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66章 被遗忘的人6

作者:一斗大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不管马家三兄弟怎么不愿意, 人都已经到他们家,由不得他们选择了,三兄弟愁眉苦脸走到村口刚好碰上各自媳妇, 蔡小草还好,另外两个形状就有点惨了。

    马吉祥简直要疯:“都这时候了, 你们还打架?”有数没数啊, 这会子还起内讧?!

    马金玉也是气的想打人:“你们是不是有病?咱有什么事不能私下商量,偏这时候闹出来?”

    “回头让人见了,问你们为啥打架, 你们咋说?”他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急的团团转, “我马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摊上你们这些不着四六的玩意儿!”

    照理小叔子不好说嫂子的不是,但这会,他是真顾不上了, 其他人也没觉得他说的不对。

    张二妮跟刘秀梅两个都耷拉着脑袋, 一声不敢坑,马平安一把拉住还想长篇大论的三哥:“行了行了, 你就别念叨了, 赶紧让两嫂子收拾收拾,等会就别让她们出来见人了。”

    马金玉一想也只能这样, 扭头瞪着刘秀梅:“还愣着干什么, 赶紧把你头发理一理啊!”

    张二妮也赶紧整理自己的头发跟衣裳,马吉祥站在边上唉声叹气:“人来的这么快, 说明人重视孩子呢, 等会见了的面,一看亲闺女瘦成那样......”真是愁死了!

    张二妮面如死灰,连头发都忘记理了, 马平安推了二哥一把:“现在说这还有啥用?”说完就看向张二妮,“二嫂你赶紧收拾吧!”

    “回去你就杀两只鸡,听说上面来了好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咱们可得把人招待好了。”

    说着就推着马吉祥往家走:“兴许娘有主意呢!”

    马吉祥想到家里的老太太,终于暂时定下了心,兄弟几个急忙往家赶。

    曹氏他们得知了消息,当即也从地里往家赶,两个儿媳妇一看到婆婆全都围了过来,“娘,咱要去帮忙吗?”

    “听说来了不少人,全都是大干部,看着可气派了!”

    曹氏捶了捶老腰,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唉,这也来的太快了~”

    妯娌两个面面相觑,“娘,人来了还不好?”

    “就是啊,人来的快,说明看重那丫头呢!”

    曹氏叹气:“越是看重,咱们就越倒霉!”

    “你们忘了那丫头现在什么模样么?”想到这里,曹氏浑浊的老眼里都满是悔意,早知道那丫头有这造化,当初她怎么着也该管管的。

    妯娌俩顿时失了音,过了一会,万秀秀实在忍不住,骂道:“都怪吉祥家的!”

    马百岁从别地找了过来:“他们都回去了,我们要不要现在过去?”

    “去什么去?你忘记那丫头被吉祥家的磋磨成什么样了?咱去了,不得招人亲爹的眼?”万秀秀阴阳怪气的怼道。

    马百岁看看媳妇,又看看老娘:“咱不是送了一只鸡过去了吗?”

    “听三哥说,他们家也给了,连侄子丈母娘家都给了两只,这么多鸡吃下去,应该好点了吧?”

    马百岁有些日子没见过那丫头了,不过印象中女同志坐月子,几只鸡一吃下去,那身上的肉就蹭蹭的往上长,那丫头应该也差不多吧。

    万秀秀呸了一声:“你当她舍得?”

    “我听马铜说他家就杀了三只,其他的鸡还在鸡笼里关着呢!”她越想就越气,“看把她抠的,又不是吃她养的鸡,那些都是我们给丫头补身子的,她省着不吃,是打算留给儿媳妇坐月子怎么着?!”

    “要我说,当初就不该给鸡,咱就该直接做好了送到人手里,咱一天六顿的喂,人肯定能养的白胖!”敢情把萧圆当猪养了!

    曹氏瞪了眼小儿媳妇,就把手搭在儿子手腕上:“走,咱看看去!”突然她停下来,“对了,你爹呢?”

    几个人面面相觑,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曹氏一拍大腿:“赶紧走!”

    马大伯作为马家的最高长辈,早就被‘热心’的村民通知了好消息,甚至比马家三兄弟到的还早。

    蔡春芽怀着身子不用下地,一见村支书领着一帮人进来,再瞅来人一个个都穿着不凡,忙不迭的就去通知老太太了,这些人,她可招架不了。

    马老太太今儿一早就右眼突突的跳,总觉得有事发生,一听村支书领着一帮人来了,她长叹一声,该来的还是来了。

    趁着人还没进屋,她赶忙将自己身上半旧不新的衣裳换下来,从柜子里找出以前逃荒穿的那件破烂褂子穿上,看的边上的蔡春芽张大嘴巴,久久合不拢。

    老太太白了她一眼,面不改色的拄着拐棍踉踉跄跄的出去了。

    萧承站在低矮的土胚房门前四处打量,指着两间还算新的泥瓦房问道:“这是新盖的?”

    “不是说没钱给老人看病吗?”

    蔡功成擦擦脑门上的汗:“这个,那个什么,这都是人家里的私事,我这村长也不好”

    萧承没说话,又盯着正前方的土胚房看:“有造新房子的钱,怎么不把旧房的屋顶翻新一下?”

    蔡支书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一看老太太出来,就跟看见救星似的忙迎了上去:“您老慢点儿!”

    萧承就见一个头上扎着个灰白头巾的老太太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只见她上身穿着件补丁叠着补丁,只能隐约看出点颜色来的蓝色褂子,下身穿着条灰色裤子,上面也满是补丁,再往下,三寸金莲。

    只瞥了一眼,萧承就迎了上去:“大娘~”

    马老太太盯着萧承打量:“40年,小乔庄,是不是你?”

    萧承一听就连连点头:“大娘好记性!”此时的他有种预感,觉得那孩子八成就是他跟柳继红的孩子。

    马老太太不在意的摆摆手:“不行喽,老头子在底下等的不耐烦了,我得找他去了!”说完他就拉着萧承往屋里走,“你咋这时候才来呀?”

    “小柳呢?当初她不放心你,才生下孩子没几天就要追你去.....”马老太太说起十几年前的事,忍不住叹气,“不想,这一去就再没了音信!”

    萧承目露沉重:“小柳,小柳,她牺牲了,41年就牺牲了!”

    马老太太一时怔住:“41年就牺牲了?这么说,才一年不到就牺牲了?”

    萧承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干涩:“赶上鬼子大扫荡,一个都没逃出来!”

    马老太太长叹一声:“其实你不说,她这么多年不来找孩子,我们就猜她凶多吉少了!”

    “只是没想到她死的那么早,那会她才多大啊,二十五吧好像!”老太太像是陷进了回忆里,声音都飘远了,“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那么好的孩子就早早死了,唉!”

    “当时我大孙子肚子疼,疼的直打滚,要不是碰上小柳,我大孙子早死了!”

    王主任几个都一脸沉重。

    老太太感慨完,就又拉着萧承进屋:“家里穷,你别嫌弃!”说着又让孙媳妇倒水,这会的蔡春芽可有眼力见了,不用老太太提,就端着一摞碗进来了。

    萧承看端上来的几个碗里还有一个豁口的,又四处打量屋里的陈设,就没什么陈设,除了墙上贴了些旧报纸,一个茶几,还有一张吃饭的四方桌以及几条板凳,就没什么东西。

    “嫌弃什么,谁家不这样?”

    “听说人找来了?在哪儿呢!”正说着,就听一个老头子的大嗓门传了过来。

    蔡支书一听是他,就赶忙站起来解释:“这个是马拴柱,跟这家故去的老爷子是亲哥俩!”

    话音刚落,马大伯已经大咧咧的进来了,一见到萧承,就快走两步冲到人跟前,盯着他打量了一阵就直点头:“对对,就是你,我认的你,当年你骑着大马到过咱庄子!”

    萧承不认得眼前这位头发全白的老头子,但他当年确实骑着马去过庄子,他下意识的伸出手跟马大伯握了握:“老乡好啊~”

    马大伯只听他嘴巴动,根本没听见他说了啥,就侧着耳朵大喊:“你说啥?我耳朵不好使了,你再大点声儿!”

    蔡支书一脸尴尬的凑过来解释:“老爷子耳朵不好使,你得凑到人耳朵跟前说才行!”

    萧承凑到老爷子跟前跟人问了声好,老爷子笑的直咧嘴,露出掉完大半牙齿的牙床:“好,都好,现在日子好过了,不用担心小鬼子再打进来了!”

    “感谢你们八路啊,要不是你们把人打跑,我们哪里有现在的安生日子过呀!”

    被马大伯一打岔,气氛一下热络了起来。

    马大伯被请到上手坐下,跟萧承面对面:“你咋这会才来呢?那丫头都要出门子了?”马大伯自打耳朵不好使,好些事就不知道了,不过他还记得那丫头是哪年生的,知道按着孩子的岁数该嫁人了。

    萧承目露苦笑,对着马大伯大喊:“去找过,没找着!”

    跟马大伯吼完,他就用正常声调跟马老太太解释:“小柳牺牲后,我就准备派人去找孩子,只是遇到打仗耽搁了,等转过年听说你们那里闹灾,我寻思不能等了,就马上安排人过去找,结果我的人到了那边,人都走光了。”

    “我的人循着逃难的人一路找过去,好不容易打听到有个小乔庄的,只那人说马家人都死了,说是都看到马老二一家的尸首了......”马老二一家子全死了,马家三兄弟又是一起行动的,还能好的了?

    马老太太惊的张大嘴巴:“老二一家全死了?”

    “当初我们本来是说好一起逃难的,只老二家的不乐意,临了临了变了挂,非要跟娘家一起.....”这些年一直没消息,他们也曾想着老二一家是不是跟他们一样落户在别地了,不成想居然全死了。

    当然她也没想到人家那么老早就去找了,还不赶巧的跟他们错过了,她长叹了一声气:“都是命啊!”

    “当初我们逃难到了这里,转过年就托人捎信回去了,就怕跟你错过了,没想到还是错过了!”

    在场的人都觉得命运造化弄人,本来十几年前就该相认的父女,机缘巧合的,一直拖到了现在。

    萧承四处看了看:“那丫头呢?”

    “40年生人,那丫头今年十七了吧,有没有说亲啊?”

    马老太太摇了摇头:“还没呢,这不是你们一直没消息,我们想着再找找,真要找不着了,再给说亲!”

    说完还一脸诚恳的对人说,“我们也怕在乡下定了亲,委屈了那孩子!”

    蔡支书听了偷偷撇嘴,可真能能扯!

    萧承回想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满脸羞愧的说道:“是我对不住她!”

    “那丫头现在在哪儿呢,我想见见孩子!”

    马老太太面不改色:“跟她小姐妹去山脚下挖野菜去了,这不马上青黄不接了吗,得先张罗起来~”

    靠在门口偷听的蔡春芽都不得不佩服老太太的好口才,眼角余光瞥见公婆回来了,她赶忙迎了上去:“来了好多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看着可气派了!”

    张二妮一把拉住儿媳的手:“那丫头回来没?他们有没有见上面?”

    蔡春芽这才注意到婆婆的脸上挂了彩,扭头见自家男人跟自己摇摇头,她就假装没看见:“没,她还没回来!”

    “人刚才亲爹说了,他十几年前就去咱们老家找过了,只是那会咱家逃荒去了,没碰上!”

    马吉祥三兄弟都晕乎乎的,人十几年前就去找了,说明啥啊,说明人看重那丫头呢,这下完了,彻底完了。

    马金马银对视一眼,心里也不好受,不过人都在屋里坐着了,他们想躲也没法躲啊,马金推了他爹一把:“咱进去吧,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托生!”

    不过转过头,他就对张二妮说道:“娘,你就别进去了!”

    马吉祥直点头:“听儿子的话,你张罗饭去吧!”

    蔡小草想跟进去,也被马平安拦住了:“屋里都是老爷们,你去干啥?”

    萧圆跟李红红玩的高兴,就听有人在喊她,开始萧圆还以为是幻听,可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熟,是真在找她。

    “好像家里人在找我!”

    李红红也听见了:“估计是有事!”

    两个人从半山腰下来,就碰见跑的一身汗的马小妞:“出什么事了?”

    马小妞顾不得喘气,一把拉住萧圆的手:“你爹找你来了!”

    路上,小丫头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萧圆没想到人会来的这么快,难不成两边离的很近?不然坐火车就得坐好几天,不可能来的这么快啊。

    李红红也晕乎乎的,本来她还以为有一个月时间呢,没想到今儿就是她们最后一次单独相聚。

    走到村口,萧圆抱了抱李红红,来不及说别的,就被马小妞催着走了,李红红看着萧圆的背影,长叹了一声,她们的命运从此以后就将不同了。

    离家还有一截,萧圆就听到了马大伯的大嗓门,说的是他们逃难的事,萧圆默默驻足听了两三秒,就撇了撇嘴继续往家走。

    马小妞时不时就看萧圆一眼:“你是不是就要跟你爹走了?”

    萧圆低头看了眼马小妞:“应该吧!”

    看小丫头眼睛红红的,萧圆有些于心不忍,她揉揉了她的小脑袋:“傻丫头,我就是不走,也要嫁人的啊!”

    “不一样!”马小妞垂着脑袋,闷闷的说道,“嫁人我还可以去你婆家,要是去了城里,我就再也见不到了!”

    萧圆听的好笑:“要是你娘把我嫁到深山里,你还能见到我?”

    马小妞脸顿时白了,她拉着萧圆的手哭求:“姐姐,你不要怪我娘好不好?我娘,我娘她就是想给二哥娶个媳妇”

    萧圆轻叹一声:“放心吧,你们家养我一场,我不会对你娘怎么样的!”当然想让她对马家人好,那也是不可能的。

    马小妞还小,一听萧圆不会对她娘怎么样,就长出一口气:“姐姐,谢谢你!”

    萧圆又揉了揉她脑袋:“以后我不在,你要放机灵点儿,知道吗?”

    对于马小妞,萧圆是不怎么担心的,张二妮对原主不好,但对自己的亲生儿女那是没话说的,就算马小妞是个女娃,张二妮也不像别人家似的重男轻女,整天让她干这干那,小丫头在马家过的还是挺滋润的。

    在这一点上,蔡小草可比不上张二妮,她生的几个闺女从五六岁起就得帮家里干活,就她大女儿马大丫,别看她才十一岁,洗衣做饭那是样样来得,可‘勤快’了。

    等看到萧圆回来,屋里的马家人顿时脸色一变,萧承觉得不对劲,扭头往外一看,只一看就愣住了,像,可真像啊,他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向着孩子走去。

    萧圆只见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朝她走来,男人身材很魁梧,一张标准的国字脸,配上浓眉大眼,显得格外英武不凡,即便到了这岁数,还是很吸引人。

    男人走到萧圆跟前盯着她的脸看,喃喃说道:“你们可真像啊~”

    说完他又抬头看了看天,“继红,是你在保佑我们的女儿吗?”

    当然没有任何回应,萧承苦笑,“好在终于找到了!”

    回过神,他又盯着萧圆,见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忙解释:“孩子,我是你爸爸!”说完他就皱起眉头,“怎么瘦成这样?”刚才太过激动,他这会才看清楚,他的女儿居然瘦成这样,跟闹饥荒似的。

    “平时不吃饭的吗?”

    萧圆还没说呢,马吉祥就冲了过来解释:“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光吃不胖,这不,今儿早上才吃了三个馒头,加两个鸡蛋,就是不长肉,没办法!”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心虚,可他不得不说。

    跟着一起来的都是人精,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也没人拆穿就是了,乡下本来就穷,人能把个丫头片子养到这么大,就是大恩情,现在不过看着瘦了些,回头补补就是。

    萧承淡淡看了眼马吉祥,到底没再说什么,不过脸色眼见的淡了下来。

    马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对着萧承就要下跪:“是我对不住小柳!”

    萧承哪里敢接,忙将老太太扶住:“别这样!”

    “是我对不住小柳啊~”才一张口,老太太眼睛就红了,“要不是放心不下儿孙,我这把岁数早该去找头子了,也能省下点粮食给孩子吃~”

    曹氏扶着她,‘顺便’说了一句公道话:“我们马家是外来户,想娶个媳妇不容易,家里孩子又多......”

    马老太太吸吸鼻子,眼泪无声的流着:“家里实在太困难了,当初老头子生病,家底花掉大半也没治好,后面孙子长大了,又要娶媳妇,桩桩件件都要钱,没办法呀,只能省吃俭用......”

    边上蔡支书脸色不好看,啥意思啊,合着你们苛待人闺女,还是他们本地人逼的了?只是这会他也不好当着外人的面戳穿,只能咬牙忍着。

    王主任早就听方科长跟他打过预防针,心里还算有谱,但真见着人了,他还是觉得马家人做的太过了,说实在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人亲生父母是什么身份,既然知道还这么磋磨人孩子,就是明知故犯了。

    不过看老太太穿的破破烂烂,他也实在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来,于是就打圆场:“谁家都不富裕,多了少了......也是难免,回头萧师长好好给孩子补补就是!”

    说完他又瞪着马吉祥他们:“你们也是蠢,明明都知道人爹娘是谁,为什么不去找?你们不懂不会问人吗?我们民政局就在县里,你们但凡去县里的时候往我那儿走一趟,人不就早就找着了?”

    马吉祥苦着脸:“咋没问人啊?之前问了不知道多少人了,人都说要部队番号,我们哪里懂那个,这不就,这不就错过了嘛!”

    他们还冤呢,明明就是钱队长没说清楚,害的他们错过这么些年,不然他们不早进城了?

    王主任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会也就是做给外人看的,一听人的话就缓和了语气:“下次记得了,问旁人哪里有直接问我们公家人来的靠谱?!”说完他又给同一个县的吴部长使了个眼色。

    吴部长也觉得没必要再纠结过去,就劝道:“萧师长,横竖丫头还小呢,以后养养就是了!”

    马大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心里着急,扯了扯边上的儿子,吼道:“他们在说啥!”

    这么一嗓子吼出来,屋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臊的他儿子马百岁老脸通红,不过气氛倒是没有刚才那么僵了。

    公社领导给蔡支书使了个眼色,蔡支书清了清嗓子:“要不进屋吧,马上到饭点了~”

    一行人复又进了屋,萧承看了看萧圆,又看了看老太太:“这孩子我要带走,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屋里顿时一静,萧圆淡淡看着老太太,一副你敢提我就敢说的架势,老太太暗暗捏了捏手心,苦笑着摆手:“唉,我们没养好孩子,你不怪我们就好,还提什么要求啊,人你直接带走就行,我们什么都不用,等老太婆到了地下,见着小柳了,我再当面给她头磕头赔礼!”

    马吉祥三个一听就想开口,被老太太一个厉色瞪了回去,收回目光,她继续说道:“要不是你当初带着部队打到我们那里,我们早死了,不要,我们什么都不要,孩子跟着我们在乡下受苦了,你别怪我们就行!”

    萧圆听了想笑,这老太太倒真是精怪,还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那就是什么都想要,萧圆偏不能如了他们的意,她扯了扯便宜爹的袖子,小声说道:“还是给点钱吧,二哥十九岁了还没娶媳妇,家里都快急死了!”

    马银缩在人后,听萧圆提他的名字,低着头咬牙切齿,马家人脸色都不大好,蔡支书一看他们吃瘪,总算出了口恶气。

    萧承本来还在犹豫,一听萧圆的话,就认真思索了起来:“这次出来的匆忙,”

    曹氏一看人真有这个打算,赶忙打岔:“大中午了,先吃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说完就给儿子使个眼色,“你让她们赶紧上菜!”

    “顺便再把家里存的那一瓶酒拿过来,快去!”

    妯娌俩对视一眼,马老太太就跟着附和:“对对,先吃饭!”

    刚才的话题戛然而止,蔡春芽是个大肚婆,不用干活,她就一直站在门口偷听,听到屋里的动静,就赶忙去厨房跟婆婆报信。

    张二妮听到说人亲爹让他们提条件就一喜,再一听婆婆啥也不要又是着急,再听萧圆说要给钱,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老太太这是啥意思啊?为啥什么都不要?”刘秀梅问出她最想问的话,想到萧圆主动提出要给钱,她不禁有些欣慰,“这些日子的鸡没白吃!”

    蔡小草心里着急:“怎么不提工作的事啊?”

    马百岁正好进来:“赶紧上菜,客人都饿了!”

    万秀秀一把拉住他,焦急的问道:“外边什么情况,刚人都让提要求了,三婶怎么不提?”这个时候还要抻着人怎么着?

    马百岁就不是个脑袋多灵光的人,他哪里知道:“哎呀,人亲爹一看自己闺女被磋磨成那样,脸都变了,三婶吓的差点就要给人磕头,哪里还跟人提要求?”都那样了,还舔着大脸提要求,不是死催的么。

    张二妮一把拽住他衣角:“什么意思?人亲爹真给老太太脸色了?”

    马家几个儿媳妇全都围了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婆婆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要磕头?”

    “就是啊,当初要不是三婶,他那闺女早不知道喂了谁的肚皮了,哪里还能活蹦乱跳?”

    马百岁被一堆女人围着,脑袋都大了:“说了你们还不信?不信你们问侄媳妇嘛,她刚才也看见了!”

    蔡春芽后怕一般的点点头:“人一看见那丫头就认出来了,那家伙眉头皱的,都不能看了!”

    马百岁一把扯开张二妮的手:“嫂子,你说你干啥跟个丫头过不去呢,就算人父母没找来,也就是一副嫁妆的事~”甚至都不用嫁妆。

    他是闹不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在他看来,一个丫头片子罢了,左右就是给一口饭吃的事,如今新社会了,别的没有,红薯还能没有吗,何必跟她过不去呢。

    万秀秀瞪了他一眼,就又嫌弃的瞥了眼张二妮,阴阳怪气的说道:“谁知道有些人心里怎么想的呢!”

    说完她又拉着她男人:“三婶也太实诚了吧,人都让她提要求了,怎么就不提呢,他自己愿意,又不是咱求来的!”这个时候还顾啥脸面呀,人给就接着呗!

    马百岁蹙着眉头:“谁知道呢!”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回去拿酒去!”说完他就跑了。

    马家媳妇们都有些提不起精神来,蔡小草心里恨的要死:“这个时候还矫情个啥呀,人让提就提呗!”

    “要是等人回头被那丫头挑拨了,咱家就是想提都没得机会提了!”

    刘秀梅想的一样:“可不就是吗?咱家对那丫头可不算好,”说着瞥了眼边上的张二妮,“这些年二嫂可没少磋磨人家!”

    张二妮一把揪住刘秀梅的头发:“你再说一遍!”

    金花几个赶忙上去拉架,将两个人拉扯开,金花就把刘秀梅拉住去了:“你也是,明知道她心里不得劲,你惹她干啥?”

    刘秀梅这次没被人打成,脸色倒是还好,她撇了撇嘴:“她老怪我,她凭什么怪我?我那会也就随口一说,她要是没那想头,推了不就行了?她自己想钱想疯了,倒好意思怪起我来了?”

    “回头人给的彩礼,难不成她会分给我?”

    “什么人啊?!”

    人的适应能力真是语无论比,就在几个小时前,刘秀梅还吓得半死呢,现在再看她,居然都不紧张害怕了。

    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刘秀梅就已经开解了自己,她没做错什么,她就那么一说,听不听全在二嫂自己,她完全可以推掉的,却不推掉,凭什么来怪她?

    金花看着她无语:“你要不在人耳边念叨,人兴许也不会起那心思!”

    刘秀梅一翻白眼:“拉倒吧,二嫂想钱想疯了,迟早会起那样的心思,就是我不说,别人不会说?”

    “行了,这里不用你,你回去吧!”金花没法反驳,家里太穷了,想来钱快,只有那么几个法子。

    蔡小草几个开始往屋里端菜,没一会功夫,炒好的菜就都端上桌了,马铜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娘!”

    在路上,他就听说家里来客人了,他刚往堂屋瞅了一眼,好多人,他没敢往前凑,就偷摸到了厨房,闻到厨房里的香味,马铜就忘了刚才想问的话,转而喊起饿来,以往家里做啥好吃的,他娘都会给他留一碗的。

    蔡小草他们还在做窝窝头,听到侄子的话,就安抚道:“等会儿,今儿家里有客人在呢!”

    马铜没搭理,直接翻柜子:“给我留的鸡汤呢?”

    “娘,你给我留的鸡呢?”

    蔡小草万秀秀几个一听,全都瞪着烧火的张二妮,

    “我们给你的鸡你都给你儿子吃了?”

    “我就说么,我们几家给了那么多只鸡,咋那丫头一点没见长胖,敢情都被你给昧下来了!”

    “不是我说啊,二嫂,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吧?当初好好的人被你磋磨成那样,我们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把自家辛辛苦苦养出来的鸡匀出来给你,是让你给那丫头补身子的,可不是给你儿子打牙祭的!”

    马铜一听婶子们这么冤枉他娘,不答应了:“你们胡说!”

    “家里的鸡都让死丫头一个人吃完了,我顶多就吃了两根鸡翅膀!”

    蔡小草她们哪里肯信,“你说吃鸡翅膀就吃鸡翅膀了?”

    “就是,我就说你这小子咋最近这么精神,敢情是吃了我们的鸡!”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娘平时多偏心你,以前的事就算了,毕竟是你们自己家的事,可这回你娘拿着我们给的鸡给你开小灶就过分了!”

    “就是啊,要不是你娘把给那丫头吃的鸡给你吃了,那丫头现在能这么瘦吗?人亲爹就是因为咱们苛待了人闺女,都给你奶甩脸子看了!”

    马铜还是个半大孩子,轮吵架,哪里吵的过身经百战的婶子们,“你们,你们胡说,”

    “我没有,”

    “不是,你乱说”

    张二妮哪里见的自己宝贝儿子被欺负,当即就冲过来,将儿子护在自己身后:“你们一群人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正主来了,蔡小草们就对准了张二妮,

    “要不是你造孽,老太太至于一个要求不敢提吗?”

    “本来时间就紧,我们将自家养的□□巴交给你,让你好好给人孩子补补,你补哪儿去了?”说着还意有所指的看了马铜一眼。

    张二妮双手叉腰:“除了那丫头不吃的,剩下都吃到她肚子里去了,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跟人对质!”

    “怎么对质啊?人马上就要跟亲爹走了!你让我们现在跟人对质,就是故意知道我们不敢是不是?”蔡小草一想到这个可能,心里更气了,“孽是你作下的,结果却是我们一大家子跟着倒霉,你可真是好样儿的!”

    金花觉得事情差不多就算了,她将蔡小草拉到一边:“算了,咱别闹了,万一让客人听见了,不嫌丢人啊!”

    万秀秀一撇嘴:“要丢人也不是我们丢人!”

    蔡小草冷哼:“就是!”

    “当初磋磨人闺女的事又不是我们干的,那作孽的都不怕,我们行的端做得正,怕它个球啊!”

    金花头疼,没好气瞪了一眼万秀秀:“有你什么事儿,你也来捣乱!”

    万秀秀耷拉着脸:“咱们都姓马,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三叔家不好了,咱家又能好到哪里去!”这要是三叔家发达了,以后还能不拉拔他们?

    现在好了,什么指望都没有了!

    张二妮听的冷笑:“有你们什么事儿啊?你一隔房的,居然也好意思打主意?”

    万秀秀被人说破心思,脸上一阵不自在:“我打什么主意了?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来,你们名声坏了对我们也没好处,咱们两家不一直这么过来的吗?”

    张二妮却是不信:“说的好听!”

    “咱们两家离的不远,之前我那么对那丫头的时候,你们怎么从来不坑一声?那丫头的来历,你们不知道?”

    “早前那丫头饿急了还上你们家去过几回,后来不是你拿着扫把将人打出来的?说我刻薄,你们不刻薄?那你倒是给人一口吃的呀!”

    “都是半斤八两的玩意儿,你们又比我好到哪里去,整天背后说我坏话,说我黑了心肝,你们好,那你们倒是把那丫头接走啊!”

    张二妮冰冷的眼神从她们身上一一扫过,“现在知道人亲爹有消息了,一个个都成了大好人了,又是给鸡又是给米面的,”说到这里,她就嘲讽的看着她们,“真当那丫头傻呢,不知道我们打的算盘?”

    万秀秀被人揭了老底,臊的脸通红:“你好意思说我?那丫头成天帮你家干活,你不管她吃喝,却让她上我们屋来蹭吃,说你黑心,冤枉你了?”

    “我们家孤儿寡母的,日子过的比你们家差多了,就这你也好意思让她上我们家蹭吃?”

    “既然帮衬不了,那就别说歪话,不管我做的多不好,我好歹给了她一口饭吃,没饿死她!”张二妮狡辩道。

    “我呸!给口饭吃了不起啊,那丫头都那么大了,自己去野地里采点野菜也能养活自己呢!”说到野菜,万秀秀更理直气壮了,“你不提我倒忘了,你不一直给那孩子吃的野菜吗,那丫头明明都十七了,看着跟十四差不多,我要是人亲爹,我也不能放过你!”

    张二妮涨红了脸:“她就喜欢吃,你管不着!”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想着把我们家踩下去,好自己家露脸吗?”

    “告诉你,打了也白打,那丫头是我拉扯大的,跟你们没一毛钱关系!”

    万秀秀气急,开始口不择言:“你想的美!”

    “你把人闺女磋磨成那样,你还想靠着人亲爹吃香喝辣,你就做梦吧你,就是我们不说,人村里人也不能让你们好过喽!”

    金花看她说的不像话,赶忙拉架:“好了好了,咱们都姓马,吉祥家的不好了,我们脸上也没光!”

    “我呸!”万秀秀愤恨的瞪着她,“她个缺德秧子,她还想好?她要是能好了,世上还有天理吗?”

    “村里谁不知道人亲生父母是什么人?就她胆子大要把人往山里送,得亏人丫头自己醒悟过来,不然小命都没了!”

    “个黑心肝的玩意儿,当初人亲娘还救过她儿子的命呢,就这都不好好带人孩子,她还想下半辈子过好日子?”

    “我可去她的吧!”

    “把谁送山里?是我闺女吗?”

    妯娌几个扭头一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进城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