房间?

    就剩下最里面那件衬衫时,南池从床上跳下来,按住他的手,“行了行了,别搞太刺激。”等下鼻血都出来了。

    就连他的手都滚烫有力,俞承白稍微撤开,南池直接按到他腹肌上,软软的,硬硬的,又忽软忽硬。

    怎么有点不对劲!

    南池脑海中又飘着黄色垃圾片段,全都是不可说猛男。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南池从他劲腰上撤下,连说话也不利索。

    好摸确实也好摸,但色/诱也要讲究分寸,徐徐图之吧!

    “洗澡。”他低着头,脑袋挡住顶灯的光线,黑乎乎的影子压在南池脸上。

    原...原来是这样。

    南池讪讪,她还以为那啥呢,害她白激动。

    但以前住在玫瑰园的时候,两人也是各用各的浴室,哪里经历过一个模特身材的大高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脱衣服。

    想来也是,他一个有洁癖的老板,不管走到哪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私人专用,哪里有和别人分享东西的经历,而且还是浴室这样隐私的,更何况要分享的对象还是两个男人。

    嗐,南池背对着他躺在床上,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些奇异的感觉,直到俞承白进到浴室,这股奇异的感觉并未消退,反而随着浴室里怦然而出的水声而愈发膨胀,但她并不畏惧这样的感觉。

    几秒后,俞承白的声音代替了喷薄而出的水声。

    “南池,进来,这花洒是不是有点问题?”

    她第一次用的时候就被这里头的花洒震惊过,不像普通的花洒,所有的孔都能出水,她房间里的只有中心一个空,比普通的稍微大些,但冲击力极强,怎么看怎么怪。

    后来还是她上百度查看一番才清楚这世间还有这种东西,不愧是情/趣酒店。

    估计俞承白也有点弄不清,南池觉得自己真是丫鬟的命,想好好躺着都不行。

    “等一下,我进来。”

    南池下床,走到浴室门前,“我进来了哦。”

    她推门进去,南池惊呼,“妈啊!!!!!要长针眼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1-09 05:15:55~2022-01-10 06:45: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Nina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