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2章 还未恭喜赫特勤

作者:酌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放心吧,我没事儿。”徐皎轻轻摇了摇头,却完全没有办法和王菀一样为眼下的处境而安下心来,事实上,她觉得云清道人这半点儿没有赶路态势,慢悠悠好似出来郊游一般的样子才让人心生疑虑。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总不能当真只是为了照顾她这个孕妇吧?

    徐皎心里疑窦丛生,第二日再上路时,面上却是半点儿不露,反而是笑容甜美地与云清道人套近乎,偏偏对方好似知道她的目的一般,笑得别有深意,偏偏却是滴水不漏。

    徐皎心里真是又气又无奈,暗地里悄悄咬碎了一口银牙,末了,对着云清道人哼道,“说什么同路人,国师未免对我这同路人太小气了些。”明明看穿了她,就不能透露一点儿,让她不至抓心挠肝吗?

    云清道人却只是报以微微一笑,眼前的火堆噼啪声响,火花跳跃着,映在人双瞳中,恍惚间竟映照出两分错觉的温暖。

    就在这时,外头不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哨响,坐在火堆边几人都是一愣,徐皎惊疑地看着云清道人勾起唇角,笑了,轻声喃喃道,“总算来了。”

    徐皎心口微微一颤,想到了什么,同时,颈间一凉,一柄长剑就是无声无息贴了上来,锋利的剑锋就抵在她的颈侧,稍不留神,就能直接割破她的颈动脉,让她死透透。

    王菀和徐皎都是微微变了脸色,徐皎僵硬地扯着嘴角,瞥了一眼颈间那不是玩笑的剑锋,职业假笑道,“国师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了只要我乖乖听话,就不伤害我们的吗?”

    “郡主一路上套我的话,不就是想知道我之所以慢悠悠走,半点儿不像赶路是为了什么吗?郡主很聪明,没错,我之所以这样不是为了体贴郡主,怕你受不住舟车劳顿,更不是有那等带着您二位游山玩水的兴致,而是我要等一个人,眼下,我要等的人,等到了。”

    云清道人说着,朝着徐皎一笑,拂了拂衣袖站起身来。

    徐皎却觉得心口因着他的话惊跳了一下,还在愣神时,云清道人已经轻轻一挥袖道,“请郡主回马车上待一会儿。”

    说是请,但徐皎根本就没有说不的权利,别无选择被押着走到马车边时,她一再回眸,正好瞧见一抹眼熟的身影裹挟着夜的冷沉,自如水的暗夜之中踏出。

    他显然也感觉到了她,目光如电般射了过来,在黑暗中,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他也是轻易地捕捉到了她。

    四目相对,不过短短数日,竟真真生出满腔的柔肠百转,如隔三秋来,目光缱绻,道不尽千言万语,却不过顷刻间,徐皎就被推着入了马车,车帘垂下,阻隔了彼此的视线。

    墨啜赫默默收回目光,不过顷刻间,方才目光中的缱绻尽数被冷沉到隐隐透着杀气的阒然湮灭,他无声注视着火堆边衣袂飘飘,看似仙风道骨的云清道人。

    后者嘴边勾着笑,“总算来了,久仰,赫特勤!”

    “国师故意慢悠悠地走,就是为了等我过来吧?”墨啜赫眉眼不动,冷眸如霜轻瞥向云清道人。

    “不错。”云清道人应得爽快,“赫特勤果然看透了我的打算,却还是如我所愿了。”

    “也未必。”墨啜赫微微扬起下颚,“你这里只有这么些人,我若强攻,未必不能带走阿皎。何况……国师就在眼前,我要拿你换人,易如反掌。”

    云清道人听着却是笑了,“赫特勤又焉知我没有别的准备?事关迎月郡主,赫特勤求的乃是万无一失吧?何况,此时此刻,迎月郡主的颈子上可就架着一把剑呢,那剑刃上还淬了毒,见血封喉的那种,只要稍稍不注意,蹭破点儿油皮儿,那可就……啧啧啧!”

    云清道人话未落,眼前雪光一闪,一柄长刀已经直指他胸前,刀光映着墨啜赫眼底的杀气,一霎雪亮。

    云清道人面上笑容却仍是馨馨然,没有半点儿变化,甚至都没有瞄一眼直指胸前的刀锋,真真一派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赫特勤恼了?那又如何?难道还真要拿迎月郡主的安危作赌吗?”

    墨啜赫冷锐的双眸凛霜成冰,深深望着云清道人,似是看着一个死物,可眼底却是暗潮翻涌,片刻后,他陡然收回长刀,还刀入鞘,再抬眼,眼中已是一派沉定,“国师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吧!”

    “赫特勤果然爽快!”云清道人笑扬双眉,而后敛容道,“我当初有些奇怪赫特勤是如何那么快找到我们藏身之处的,以文楼之能,若是发现了暗门,又推断出暗道出口不是不可能,可是能够在不惊动我们布下的眼线,就直接一击而中,而且来得那样快,自然不是郡主的那位侍婢告的密。那也就只剩一种可能了。”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郡主既然早就发现了藏宝图的秘密,你们夫妻情深,她必然也不会瞒你。皇帝虽不知具体宝藏的位置,却知道那宝藏藏在凤安以东,是以,你知道他为何带走郡主,料定他冲着宝藏而去,不会舍近求远,所以,直接选了城东的那处出口。”

    “而你既知晓宝藏所在,此刻你的人说不得已经先显帝一步,到了那藏宝之处埋伏了。你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以逸待劳,设伏擒下显帝,再容易不过。可眼下……你还不能动他。到了藏宝之处还不尚算,那陵寝之中机关重重,非得显帝手中的机关图纸才可平安通过,而他很是谨慎,那图纸他早就铭记于心,只怕也早被他处理掉了,所以,要想找到宝藏,只能装作不知,放他进去。”

    墨啜赫目色深深看着面前之人,冷峻面容之上波澜不惊,丝毫没有被眼前之人说中一切的震惊,和对他的惊骇,只是淡淡一扬轩眉道,“那与我何干?”

    云清道人难得被噎了噎,面色有一瞬的僵硬,深缓了两息才道,“自是相关,因为我要那宝藏。你助我取得宝藏,我便放了郡主,如何?”

    “你想要那宝藏?”墨啜赫扬眉,面上没什么变化,可意思却再明确不过。“我以为你对显帝忠心耿耿……”

    “忠心?那值几斤几两?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可是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赫特勤可以不在乎,可我却势在必得。”云清道人轻轻哼声,云淡风轻的面容终于因着贪欲染上了红尘俗色。

    墨啜赫面上神色却半点儿没有变化,只是端凝着神色望着云清道人,哪怕他比之云清道人年轻了许多,却是一样的深沉,哪怕云清道人这样自认见惯了世情,看透了人心之人,也在他那冷锐的目光下有些招架不住。

    “你与惠明公主是旧识?”沉默良久,墨啜赫终于开了口。

    云清道人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但还是应了声,“是!”

    “你当初是由李家安排入的宫?”墨啜赫又问。

    “赫特勤早将我的底细查了个清楚,又何必一问再问。没错,我是李家安排入的宫,若非如此,当初我也不会看在李家的情面上,帮着李家二郎,或者也是帮着赫特勤你,将迎月郡主择了出去,让这福星的名头落在了婉嫔娘娘头上。”

    云清道人语气平淡,却不无与墨啜赫攀交情之意,这是让他别忘了,他当初也是帮过他,帮过徐皎忙的。

    墨啜赫没有戳穿他,当初他们私下安排,他本也认定王菀才是那真正的福星,不过顺势而为罢了。他想着那日之恩,就没有想过他还曾与显帝一道下手,为了证明谁是福星,好几次都害得徐皎在鬼门关前打转吗?

    不过,再深究那时之事,已是无济于事。墨啜赫提这些,不过是存着试探之意,毕竟,徐皎与他说过的,这个人与她一般,是个悖世者。

    “无论我从前是谁的人,又与显帝关系如何,总之我如今两方都不靠,只为自己。而赫特勤你,想要的无非是郡主平安罢了。赫特勤应该看得清楚,我待郡主是礼遇有加,可显帝,那可就不同了。他早就对郡主恨之入骨,待得到了那藏宝之处,他可未必能容得下郡主。”

    “赫特勤还想问什么,倒不妨一次问个清楚明白。毕竟,你我若是要合作的话,自然要多多坦诚才是。”云清道人笑微微道。

    墨啜赫轻抬眼睫,“国师说我若替你取得宝藏,你会放了我妻,我如何信你?”

    “方才我也说了,到了藏宝之处,显帝定会容不下郡主,但我会凭我之力护下郡主,算作我给赫特勤看的诚意,如何?”云清道人说罢,见墨啜赫只是沉吟不语,他也不急,缓了缓,又道,“恕我直言,我与显帝不是一条心,可他信我,这才让郡主落在我的手里。赫特勤若执意想要强来,我哪怕拼着玉石俱焚,也会拉着郡主一起上路,反正,我与郡主缘分匪浅,还挺喜欢她的,只要赫特勤能舍得。”

    他笑着,可那笑容落在墨啜赫眼中,却很是可恶。他微微眯起眼来,片刻后,才道,“我可以与你合作,夺下宝藏,但……我有一个条件。”

    两人各自站在火堆的一边,絮絮而谈,片刻后,云清道人应了声,“好。”

    “我既应下了,那便不会反悔,赫特勤尽管回去准备吧,我总会让赫特勤瞧见我的诚意的。”云清道人面容和煦柔软了许多。

    墨啜赫低低嗯了一声,却并不迈步,抬起眼睫,目光如水,却穿透夜色,往不远处林间的那架马车望了过去。

    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云清道人勾起笑来,“赫特勤与郡主还真是鹣鲽情深,羡煞旁人啊!”云清道人说着,微微侧眸,与近旁一个亲信使了个眼色,那个亲信领命而去,到了马车处传了令,那车帘便是被撩了起来,狭窄的车窗后,探出了徐皎的一张脸。

    在暗夜的林中,她的脸透着幽幽的白,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墨啜赫,期期艾艾,里头似是藏着千言万语。

    四目相对,徐皎冲着墨啜赫展颜而笑,那笑容比之天上星子还要璀璨。隔着不近的距离,她嘴唇蠕动,无声对他说了六个字——我没事,别担心!

    墨啜赫的双眸却是幽幽一黯。

    那头,帘子却又坠了下来,将徐皎的面容都遮掩了去。

    墨啜赫目下微闪,身边就传来云清道人的笑嗓,“赫特勤放心,你我既然结盟,作为诚意,我定会看顾好郡主,不让她伤着一根儿头发丝儿。待得宝藏到手,定将郡主安然无恙交还赫特勤。”

    墨啜赫没有应声,淡淡瞥他一眼,蓦地脚跟一旋,转过了身。

    “对了。”云清道人却在他要迈步前喊住了他,面上笑意深深,“还未曾恭喜赫特勤。”

    墨啜赫扭头望向他,眉心狐疑地微颦,入目却是云清道人一脸带着深意的笑。

    “赫特勤怕是还不知道呢!两日前,郡主身子不适,请来大夫把了脉,确定郡主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赫特勤,你要做父亲了。”

    墨啜赫双瞳震了震,那张千年不化的冷脸终于有了一瞬的怔愣,蓦地扭头望向身后那马车的方向,眼底,似有火腾升而起,可燎原四野,经久不灭。

    与墨啜赫结盟之事,云清道人并未瞒着徐皎,墨啜赫走后,他便是与徐皎和盘托出。徐皎倒没有多少意外,只是神色莫名地问云清道人道,“国师居然想要宝藏?”

    “为何不想?”云清道人应得理所当然,“难道只因为我是个方外之人?那可不……我到底还是没有超尘出世,一介凡人尔。既是凡人,便有世俗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

    徐皎点了点头,不再多言,看着倒是真的信了,毕竟,合情合理啊!

    “郡主好好休息吧,明日起,咱们可能得加快脚程,尽快与陛下他们汇合了。”行程还不到半,他眼下要等的人已经等到,更是已经与墨啜赫结成同盟,自是巴不得早些与显帝他们汇合,也能早些达到他的目的。

    徐皎点了点头。

    云清道人便是转身而去。

    徐皎望着他的背影,面上的笑容却是一寸寸深敛。

    >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