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8章 圣物

作者:酌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徐皎百思不得其解,却已是没有时间了,她和王菀两人被两把明晃晃的腰刀逼着,如同螃蟹一般,横着走到了主墓室的墓门前。

    显帝斜睇她们一眼,将那钥匙取了出来,放进了那锁孔之中,听着那熟悉的机括声响,面前那厚重的墓门缓缓往上滑了开来,一股带着清冷与灰尘的冷风从墓室内扑面而来。

    风,墓室内居然有风。

    而且,室内居然不是全然的黑暗,反而有淡淡幽光透出,幽幽淡淡,倒好似之前她手里捧着的那颗夜明珠一般的光亮。

    “你们,先进去!”显帝往徐皎和王菀两人一瞥,意思再明显不过,你俩人质,除了用来要挟身后那些人之外,还有旁的用处,譬如当当肉盾什么的。

    徐皎和王菀两人别无选择,被推搡着上前。还是如螃蟹一般,横行着进了墓室。

    好在,徐皎和王菀两人的运气尚算不错,没有进去就被漫天的乱箭直接扎成两只刺猬。

    墓室内很是平静,并没有什么机关。抬眼之间,双眸倒似被点亮了。

    这墓室顶上,竟是如同星幕一般,嵌着大大小小好些夜明珠,将偌大一个墓室照得格外亮堂。这墓室看着怎么也有个紫宸殿的正殿那么大,却被一色大小的黑漆箱笼摆了个满满当当,那每一口箱笼之上都贴了封条,上头都写着先帝的年号,盖戳了先帝的帝印。

    这还真的找到了,先帝煞费苦心藏起的这一批宝藏。

    若这每一口箱笼里果真藏着的都是金银珠宝,那这一笔宝藏还真是不容小觑,难怪先帝能够指望它们帮着后世子孙东山再起了。

    身侧传来一声轰响,徐皎和王菀从对这满室华贵的震撼中醒过神来,蓦地扭过头看去,却见得那墓门已是落了下来,重新关闭,而显帝与云清道人,还有甘内侍,并余下的那十名龙影卫中的好手已是进得门来,显帝手中还捏着方才开启墓门的那把钥匙。

    徐皎眼中极快地掠过一道亮光,看来……这墓室之中必然有从内开启的机关,或者,整个古墓的另外一个出口,就在这墓室之中。

    显帝望着这满室的箱笼,已是迫不及待冲到当中一口前,抬手就将之打开了,那满满一箱子的黄金在夜明珠的光亮下发出的亮光晃眼得很,却是将显帝脸上的笑容映得更是明显,他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下一刻,便是放飞自我般,将一口又一口的箱笼都揭了开来,看着里头满满的金银珠宝,显帝脸上的笑容再也关不住,笑声更是控制不住流泻而出,得意、张狂地在墓室中回荡,让徐皎不由自主皱起眉来,唉……真是刺耳!

    “终于……终于找到了,不枉父皇一番苦心,更是不枉朕殚精竭虑……”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甘内侍与云清道人双双朝着显帝深深一揖。

    徐皎朝天翻了个白眼,无声骂了一句,马屁精。

    “陛下,时间不多了,咱们得快些将那样东西找到才行。”两人的恭喜让显帝更是喜不自胜,云清道人却是在此时轻声提醒道。

    显帝蹙了蹙眉心,倒是没什么明显的不悦,“这倒是!你们,所有人都去给朕寻一个匣子,上头有龙纹雕饰,龙眼是用蓝宝镶嵌,差不多……这般大小。”显帝拿两手在眼前比划了一下。

    “是。”那十二个龙影卫,并甘内侍和云清道人都是恭声应道,然后方才押解徐皎和王菀的那两个龙影卫往地上一指,徐皎和王菀很是识相地蹲坐了下来。

    他们见王菀和徐皎俩这样听话,便也放了心,转头与其他人一起去寻找显帝交代要找的那样东西。

    就是显帝,亦是用看蝼蚁一般的眼神乜斜了徐皎她们一眼,便也走开了。

    王菀见他们走了,悄悄从袖子里抖落一把小刀,不动声色地轻轻割起了那绳索,两人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小心动作。

    徐皎轻轻笑道,“你和陈肃有些不对劲啊!方才你们之间可是发生了什么?”

    王菀一僵,继而又若无其事地道,“哪儿有发生什么?你多想了。”

    “是吗?”徐皎不置可否,方才那把小刀可是递给了王菀呢,还有两人身上,相似的那若有似无的香味,加上两个人明显有些奇怪的表现,要说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徐皎还真不信,如果是,又被云清道人拿住了把柄,只怕是显帝听了就会立时杀了他们的事儿,那徐皎已经能隐约猜到什么了。尤其是王菀此时回避的态度就让她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既然王菀不愿说,她也就不问了,眼下本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我估摸着这墓室里应该有出口,咱们一会儿见机行事。”徐皎敛了笑,正色道。

    王菀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找到了!”就在这时,却骤然听得一声兴高采烈的喊声。

    王菀的动作一僵,看着墓室内其他人都涌了过来,忙停止割绳的动作,将小刀捏在了手心。

    显帝几人也闻声走了过来。

    “陛下。”找到那只匣子的龙影卫恭恭敬敬将匣子奉上。

    显帝接过一看,双目就是亮了,“没错!没错!就是这只匣子,朕见过的,没有错。”

    显帝一边说着,已是一边摆弄起了那只匣子。

    云清道人笑着伴在他身边,“陛下果然是天选之子,否则行事怎会这样顺利?替陛下寻得这匣子,可是大功一件,我斗胆替他们给陛下讨个赏。”

    “该赏!通通都有赏!”显帝一边专注地开那匣子上的锁,一边笑容满面地答道。

    云清道人揖了揖,从自己腰间取出一只瓷瓶,将之递给近旁的龙影卫道,“这是专程为陛下所炼的龙息丹,所费药材皆是名贵,服之可延年益寿,一人一粒,分了吧!”

    “多谢陛下!多谢国师!”那些龙影卫恭声谢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因由,在国师的盯视下,将那瓶药一人一粒分了,然后都喂进了嘴中,国师面上便是现出笑来,那笑,看得徐皎心口一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打开了,国师,你快瞧瞧,这是不是咱们要找的圣物!”显帝将那匣子打开,欢喜道,还转手就将匣子递到了云清道人眼前。

    徐皎悄悄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个究竟,可她和王菀是坐在地上的,缺了地利,那匣子里到底是什么,没有眼福。

    云清道人接过那匣子,看着那匣子里的东西,眼中迸射出了光亮,那眸底的热切可比见着这满墓室的金银珠宝时要热切了许多,这让徐皎对心中的猜测更笃定了两分,果然,与其说云清道人想要这墓室中的珠宝,不如说,他真正想要的正是他手中的东西。

    “确实,这便是我要找的……”云清道人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匣中之物道。

    “既是如此……”显帝的目光蓦地往徐皎这头望了过来,让徐皎本能的头皮一紧,他却是勾起一缕残戾的笑痕,“那便请婉嫔和迎月一道上路吧!她们俩到底谁是真正的福星眼下也说不清楚了,既然她们姐妹情深,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是一种福气。”

    说罢,显帝蓦地一拂袖,转过身去,好似再多看她们一下就能脏了他的眼似的。

    还真是要拿她们祭那个东西吗?徐皎手指勾着,轻轻刮了刮王菀的掌心,催促着她动作,却是勾起嘴角道,“陛下没有听国师说吗?国师早就知道当初福星之事,他因着与惠明公主有旧,所以特意卖了个人情给李家和阿恕罢了。陛下,国师瞒你的事儿可是不少呢。”

    显帝蓦地扭头看过来,眯眼望着云清道人。

    后者忙弓腰道,“陛下,事到如今可不能听这等挑拨之言,我待陛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嗯。”显帝点了点头,可眼中的疑云却是半点儿没有释去,反倒朝着云清道人伸出手去道,“国师的忠心朕自然知晓,好了,将圣物交还给朕,你去将她们俩押过来好了。”

    嘴里说着信,可表现出来的态度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徐皎嘴角轻轻弯起。

    云清道人眼底极快地掠过一道异光,道了一声“是”,便是捧着那匣子上前去,到了显帝跟前,才弓腰奉上,徐皎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却恰恰好瞧见云清道人那身道袍的宽袖上泄出的一霎雪光。

    “陛下,当心啊!”徐皎下意识地就是惊喊起来。

    电光火石间,云清道人已经一手将那匣子收回,另外一手握着一把短而锐的匕首,朝着显帝的胸前便是急刺而去……

    显帝吓得双瞳骤缩,往后急退,可他身后便是摞起的两只箱笼,全无退路。

    眼看着那匕首就要当胸刺入,一道身影却是从斜刺里插了进来,半点儿犹豫也没有地充当肉盾,挡在了他的身前。

    匕首插入血肉的声响让人浑身起栗,显帝瞠大着一双眼,看着挡在面前的甘内侍,后者嘴角淌下蜿蜒的血迹,望着显帝,却是笑了起来,“陛下……甘邑不能再伺候您了,您保重龙体,甘邑……先行一步了。”说着,抬手将那把匕首死死抓住,一边扬声喊道,“来啊!快护驾!”

    匕首被甘内侍紧紧抓住,云清道人试了几次都没能将之拔出来,干脆发了狠,用力将之扭转起来,那匕首在云清道人体内搅动,怕是能将他的肺腑都能直接绞得稀烂,甘内侍渐渐喊不出来,眼睛越瞪越大,手也再抓不住那匕首了,云清道人将之抽出,反手又送了进去,“刺啦”的声响听在耳中再瘆人不过,甘邑终于是耗尽了生命,在云清道人再次将匕首抽出来时,“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血从他嘴中不断呕出,与他胸口那破洞处涌出的汇在一处,淋漓成了一地……他抽搐着,抽搐着……终于是两脚一蹬,不动了。

    徐皎怔怔看着这一幕,心中幽凉,面上的血色更是抽尽,看着云清道人还一脚踩在甘邑身上,足尖辗转了两下,那些血涌得更厉害,沾染上了他那雪白的道袍和鞋子,他笑着,将那染血的匕首在他的衣袖上一寸寸地拭净……

    徐皎突然再也忍不住,侧过头,“哇”的一声呕了出来。

    “阿皎!”王菀疾声唤道。

    “我没事儿……”徐皎一边说着,却一边又呕了一声,嗓音亦是虚弱无力。徐皎望着地上死不瞑目的甘内侍,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谁能想到,显帝这样的人身边居然还是有人对他这般忠心,能舍命护主!

    云清道人目光淡冷地瞥过她们,暂且还顾不上,转头望向被眼前这一切骇得僵在原地的显帝。

    后者发直的目光与他对上才骤然清醒过来,嗓音艰涩地喊道,“来……快来人,护驾!快护驾!”谁知喊了两声,却半点儿动静也没有,他蓦地扭头看过去,却惊见他带来的那十二个龙影卫全都如同失了神智一般,似木偶立在原地,像是半点儿没有听到他的喊声。

    陡然想到什么,显帝蓦地扭转过头,抬手怒指云清道人道,“是你搞的鬼,你方才给他们吃的那龙息丹有问题?”

    “没错!那龙息丹有问题,所以,你也不用指望谁来救你了。”云清道人很是爽快地承认,伴随着他的笑容,说明他已无所顾忌。

    显帝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变得更加厉害了。

    “这龙息丹与往日的不怎么一样,我换了两味药。”云清道人好似看穿了显帝的心思,幽幽道,可下一瞬,面上却又勾起轻笑,缓声道,“陛下的龙息丹自然是与他们的不同,不过,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什么时间?”显帝陡然醒悟了什么,面色大变道,“你在朕的龙息丹里做了手脚?你好大的胆子!”他指着云清道人,眼中方才就有的怒火更炙,手指甚至陡颤了起来,他大抵终于明白了云清道人所说的时间是什么意思,朝着云清道人伸出手去道,“快!快将朕的龙息丹给朕,朕可以饶你不死,快点儿!”后头那几个字几乎是狰狞着脸色说出,他额上的青筋暴起,眼中更是充血红肿,狠狠瞪着云清道人,似是恨不得手撕了他。

    就跟前几回他发怒时,就跟他当初抄起锦杌朝着长公主劈头盖脸砸去时,一模一样。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