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9章 沉沦地狱

作者:千代小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百鬼夜行, 声势浩大,东京的街道上从处处哀鸣到一片荒凉。

    与谢野晶子行走在路上,救治着可能被咒术界遗漏的伤患, 家入硝子则已经入驻专门的医院,用反转术式治疗这次灾难的伤者。

    从早上忙到晚上, 深夜的时候, 家入硝子依旧没能从医院离开。

    与谢野晶子也早就到了医院,街上的伤患由咒术师组建的搜救队进行救援,在“请君勿死”的异能力下, 伤患一个个被治愈。

    “不好了, 家入医生昏倒了!”有人大喊了一声。

    与谢野晶子拨开人群, 大跨步的走了过去,七海建人此刻也到了她的身边。

    “是疲劳过度。”

    “她的咒力耗光了。”

    与谢野晶子与七海建人几乎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 很有默契地一左一右将家入硝子扶起, 送到了安静一些的地方休息。

    “我没能阻止他,这是我的失职。”七海建人的语气十分怅然。

    他该阻止夏油杰的, 他也的确尝试去那样做了, 却被夏油杰用一只特级咒灵困住,等他突破咒灵冲出来的时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夏油学长失踪了。”七海建人十分惭愧, 这些年他的咒力明明提高了, 却还是谁都救不了。

    他救不了灰原,也救不了夏油学长, 咒术师果然是一群疯子, 咒术界都是狗/屎!

    与谢野晶子没有说话,她其实是见过夏油杰的,甚至为那个丸子头没眼睛的家伙治疗过, 她相信伏黑甚尔可以处理好,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我去找他,家入医生就交给你了。”七海建人一板一眼地对着与谢野晶子深深鞠了一躬。

    与谢野晶子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

    人海茫茫,却又要到哪里找寻呢?

    “哗啦”

    手臂抬起带动粗大的锁链,锁链与地面轻轻碰撞,似乎是感受到脑袋的晕眩,渐渐苏醒的俊美青年眉头皱了起来。

    他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烛光下,他看到了阴冷的地面与画满封印符的牢门,偏生身/下没有任何不适,他没有睡在地面上,而是睡在了一张低奢舒适的双人大床上。

    “这是哪里?”伏黑甚尔揉了揉脑袋,锁链又是“哗啦”一阵响。

    “我家的地牢,就以前关宿傩的那个,不过我已经都清理好了。”五条悟的声音从伏黑甚尔背后传来。

    他转过头,白毛的青年嘴角噙着凉薄的笑,蒙着黑色的眼罩,脑袋正对着他的方向。

    “我身上没有咒力,你这样看得到吗?”伏黑甚尔问。

    “最让我感觉宁静的位置便是你。”

    伏黑甚尔一愣,默默地不说话了。

    八年不见,五条悟这家伙撩人的技术又增长了。

    看着手腕上的锁链,伏黑甚尔起身突然一挣,锁链被瞬间拉直,上面各种符文闪烁,竟让伏黑甚尔完全挣脱不开。

    “特级咒具,拴天锁,是专门用来绑人的咒具。”五条悟解释。

    伏黑甚尔笑了,轻笑中却猛然爆起,将延长出来的锁链转瞬间团成球,狠狠砸向了五条悟的面门。

    五条悟的身体朝后一仰,却不料这一击只是佯攻,真正的攻击从身/下袭来,原本意气风发的青年被狠狠一脚踹飞了出去,若非墙壁处有符篆封印怕是就要撞穿不知道多少面墙壁了。

    “你拿这个锁我?”伏黑甚尔感到了愤怒:“对两面宿傩你都没这样吧!”

    明明两面宿傩才更危险吧?五条悟把他当什么?真亏了他的高看,他竟然还获得了两面宿傩都从未获得的“高待遇。”

    五条悟笑了笑,用手指抹掉嘴角的鲜血,他并没有用无下限进行防御。

    伏黑甚尔想打,那就让他打好了,他活该的。

    “丑宝呢?”伏黑甚尔问。

    如果有丑宝,他早就用天逆鉾将锁链斩断了。

    “不会还给你的。”五条悟语气轻松,被这样毫不留情地踹了一脚他竟然没有丝毫生气,反而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伏黑甚尔,问:“你这些年都跑去哪了?我找了你很久……不,那没关系,反正只要你回来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那些统统不重要!

    重要的是,伏黑甚尔回来了,并且再也无法逃走了。

    “给我弄开!”伏黑甚尔将手一伸,等着五条悟弄开他手上的锁链。

    五条悟却没有动,反而问道:“你觉得在这里放一个大电视怎么样?弄个大屏幕,你无聊了可以开电视看赌马!还有那边,或许可以放一个衣柜,养几盆花怎么样?这里阳光不充足,但是我们可以放日光灯……”

    看着喋喋不休的五条悟,伏黑甚尔的心底一阵恶寒。

    不会吧?

    他在安排什么?难不成五条悟打算将他一直绑在这里吗?

    “喂,你等等。”

    “是不是还要再扩建一下?现在的地牢太小了,长期待在这里的话可能会很不舒服。”

    “我没有要待在这里!”

    “加个演武场吧,偶尔的时候我们也练练……”

    “五条悟!”

    五条悟的话被伏黑甚尔的怒吼打断,他转过头,宛如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大狗狗,嘴唇朝下耷拉控诉着伏黑甚尔的无情。

    伏黑甚尔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想解释,他和五条悟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应该是生死仇敌,现在撞在一起,分明是命运弄人。

    “放我出去。”沉默许久,伏黑甚尔再次命令五条悟。

    五条悟走了过去,却并没有释放伏黑甚尔,而是用手一扯连接着伏黑甚尔脖子的那条锁链,硬生生将他扯入了自己怀里。

    他紧紧搂着伏黑甚尔,凑在他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你、别、想。”

    他不会再放甚尔离开了。

    他已经犯了错,如果他八年前就将甚尔拴起来,他也就不用苦苦熬这八年了。

    放了他?上一次一走八年,这一次说不定就再也不回来了,五条悟才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第二次。

    “甚尔,上辈子是我错了。”最强不会认错,但是在伏黑甚尔面前,他的态度很诚恳。

    “我曾经打穿了你的身体。”五条悟将伏黑甚尔的手摁在了自己的胸口,没有用无下限进行阻拦。

    他的大脑袋在伏黑甚尔的身上蹭了蹭,用最甜言蜜语的语气说出最骇人的话:“你想的话,现在就可以掏出我的心脏,或者扭下我的脑袋。你曾经说过的,就算我会反转术式,被砍掉脑袋的话也根本不能活。”

    五条悟走在钢丝之上,将铁钳交到了伏黑甚尔的手上,只要用力一剪……

    “如果这样能让你满意。”

    五条悟离得太近,温热的风吹在伏黑甚尔的耳朵上,带着独特的甜香。

    伏黑甚尔的喉咙有些发干,久久都说不出一个字。

    紧接着,宛如拆礼物一般,五条悟一点点拆开礼物的蝴蝶结,将碍事的外壳一点点拆去,露出其中那仿佛神赐的礼物。

    礼物闪烁着莹莹光芒,美丽又迷人,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质感很好,带着温/热,熟悉的气息扑了五条悟满脸。

    他伸出手,抓住了礼物最天赐的位置,那是造物主对美好理解到极致的造物。

    伏黑甚尔身体一颤,一把抓住了五条悟的手。

    伏黑甚尔的力道很大,五条悟那没有无下限的手上,很快便被掐出了一道道白/痕。

    “我们都成/年了。”五条悟望着伏黑甚尔,是肯定也是控诉,伏黑甚尔离开的太久了。

    伏黑甚尔的呼吸粗重起来,吐/息灼/热,声音急促:“五条悟!”

    “我们八年不见了,你对我生疏了吗?”五条悟脖子前探,张开嘴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鲜血,顺着伏黑甚尔的肩胛骨缓缓滑落,在那坚实的肌肉上留下一条优美的痕迹。

    猩红的鲜血让野兽的眼睛也染上了红色,五条悟的眼罩脱落,露出里面不容置疑且侵/略/性十足的眼神。

    他们已经分开八年了,终于再度相见。

    这一次,五条悟不会放过伏黑甚尔,他将永远将伏黑甚尔留在自己的身边。

    五条悟眉眼间带着浓浓的爱/意,既然都已经回来了,那么,一起沉沦地狱吧。

    或许,是天堂?

    五条悟欺/身而上,格外主动。

    最初伏黑甚尔还会挣扎一番,最后却任人摆布。

    真荒唐。

    伏黑甚尔想,他们真的是太荒唐了。

    在刚刚经历过百鬼夜行,世界意识与羂索逼近的时候,处于风暴正中心的两人却在幽暗的地牢中……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多次,如有感觉不连贯的地方,不要怀疑,中间详细剧情修文的时候切掉了【吐血】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