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9章 第 109 章

作者:糖中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吃了药肚子果然很快就不再疼的宋药难得老实的窝在原江怀里, 心虚的不敢坑声。

    本来他还在为肚子不再疼而松了口气,结果就听医生同志吓唬他:

    “虽然零食好吃,但是也不能多吃, 再多来几次,说不定还能落下病根, 可千万别再贪嘴了。”

    宋药蔫哒哒的, 乖乖应声:“我记住了。”

    他都没敢去看原江哥哥的脸色。

    想也知道,也许以前原江哥哥还会对他和赵晓东私藏零食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经过了这次肚子疼事件后, 以后肯定会看好他们的。

    宋药心虚的又往原江怀里缩了缩, 讨好卖乖:

    “原江哥哥, 我知道错了,下次吃东西一定记得节制。”

    原江脸色已经随着医生说宋药没大事而恢复正常,听到后也只默默点头, 心底已经在盘算来个零食大清缴了。

    既然宋药好了, 郎老师跟谷老师也都放心下来。

    他们带过不少学生,也多多少少处理过几次学生急症送去就医的情况。

    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学生吃太多糖葫芦肚子疼”的。

    果然是少年班啊。

    宋药没事, 解除警报, 一整个屋子的人都陆陆续续往外走。

    少年班的学生们第一个退场。

    “宋药,那我们先回去了。”

    宋药窝在原江哥哥怀里有气无力挥爪:

    “回去吧, 你们中午记得睡一会呀, 下午还有活动呢。”

    虽然少年班没有选班干部,但通过做一个恐龙的时间, 宋药成功达成全班人缘最好成就。

    哪怕是他不是班干部, 大家大多时间也乐意听他的话。

    少年班的学生们一边走一边聊天:

    “原来糖葫芦吃多了会肚子疼啊,还好我从来不多吃。”

    “宋药哪来的那么多糖葫芦?”

    “跟别人换的吧?我之前看到他跟徐许说把他写成大侠,然后徐许就去申请了一串糖葫芦给了宋药了。”

    “啊?他为什么不找我换?我也想让他把我写成大侠。”

    “你糖葫芦的份额不是都吃完了吗?”

    刘主任站在门口, 看着这帮最大也不过十三的学生离去背影,心中有些感慨。

    他还以为少年班的氛围会比较推崇学习呢。

    结果这些孩子在对待朋友上面倒是和普通孩子差不多嘛。

    现在屋里的小孩都出来了,一直站在门口没能进去的刘主任正了正衣服,挺直腰,正要踏进去一步。

    窜的一下,又一个人从他身边过去。

    刘主任:“……”

    还有完没完了??

    不等他发表一下关于“大家为什么不能好好的走路非要用窜的”这个看法,就发现一路窜到宋药跟前的青年有点眼熟。

    “幺儿!!你怎么了?怎么进医务室了?那位同志说你肚子疼??怎么回事啊?怎么就肚子疼了??”

    宋药正窝在原江哥哥怀里打瞌睡呢,冷不丁面前多出一个人,惊喜的小孩眼睛都瞪圆了:

    “爸爸!!!”

    来人正是宋爸。

    看的出来他今天特地打扮过自己,西装革履的,脚上还踩着一双皮鞋,只是一向爱嘚瑟的宋爸此刻脸上满是焦急和心疼,一点都看不出到启明楼一楼说找宋药时的高兴劲。

    他心疼的抱过儿子,颠了两下:

    “怎么回事啊医生?孩子严重吗?”

    跟宋爸一起来的军人同志小声对另一位军人说:

    “说是宋药同学的父亲,我就带他过来了。”

    刘主任在旁边听得恨不得抹汗了。

    他可是知道宋家对于宋药有多宝贝的。

    那绝对是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

    当初他们能愿意宋药小小年纪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大学,刘主任听说后就觉得惊讶,也不得不佩服宋家对于国家的信任。

    结果现在好了。

    人家把好好的孩子送来,第一次来探望,就发现孩子病了。

    搁在哪个家长心里都不好受啊。

    就算这次是宋药自己吃糖葫芦吃多了,宋爸估计也会想,要是在家里,有家里人看着,肯定不会让孩子吃多。

    这不是不讲理,是家长天然就放心不下孩子。

    果然,宋爸就算是听了医生同志的解释,看着脸色有点发白的宋药,眉头也还是忍不住心疼的紧皱。

    原江声音微微有些低沉:

    “是我没照顾好他。”

    宋爸赶忙道:“怎么会呢,你照顾孩子可比我们照顾精心多了,是幺儿自己皮。”

    说着,他忍不住瞪了一眼儿子。

    原江有多靠谱,宋家人可是从来没怀疑过。

    宋药心虚的把脸埋在爸爸胳膊肘里,小声道歉:

    “对不起嘛,我下次真的不会了。”

    宋爸这次是真吓得不轻。

    他这次来首都是来谈蜂蜜事项的,特地没告诉宋药,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喜。

    结果他悄悄咪咪的摸过来,惊喜没发出去,自己倒是先收获了一箩筐的惊吓。

    还好只是吃坏了肚子。

    要是这病再大点呢。

    到时候他们就算是立刻得到消息,马上从星河县开始往科大赶,那也要不少时间。

    一想到从小到大就被全家精心照顾的幺儿哪里难受了,疼了,身边却没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陪着,宋爸就一阵阵心慌。

    一直在旁边的郎清见宋爸这脸色发白的样子,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他和刘主任猜的一样,猜测着宋爸此刻应该是后悔把孩子送来科大了。

    这就是少年班的另一个不如正常入学的点了。

    学生们年纪太小,家长难免不放心。

    他想过去安抚安抚宋爸。

    但面对人家一腔爱子之心,他就算是舌灿莲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要说“孩子交给我们你放心,我们保证他无病无灾一直到毕业”。

    谁能保证一个正在生长期的小孩子永远不会生病的。

    但他不说这些只说别的,对于只关注孩子过的好不好,健不健康的家长们来说,又都只是轻飘飘的虚话。

    郎清最终也只能上前和宋爸握了一下手,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宋爸现在满脑子都是儿子,互相介绍后,注意力就又放在了宋药身上:

    “你现在不疼了吗?”

    宋药也有很久没见到爸爸了,很想赖在他怀里不出来。

    但见爸爸很担心的样子,还是乖乖回答:

    “不疼了。”

    然后抱紧爸爸的手臂:“爸爸你抱我回宿舍吧!我好想你的。”

    宋爸心软成了一片:“好,爸爸抱你,爸爸也好想你。”

    还像是三岁小孩一样被爸爸抱着的宋药小朋友黏黏糊糊的说着甜言蜜语:

    “爸爸你又变帅啦,这身衣服也好精神哦。”

    “哇,爸爸你还戴手表了呀,看上去真有范。”

    宋爸乐呵呵的笑:“我来首都谈生意,当然要把自己打扮一下了。”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嘛。

    宋药叽叽咕咕:“爸爸不打扮也帅。”

    他正不要钱的撒彩虹屁,一个抬眼看到了刘主任。

    小孩一下精神起来了:

    “呀!!刘叔叔!!!”

    他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惊喜。

    某种程度上来说,看见刘叔叔比看见任何人都让宋药觉得高兴。

    因为每次刘叔叔出现,都代表着他要迎来一大笔奖金。

    宋药很直白的问:

    “刘叔叔你这次也是来发奖金的吗?”

    赵晓东本来还没注意刘主任,正专心跟在他们后面,听见宋药这话,也跟着一脸惊喜了:

    “真的是刘叔叔诶!太好了,我们正好缺钱呢!”

    刘主任:“……”

    他的确是来发奖金和褒奖的没错。

    怎么让这俩孩子一说,整得跟他是散财童子了。

    他努力维持住正经神色,对着宋爸露出一个笑:

    “宋同志,又见面了。”

    宋爸抱着孩子不好和他握手,只能口头道:“刘主任好。”

    刘主任解释:“宋药同学他们班做了个不错的东西,我是来表扬他们的。”

    说完,他偷摸看了眼宋爸的神色,想要从中窥出宋爸对于“孩子在科大上学”这件事有没有意见。

    但宋爸这一年里东奔西跑,自己谈下来的生意不少,已经是个相当成熟的老油条了。

    刘主任看了半天,硬是没能看出来什么,只能怀揣着心事跟在他们身后一同去往启明楼。

    郎清和谷老师站在医务室门口看着他们慢慢走远。

    谷老师还处于“宋药同学没事真是太好了”的高兴中。

    “宋药同学和他爸爸长的不是很像啊,不过眼睛倒是挺像的。”

    就是放在宋药脸上是可可爱爱。

    宋爸脸上就变成了正义凛然了。

    郎清还在担心:

    “希望宋药爸爸不要对学校有意见。”

    谷老师一愣:“啊?宋药爸爸为什么要对学校有意见?他不刚来吗?”

    郎清:“谷老师,您想想,如果您儿子去了个新地方,在家里好好的,刚去那地方不到二十天就病了,就算是您儿子说是自己没注意才病的,您也能放心吗?”

    谷老师:“能啊,怎么不能,别说我儿子了,就是我学生,我也能。”

    郎清:“……”

    他想了想,换了个人:“那就您重孙子,我记得他才六岁吧?他要是在现在这个幼儿园好好的,去了新幼儿园不到二十天就生病,你会觉得哪个幼儿园更好?”

    谷老师一拍手:“那肯定是原来那个……”

    剩下话没说完,他就咽下去了。

    老头一脸懵:“不会吧?宋药爸爸不会因为这件事不让这孩子继续上少年班了吧?”

    郎清摇摇头:“说不准。”

    宋药毕竟太小了。

    像是十三岁的孩子,半大不大,体质也好了,也没那么容易生病,家长们还能稍微放点心。

    但宋药才九岁,又据说从小体弱,他家里把他当心尖尖一样看待,从小到大没受过委屈。

    这点只从全班同学,属宋药性格最明朗张扬就能看的出来。

    要不是家里精心养护,他不可能养成这样的性格。

    要是寒门学子,孩子能有出息是唯一出路,家长们还能狠下心。

    但宋药家里一看条件就不差,宋药爸爸貌似也是做生意的。

    郎清还在心底算着现在的情况,谷老师已经着急了。

    “那不行啊,宋药同学可是少年班里进步最大,也最聪明的了,只有继续学下去,以后肯定是国家栋梁。”

    郎清:“谷老师,事不是这么算的,比起这些,家长更希望孩子健康,而且也许宋药爸爸想着再过几年,孩子稍微大点了再来学呢。”

    谷老师急的恨不得飞树上去叫唤两声:

    “那能一样吗?这孩子吸收能力快,又爱学,可耽误不得啊。”

    他又着急,又觉得郎清有没有可能想多了。

    “但是我看宋药爸爸挺有礼貌脾气挺好的,也许他不会想你像的那样呢。”

    郎清很笃定。

    “谷老师,我虽然在教学经验上没有您厉害,但是我看人很准,我绝对没有看错。”

    谷老师狐疑:“是吗?”

    郎清肯定的点头:“是的。”

    他已经想出要怎么化解了:

    “家长们无非就是会担心孩子在学校过的不好,我会回去快速列一些科大对于少年班孩子的照顾措施,优待福利。”

    他越想越觉得可行:

    “事实胜于雄辩,我直接把数据放在宋药爸爸面前,他会安心的。”

    郎清急匆匆的往启明楼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回头拉住谷老师手臂:

    “谷老师,时间紧张,您也来吧。”

    谷老师倒是对挽留宋药没意见,就是犹豫:

    “你确定吗?列这些可累了。”

    郎清:“确定,我看人真的很准。”

    谷老师一咬牙:“好!!走!!”

    为了留下宋药同学,他豁出去了!!

    宋药可不知道两位老师为了留下自己都做了什么。

    他还沉浸在爸爸来看自己了的高兴中呢。

    “爸爸你看前面那个外面是红墙的就是我们少年班在的地方了,它叫启明楼,好听吧?”

    “里面那个大恐龙门是我们班一起做的,不过是我出的主意带的头哦!”

    宋药叽叽喳喳的,一副“这就是朕打下的江山”的样子,被宋爸抱着都没妨碍他意气风发的得意。

    宋爸见儿子这满血复活的样,一直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不过他也的确如郎清所猜测的那样,在寻思要不还是过几年再让孩子出来闯荡?

    科大的确是名校,但毕竟以前没办过少年班。

    在对待小孩子的事情上,可能没有那么细致。

    宋药从出生身体就不好,三天一小病一星期一大病的,还是这两年才慢慢好起来,但也许是之前亏了身子,家里再怎么努力给他好吃好喝,他也还是比同龄人显小。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一刮风下雨,宋爸就会惊醒,去宋药屋里看看他睡得好不好。

    后来有了原江同志,宋家人这半夜去宋药屋里的习惯才慢慢没了。

    到了启明楼下,听说宋药突发疾病被送去了医务室,宋爸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后来哪怕知道了儿子没事,脑海里也全都是他小时候病恹恹呼吸都浅的几乎感受不到的样子。

    他嘴上应答着儿子的话,心里却在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办。

    刘主任作为“宋药和赵晓东的朋友”,一直跟到了他们宿舍。

    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在心里打着草稿,想着一会要怎么安抚宋爸。

    宿舍门打开,宋爸抱着儿子看着里面的情景半天都没动弹。

    他站在门口,满眼不敢置信,这么——大的一个宿舍,居然只有两个人住。

    而且,这里面环境也太好了吧。

    县长家都没这么好。

    宋药催促爸爸:“爸爸,快进去呀。”

    等宋爸愣愣的抱着他进了屋,宋药扭头,发现刘主任也是一脸愣神的站在宿舍门口,还很热情的回头招呼:

    “刘叔叔,你也进来呀,我拿板凳给你坐。”

    他哧溜从爸爸身上滑下来,抱来板凳给大家坐。

    这几个小板凳都是宋药和赵晓东用启明楼的工具做出来的,圆圆润润小小一个,相当的可爱。

    刘主任:“……来了。”

    他坐在小板凳上,觉得这板凳虽然小,倒是坐着感觉挺舒服的。

    坐好了,自然要开始说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少年班刚刚成立不过半个月,你们就又做出了立功的东西,褒奖当然要褒奖了,这次不光有奖金,还有奖牌。”

    “哇!!奖牌!!”

    宋药和赵晓东开心不已。

    小孩很激动的问:“是金的吗?!”

    刘主任:“……不是。”

    他看了一眼也坐在小板凳上的宋爸,斟酌着说:

    “你要是想要金的,我可以向上面申请。”

    小孩子想要个金奖牌不算什么大事,上面大概率是会同意的。

    刘主任还晃了晃手里的相机,用哄孩子的语气说:

    “看,我还带了相机,到时候专门给你们少年班全体成员拍照的。”

    其实相机是他自己的,就是因为之前和宋药相处过,刘主任寻思按照这小孩的性子,看到自己能戴着奖牌被拍下照片,一定很高兴。

    宋药果然很高兴。

    “拍照?!”

    这个他熟啊!

    见到了爸爸,又有奖励拿,宋药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红润。

    他坐在刘主任对面的另一个小板凳上,高兴的问:

    “拍完照之后,我们的照片会挂在什么地方的墙上啊?”

    正等着宋药一脸开心向往的刘主任:“?”

    他疑惑问:“什么意思?”

    宋药比他还疑惑:“就是拍照片挂在墙上让大家看呀,比如博物馆里面,墙上就挂着很多人的照片。”

    他还喜滋滋的补充一句:“我上个月刚去过博物馆哦,原江哥哥带我们去的,里面可好玩了。”

    旁听的宋爸感激看了一眼沉默坐在板凳上的原江。

    他就知道原江同志很靠谱。

    明白了宋药在形容什么的刘主任:“……”

    宋药同学的野心可真是大啊,才九岁,就已经想上名人墙了。

    他不得不艰难的解释:

    “那些都是很出名的人才能上的,宋药同学你年纪还小,不着急,以后会上的。”

    虽然是说的哄孩子的话,但是刘主任一点都不觉得心虚。

    就按照宋药这小小年纪就已经无数次立功的样子,长大了不上名人墙那才叫奇怪。

    宋药有点小失落,但是想想自己以后还有大把时间,这些小失落就又立刻消失了。

    他自觉跟刘主任很熟,他乡遇故知,实在是一件开心事。

    为了表达自己的开心,宋药拉着对方聊个不停。

    当然,他主要也是想和爸爸聊天,正好刘主任在,那就一起聊了!

    聊天的句式一般是以“我做了什么什么”开头,“你看我是不是很厉害呀”结尾。

    比如:“我和赵晓东有空就去爬树摘桃子,我们能摘到最顶尖的呢,是不是很厉害。”

    宋爸很捧场的点头:

    “厉害厉害,那桃子好吃吗?”

    宋药得意:“其他的桃树上桃子是不好吃的,但是我们爬的那棵树可不一样,只有那棵树的桃子好吃,全校只有几个人知道哦,爸爸我们厉害吧!!”

    宋爸发自内心的夸:“太厉害了!!”

    他儿子就是厉害,摘桃子都比别人强。

    宋药得了夸奖,更加自信,叭叭叭的又说起了其他事。

    反正在他嘴里,就没什么是不厉害的。

    食堂大叔每次都会多给他打肉是厉害,衣服叠的最整齐是厉害,就连玩跳房子赢了也是厉害。

    而宋爸一个成年人,也很捧场的给出各种赞扬和惊叹。

    其中不乏“哇,我们幺儿连续赢了三把扑克牌啊?进步真大”之类的夸奖。

    刘主任:“……”

    他仿佛回到了那一天,在大树村面对宋奶奶的绝望。

    赵晓东没空加入到吹嘘小组里来。

    因为之前在医务室说好了把零食都交出来,他现在正在认认真真找宿舍里的零食。

    全部搜刮干净后,赵晓东略带心虚的交给了原江。

    高大军人费解的看着手里的两大袋零食。

    他实在不明白两个小孩一次学校没出过,到底是哪弄来的这么多好吃的。

    而且他们不是为了做恐龙门忙的脚不沾地吗?

    原江温声问:

    “这些都是谁给你们的?”

    宋爸看到后,也“嚯”了一声。

    就算是在家里,宋药和赵晓东也从来没存过这么多零食的。

    正在夸耀自己在学校有多忙多忙的宋药心虚看地板:

    “就是,叶哥哥给了一点点。”

    赵晓东也心虚:“谷老师给了一点点。”

    原江可不信只有这两个人。

    宋药他们身边的大人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还算靠谱,他们不可能给两个正在长身体太多零食。

    这么多零食,肯定是一堆人一人给一点,硬生生凑出来的。

    他又问:“还有别人吗?”

    对着这两大袋子的零食,宋药和赵晓东一时间也没办法突突突全说出是谁。

    他们索性上前打开袋子,一边往外拿零食一边说这是谁给的。

    “这个是吕荣学长给的,这个是食堂的叔叔,打扫的阿姨,一楼的军人哥哥们,郎老师马老师刘老师朱老师……”

    最后两大袋零食分外了,两个小孩的床上全是一小撮一小撮的零食。

    粗略一看,怎么也有个十几份。

    原江:“……”

    宋爸:“……”

    刘主任:“……”

    宋爸还只是震惊居然有这么多人投喂俩孩子。

    原江和刘主任这两个知道内情的就更是惊了。

    他们这已经不是在报谁给零食了。

    简直是在报所有出入过启明楼的人员名单。

    尤其是那位朱老师,刘主任来之前特地看过孩子们的课表,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位朱老师因为是特地请过来的,一共也才只上过两节课吧?

    才两节课,居然就已经给宋药他们送零食了。

    宋药本人倒是觉得这很正常:

    “因为我们上课很乖啊,朱老师还说想收我做学生呢。”

    刘主任一听,立刻紧张问:“那后来呢?”

    这位朱老师可是出了名的厉害老师,教出了不少国家栋梁,能请动他还是因为国家出面,听说他虽然答应了,但对于教一群小孩一直不太情愿。

    结果他才上了两次课,居然就想收宋药为学生了??

    宋药依依不舍把朱老师给的好吃零食放回袋子里:

    “我说我已经有老师了,老师只能有一个,所以不能拜朱老师了。”

    刘主任:“……你什么时候有老师了?”

    宋药纳闷的看他一眼:“何老师呀,刘叔叔你之前还夸过她的。”

    刘主任:“……”

    宋药……居然因为小学老师何老师,就不拜朱老师为师。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宋爸倒是觉得这样挺好:

    “干得好幺儿,虽然你现在跟何老师算是同学了,但也不能忘记她对你们的好。”

    自从何老师进了大树村,不光要帮宋药启蒙,还要教育他为人处世,说话艺术,为了教他硬是把自己的房间整成了书屋。

    不说别的,光是她跟叶同学的来信,就耗费了不少邮票。

    就算没有干亲这层关系,宋家也是相当认可何老师这个老师的。

    刘主任听到宋爸的话后,手抖的更厉害了。

    宋药好奇:“刘叔叔,你的手怎么了?”

    刘主任把手揣兜里,干笑:“没事,老毛病了,那,那朱老师后来怎么说的?”

    说起这个,宋药可得意了:

    “朱老师说不拜也好,还说他也觉得他教不了我多久,我不等成年说不定就能超过他,所以的确是不拜师比较好,嘿嘿,爸爸,我厉害吧?”

    宋爸压根不知道朱老师是谁,但不妨碍他真心实意夸孩子:“厉害!我们幺儿真厉害!”

    刘主任:……天啊。

    朱老师居然说宋药同学会超过他,还是成年之前。

    然而整个屋子里,除了他,没人这么震惊。

    宋药和赵晓东完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宋爸是什么都不知道但他觉得自己儿子最棒。

    至于原江,他正在发愁这两大袋子零食该怎么处理。

    原江同志从未如此犯愁过,要知道,开学还不到二十天,今天才第十八天。

    他甚至怀疑,如果不是宋药平时太忙了,忙的根本不怎么出启明楼,可能还会多出几十个人来一点一点的送零食给他们吃。

    原江最后还是默默将这些零食收到了自己宿舍,然后对俩小孩说:

    “你们想吃的时候直接来问我要,下次别人再给你们零食,就放我这里。”

    他不看着点不行。

    大人们倒是每个都有分寸,送的零食不多不少刚刚好,正好是小孩子可以吃的范围。

    问题是,每个人送的零食倒是刚刚好,送零食的人却太多了。

    宋药和赵晓东也知道他们对上零食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虽然不舍,但还是乖乖答应下来。

    反正只要他们没有不节制的吃,原江哥哥肯定会给他们吃的。

    宋爸倒是挺乐呵:“没想到你们人缘不错啊,这么多人给你们送好吃的。”

    他心底一直潜藏的担忧稍稍褪去。

    十几个人给俩孩子买零食吃,那就是有十几个人在关心他们。

    作为家长,他当然喜闻乐见了。

    而原江则是默默决定把自己刚给俩孩子买的零食收好,同时要出去散播一下“不要再给孩子们零食”的话。

    给出去了零食,又和爸爸吹了好一会,宋药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故交好友”刘主任。

    他好奇问:“刘叔叔,那奖牌和奖金你都带了吗?你这个包里看上去装不了多少东西呀。”

    刘主任回答:“我还有同事没到呢,本来说好的时间是下午,但是因为我想提前来看看你们,问问你们好不好,所以就趁着午休来了。”

    其实这也是上面的意思。

    毕竟虽然明面上他是来表扬全体少年班成员的。

    可恐龙指纹门的文件递上去,只要是个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其中谁的功劳最大。

    宋药又是个小朋友,千里迢迢小小年纪就背井离乡来科大,又做出这样的功劳,除了表扬和奖励,上面自然也是想要确保他现在过的是否不错的。

    刘主任看了一眼宋爸,诚实的表示:“这也是领导们的意思,让我问问你们过的好不好,住的舒心不舒心,有没有哪里不适应的。”

    宋药一脸小大人模样的点头,然后重新坐在小板凳上坐的端正。

    他不光自己做的端正,还回头看赵晓东:

    “赵晓东,快来呀。”

    刚从原江哥哥宿舍回来的赵晓东立刻跑来,搬着个小板凳也坐在了刘主任对面。

    俩小孩眼巴巴看刘主任,刘主任一脸茫然回看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干嘛。

    一大两小对视了十几秒,还是宋爸看出了,帮忙说道:

    “刘主任,他们在等你问他们过的好不好。”

    刘主任:“……”

    他就说宋药突然坐的这么板正干什么……

    抽了抽嘴角,他说:“不用了吧,我看你们挺开心的。”

    从进门到现在,宋药的嘴就没停过,这像是不开心的样子吗?

    不过也是。

    整栋楼出入过的人都送零食给他们吃,他们要是过的不开心那才怪了。

    一向很有仪式感的宋药小朋友不赞同的摇头:

    “刘叔叔,这个不是你的任务吗?你要好好完成呀。”

    刘主任:“……好吧,你们在科大过的好吗?”

    赵晓东:“好呀!非常好!”

    宋药:“我也很好,谢谢刘叔叔的关心。”

    说完,小孩站起来,一脸的“这个步骤我们已经完成了,开始下一个步骤吧”的表情:

    “好啦,刘叔叔,你可以看看我们的生活环境好不好啦。”

    他很贴心的表示:

    “我可以在旁边给你介绍哦。”

    刘主任:“……”

    他觉得压根没这个必要。

    看看宋药宿舍里的情况吧。

    到顶的书柜,书柜里满满当当的书,旁边还放了个方便拿书用的小梯子,这梯子上面居然还被细致的包了一层布料。

    那布还不是便宜货,还是比较柔软的那种。

    宋药绘声绘色的在旁边介绍:

    “这个书柜我们是参考了师公书房的设计做的,书柜做到顶就不会积灰,而且看上去也很好看,就像是一面书墙一样。”

    宋爸赞同的点头,也难掩喜欢的看着这面书墙。

    他也很想在家里搞一个来着,然后就被亲妈骂了,没想到儿子先在科大弄出来了。

    宋药就像是一个推销员一样,口齿清晰,叭叭叭说的可起劲了:

    “你们看这个梯子上面的布套,这是原江哥哥做的,因为我们会光脚爬梯子,他怕我们凉到。”

    刘主任和宋爸看着那被缝的连个边角都看不出来,一个线头都找不到的布套,

    然后再看看身形高大面容冷硬的原江同志,表情俱都很复杂。

    宋药热情的继续给他们介绍:

    “书柜旁边就是书桌啦,这个书桌是不是很大,在上面睡觉都没问题的,我和赵晓东平时就是在这里看书的。”

    宋爸羡慕的拍拍书桌。

    他也好想有这么大的一个书桌啊,看着就很过瘾。

    宋药又拿起书桌上的一个圆形大球:

    “这个里面有电池,会发光的,外面我们让王朵帮忙画了好久,王朵是我们的同学,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他画画很好看。

    爸爸你看,到了晚上它会变成一个小月亮。”

    宋药按了开关,大球果然亮起,从外观看,简直和肉眼看到的远方月亮没什么差别。

    刘主任和宋爸都瞳孔一缩,他还没见过这种东西呢,正震惊,就见小孩随意的放下:

    “不过这个没什么用,就是摆着好看。”

    然后又指着天花板的漂亮大灯:

    “这个是我们自己做的,效果比灯泡还要亮呢,同学们都很喜欢。”

    宋药本来还打算等他腾出手帮大家安装,除了本身材料的价钱,他还要收一串糖葫芦。

    但现在直接把自己吃进了医务室,宋药同学只能遗憾的在心里改成安一个就换一根鸡腿。

    虽然才“占据”这个宿舍二十天不到,但这可是要住四年的。

    两人在这大房间里可是花费了不少心神,甚至还牺牲了部分看小说时间来布置,期间还几次找来很有审美的王朵帮忙参谋。

    宋药把用来固定书的阅读架展示了一下重新放下,兴致勃勃的对爸爸说:

    “爸爸这个很好用,我和赵晓东打算联系肖叔叔,让他卖钱我们分成。”

    宋爸也觉得很好用,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批量多做点,这种很好模仿,应该只能赚个快钱。”

    赚个快钱宋药也已经很知足高兴了,毕竟本来他们只是想做个方便看书的东西。

    小孩还很懂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

    “我们会让肖叔叔去星河订购的,到时候县长肯定很高兴。”

    因为和爸爸分享了自己的赚钱计划,宋药心情就更好了。

    他又带着两人参观了他们厕所里泡澡用的大木桶,原江哥哥买的小沙发,还有铺在两人床中间的温暖毛毯。

    他还特地表示:“这个毛毯可是原江哥哥做的,因为我和赵晓东喜欢盘腿坐在地上看书。”

    以前地上铺的是一层层木头,但是原江思来想去觉得这样还是不行。

    因为两个孩子进入到科大后,就不能再24小时跟着他们了,原江无聊的时候也跟着看了点中医的书籍,试图学着做药膳。

    毕竟他虽然做饭难吃,但药膳这玩意本来也不怎么好吃,原江同志认为这样可以弥补自己厨艺上的一大不足。

    结果药膳还没学到,先学到了寒从足下起。

    于是他就开始编毛毯了。

    宋药上课的时候,他在织毛毯,宋药做恐龙门的时候,他在织毛毯,宋药玩游戏的时候,他在织毛毯。

    前两天这条毛毯才成型,铺上后果然十分得两个小孩的喜欢。

    喜欢程度可以参考宋药给刘主任介绍时足足花了五分钟,这五分钟里,小孩用各种表述方式来形容了这条毛毯有多柔弱多厚实。

    “你看刘叔叔,你家的毛毯没有这个厚吧?这可是原江哥哥特地给我们做厚的。”

    家里一条毛毯也没有的刘主任:“……”

    完全没想过有着冷硬面容的原江同志还会织毛毯的宋爸:“……”

    几乎把整个屋子介绍完了一遍,宋药还意犹未尽的指着墙表示:

    “我问过郎老师了,郎老师说我们可以在墙上画画,我想让王朵帮我在墙上画个星空出来。”

    他显然打这个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连用什么材料都想的清清楚楚:

    “有那种可以发亮的颜料,到时候画好了晚上拉上窗帘,屋里就会像星空一样漂亮了。”

    刘主任疑惑:“那这样做是有什么用处吗?”

    宋药美滋滋:“没什么用处呀,但是很好看,我们的心情就会也变得很好。”

    “对。”赵晓东帮腔:“我们心情好了,睡得就会好,睡好了,学习就会好。”

    刘主任:“……”

    宋爸咂舌:“你们学校也让你们这样搞啊?”

    宋药疑惑:“为什么不让,这是我们的宿舍呀。”

    赵晓东补充:“宋叔叔你放心吧,我们问过老师了,老师说可以我们才弄的。”

    宋爸羡慕不已。

    他要是跟宋奶奶说,想把家里整成这样,宋奶奶不骂死他才怪。

    他问儿子:

    “那你们平时吃饭什么的还好吗?”

    宋药高高兴兴的回答:

    “好呀,我们食堂菜色可足了,而且爸爸我跟你说,一三五有小混沌,二四六有羊杂汤,星期天我们就吃糖葫芦。”

    光是说出来,小孩就幸福的像是掉到了蜜糖罐里。

    “每天都有好多好多菜可以吃的,你看,还有餐单呢,食堂的叔叔给我们写的。”

    宋爸接过宋药手里的餐单,仔细一看,羡慕的咽了口口水。

    “好多菜啊,这些全都是你爱吃的。”

    “是呀是呀。”

    宋药可开心了:“爸爸你看这道菜,你也很喜欢的,今天我们去吃呀,我有好多打饭劵,都是学校发的。”

    他拉开自己做的小抽屉,把里面满满当当的劵给宋爸看:

    “看!每个月都会发!一张劵代表一道菜,这些够我吃好久的。”

    宋爸看着那些劵,仿佛看到了一道道美味至极的菜。

    他之前就听宋药说学校包餐,还以为是最基础的那种,结果居然是豪华大餐,还是几乎等于无限量的那种,更惊了。

    “科大这么有钱的吗?这么多劵,他们每个学生都发啊?”

    宋药说:“好像只有少年班有,除了最基础的,剩下的都是当做奖励来发的,我们做了一个恐龙门,每个人都被奖励了好多。”

    他大方的表示:“爸爸你今天随便点!!我请客!!”

    赵晓东掏出水果劵:“宋叔叔那我请你吃水果。”

    宋爸:“……你们学校还有水果呢??”

    赵晓东点头:“是呀,我们每个月都有水果分的。”

    宋药还补充:“爸爸我们学校还有糖葫芦发呢,一个月发四串。”

    宋爸:“???”

    “你们学校还发糖葫芦??”

    这太让人不可置信了,他忍不住扭头去看靠谱的原江同志。

    推进了“少年班糖葫芦福利”的原江难得有点心虚。

    但面上,他还是一本正经的默默点头。

    宋爸:“……天啊。”

    一直保持着震惊状态听着的刘主任:“……天啊!”

    宋爸忍不住拍拍儿子肩膀:

    “怪不得那么多人想当大学生呢,原来大学是这样的。”

    他听着都心动。

    宋药也很同意的点头: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

    父子俩英雄所见略同,凑在一起狠狠感叹了一下大学的幸福美好。

    听得清清楚楚,上过大学的刘主任:“……”

    他要不要说出真相呢。

    宋爸是真的被狠狠的震到了。

    尤其是在他跟着去食堂吃了一顿之后。

    再回到儿子温暖而又舒适的房间里,他已经完全打消了让儿子回家的想法。

    家里都没这舒服。

    幺儿在科大四年,被这么多人照顾,生活在这样好的环境里,天天吃的好喝的好,一定能被养的白白胖胖个子高高。

    甚至宋爸能明显感觉到,他儿子好像比在家里的时候更娇气了一点。

    再想想宋药吃坏肚子,两个老师都守在医务室,宋爸更觉得服气。

    不愧是名校啊。

    就连照顾孩子都这么有一手。

    宋爸感慨完一愣,诶?怎么这么耳熟?

    啊,他想起来了。

    他之前也这么感慨过原江同志,看看房间梯子上的布套和地上的地毯,宋爸忍不住又感慨一次。

    不愧是国家派来的人啊。

    什么都会。

    他自己都不能把儿子方方面面照顾的这么好。

    于是,在宋药上课,宋爸出去溜达,撞上来找他的郎清和谷老师时,他心底涌起的第一个情绪就是佩服。

    郎清开口:“宋药爸爸你好,我们是来找你的。”

    他手里拿着自己和谷老师整理出来的关于“孩子上少年班的好处”,厚厚一摞,写的两人手都酸了。

    但只要能留住宋药,他们都觉得值。

    宋爸很热情的跟他们握手:

    “你好你好,你们好,诶呀,你们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们呀。”

    郎清和谷老师心里一沉。

    难道是想说带宋药回家的事?

    宋爸:“我家宋药真是辛苦你们了,你们把他照顾的那么好,我这个当爹的自愧不如啊,真的感谢你们,感谢感谢。”

    “以后还得拜托你们了,这孩子送到你们科大,真是送对了。”

    郎清:“……”

    谷老师:“……”

    最后还是郎清努力露出一个笑:

    “您谬赞了,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没什么的。”

    宋爸却依旧很感激他们,狠狠的感谢了一通他们,留下了两瓶自己千里迢迢背过来的蜂蜜才高兴离开。

    一老一少的老师维持着一毛一样的笑容,看着宋爸离去的背影。

    一直到他走远,谷老师握着手里蜂蜜,挤出一个笑:

    “郎老师,你看宋药同学这,是不是我们还没留,他就自己留下了?”

    郎清:“……应该,是的吧?”

    “那我们手写的那些资料呢?”

    “可能……没用了。”

    “郎老师,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你说你看人准。”

    郎清默默后退一步:

    “谷老师,我没骗你,我看人是真的准,你信我,真不是我看错,是宋药爸爸他自己变了。”

    谷老师呵呵:“那你看看,我现在想干嘛?”

    郎清:“你想……打我??啊!!!有话好好说啊不要打脸!啊!马尚!!快把你老师拉走!!”

    “谷老师你信我信我,我不是故意蒙你的。”

    “我看人真的很准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套餐:

    九千基础更新

    三千字的33万营养液加更

    晚安么么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