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9章 番外03

作者:白灵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听完源未来想常去地狱的想法, 伊邪那美当即回绝道:“没办法,你别想了。”

    “妈妈……”源未来坐在伊邪那美的脚边,将脑袋枕在她的腿上, 眨着黑葡萄般透亮的眼睛看着她,“真的没有办法吗?”

    这、这是在撒娇吧?

    伊邪那美感觉心脏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

    惠比寿再次羡慕得内心流泪。

    “未来, 你先想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伊邪那美看着源未来的目光里满是认真, 她不希望源未来是被自我感动或是一时冲动而做的决定,她问道,“你喜欢他, 想把他从阿鼻地狱里捞出来?”

    “我是喜欢他。”源未来低着眼皮仔细想了想, 乌黑的眼里生出些惘然, “但我不想把他从阿鼻地狱里弄出来,因为这是他应得的。”

    她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苦笑:“我管不住他,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或许在阿鼻地狱赎罪是他最好的结果。”

    伊邪那美掌心在她柔顺的黑发上抚过, 叹息着问道:“那你想去地狱是为了什么呢?你看着他受罚,只是徒增伤感。”

    “我就是想看着他。”源未来顿了顿又道, “而且他不是有刑期吗, 总有一天他会出来的……”

    伊邪那美摇头:“你已经知道在阿鼻地狱受罚会消磨灵魂了吧?灵魂被彻底消磨掉就是真正的死亡,不会有来世了。你知道在阿鼻地狱坚持得最久的灵魂, 活了多少年吗?”

    “知道。”源未来沉默了一下才说, “六百万年。”

    她明白伊邪那美的意思。

    两面宿傩刑期一千零八十万年,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在阿鼻地狱死去, 连转世的机会都不会有。

    源未来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底落下阴翳, 半晌,她勉强露出微笑:“也许他能诚心悔过,被地藏菩萨救度出去呢?”

    但她知道这个可能性, 比两面宿傩在阿鼻地狱活下来的可能性还要小无数倍。他就是那种死不悔改的人,若是在地狱受苦就能让他悔改,他们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好,就算他活着出来了。”伊邪那美问,“到那时你还喜欢他?他还愿意跟你在一起?”

    源未来语气有些迷茫:“我不知道会喜欢他多久。”

    她脑袋枕在伊邪那美的腿上,想了很久才慢吞吞地开口:“如果他活着出来我还喜欢他的话,我想跟他再试一次……试过后真的不行我就放弃。”

    “随便你吧。”伊邪那美道。

    源未来眨着眼睛看她:“有没有让我常去地狱的办法呀?”

    “阿鼻地狱是想去就能去的吗?”伊邪那美无奈地捏着源未来柔软的脸颊,“我的文书只能让你偶尔去一次,经常去是不可能的。”

    源未来问:“偶尔是多久啊?”

    “地狱很忙,没有正事不能随便去打扰,像今天这种不定期的我只能让你每年去一次。”伊邪那美思忖着道,“如果你选在地狱过节时去,应该可以每年去两次,新年和盂兰盆节的时候。”

    源未来心算了一下,惊了:“我每年去两次,他要一百多万年才能见我一次啊……”

    就算再喜欢她,也不可能持续这么久吧。

    “妈妈,你再想想……”源未来扯着伊邪那美的衣摆摇晃,撒着娇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伊邪那美敲了敲她的脑袋:“每年两次还不够?你想住在地狱?”

    源未来想了会道:“也不是不行?”

    伊邪那美疑惑地看她。

    源未来道:“我可以下地狱。”

    旁听许久的惠比寿蹦起来,大声喊道:“我不同意!”

    “你想好了?”伊邪那美神情复杂地看着她,“他值得你这么做?”

    “不只是为了他,也是为了我。”源未来直起身子抱住伊邪那美,将脸埋进她的怀里,说话声音有些发闷,“我也想为我过去犯下的罪孽赎罪……这段时间我有在做其他事来弥补,但是我很迷茫,不知道要做到什么样才能赎清我的罪。”

    她抬头看向伊邪那美,黑眸里透着晶亮。

    “或许,地狱很适合我。”

    *

    地狱,焰摩大殿。

    “神明是不需要赎罪的,如果真犯了错自会有‘业’来罚。”焰摩逻阇用毛笔杆在判书上敲了敲,纳闷地再次向源未来确认,“你真的要下地狱?”

    源未来点头:“嗯。”

    “闲的。”焰摩逻阇低声评价,然后对身边的小吏道,“把孽镜搬过来吧。”

    两名小吏搬来一面约有三米高的巨大圆形镜子,摆在源未来斜前方。镜面如冰晶一般干净清透,映出她纤瘦的身影。

    焰摩逻阇道:“这是孽镜,能照出你这一世的罪孽和善行。”

    镜面如湖水般泛起涟漪,开始出现画面。

    身穿和服的人倒下,鲜血流淌,少女拉着傀儡从他身边经过。衣着华丽的贵族倒在和室。镜中画面不停地播放,像是可以点播节目的电视机,将与此罪行相关的画面全部呈现出来。

    “夺一百七十七人性命。”焰摩逻阇平静地陈述,刚要在判书上记录下来,他手中毛笔一顿,“你已经在尊者的协助下消除此业了。”

    源未来下地狱就是想赎这个罪,她摇头道:“不,你把这个算上。”

    焰摩逻阇见多了在孽镜前狡辩给自己减罪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要给自己加罪的,他挑了挑眉头,见源未来表情坚持,便在判书上将这个罪行记录下来。

    镜中的画面继续变化。

    是少女说话的样子。

    源未来看到这个画面神情愣了下,迷茫地看着焰摩逻阇,她不知道这是什么罪。

    焰摩逻阇在判书上记录:“撒谎。”

    源未来:“!”

    画面变成少女从餐厅离开,盘子里还剩下大半咖喱饭。

    焰摩逻阇继续写:“糟踏五谷。”

    源未来:“剩饭也不行?”

    “勿以恶小而为之。”焰摩逻阇回答得相当熟练,看得出是经常这么回答了,他示意源未来继续看,“喏。”

    画面是少女尖叫着踩死家里的虫子。

    源未来:“……”

    源未来:“这算杀生是吗。”

    焰摩逻阇:“嗯。”

    源未来唇瓣嚅动半天,忍不住问:“有一点罪行都没有的人吗?”

    焰摩逻阇淡定道:“孽镜前无好人。”

    源未来:“……”

    镜中的画面还在变化,罪孽之后是善行。

    火焰将长相丑陋的怪物烧死。画面不断改变,各种奇怪的怪物死于少女手中,还有人因此得救。

    焰摩逻阇记录:“祓除咒灵九十六。”

    源未来听到数量后喃喃道:“我还挺能干的?”她转学到高专才几个月。

    少女在银行和网络进行转账。

    焰摩逻阇:“累计公益捐款一千两百万円。”

    将重伤濒死的人治好、参与福利院活动……就像之前记录微不足道的恶行一样,孽镜也将小小的善事呈现出来。

    焰摩逻阇将毛笔搁置在笔架,看着判书上记录的善恶,功过相抵。

    旁边的小吏恭敬地给他递上计算器。

    源未来:“……”

    地狱还挺与时俱进的。

    焰摩逻阇边按计算器边道:“判你入——”

    “我要去阿鼻地狱。”源未来道。

    闻言,焰摩逻阇先是一愣,随即轻笑一声:“原来如此,追人追到阿鼻地狱了,现在神明谈恋个爱都要这么拼命了吗?”

    源未来幽幽道:“不全是为了他,我是真的想赎罪。”

    焰摩逻阇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说:“我会把你受苦的位置安排在他旁边。”

    “……谢谢。”源未来道。

    “你还是活人,只能每夜入睡后灵魂堕入地狱受苦。”焰摩逻阇继续按计算器,“阿鼻地狱刑期跟别的地狱不同,还要换算一下……你的刑期是七万六千五百年。”

    源未来竟然下意识道:“才七万?”

    “你觉得少?在阿鼻地狱,刑期超过五万年就算重罪了。”焰摩逻阇抬眸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放下计算器,讲道,“一般来说,阿鼻地狱的刑期大部分都在两万年到十三万年间,目前普通人类的灵魂在阿鼻地狱坚持得最久的是六万年,其余人类的灵魂基本都在四万年左右就消散了。如果你是普通人,七万年的刑期几乎注定灵魂消散。”

    源未来听懂了。

    她忍不住想,两面宿傩能有一千多万年刑期真是……

    似是猜到她在想谁,焰摩逻阇道:“在阿鼻地狱,刑期能超过十三万年的大多都是犯下五逆罪的人,五逆罪犯下一条就是四百万年起步。至于你那位,刑期长度是阿鼻地狱有史以来第三,而且还没犯过五逆罪。”

    焰摩逻阇补充:“前两名都至少犯下了两条五逆罪。”

    源未来:“……”

    有时候真觉得两面宿傩没救了。

    “五逆罪这么严重啊?”她有点好奇,“可是普通人不是四万年左右就不行了吗,判四百万年有什么用啊……”

    焰摩逻阇一本正经:“代表我们地狱对五逆罪的重视。”

    他又说:“咒术师的灵魂比普通人强韧,可以在阿鼻地狱坚持百万年。”

    所以咒术师在阿鼻的刑期要是很长,还是有机会活到出狱的。

    焰摩逻阇打开他桌子旁边的小柜,从里面拿出一块巴掌大的木牌,木牌上有红线编织的绳。他拿起毛笔蘸了墨,在上面写着什么。

    “这是你从现世来到地狱的通行令牌,你每夜入睡时戴着这个令牌,睡着后灵魂就会堕入地狱受苦。”焰摩逻阇把通行令牌给小吏,让小吏交给源未来,他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源未来接过令牌,看不懂上面写了什么咒语。

    “有问题……”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睡着后灵魂在地狱受苦,七万多年的刑期应该一个月就能完成吧?我想知道能不能调整下时间,把刑期分配成四年来完成……”因为两面宿傩的刑期对于现世来说要用四年多。

    说真的,焰摩逻阇听懵了。

    他又拿起了计算器,边按边说:“睡一觉大概八小时吧?每晚在阿鼻地狱服刑两千三百多年。你的刑期是七万六千五百年,嗯,对于现世来说三十三天能完成。”

    “你想用四年时间完成?”焰摩逻阇反复按着计算器,“那你每天戴着令牌午睡一小时……不,十五分钟,不对……”

    虽然他表情镇定,但是眼神开始有点恍惚了。

    源未来算是看出来了。

    他数学不好。

    焰摩逻阇突然想到了什么,把计算器放下道:“这个你自己分配,我不管。”

    丢下这个“重担”后他明显恢复了自信,神情淡然地说道:“总之你记住,睡觉时戴着这块令牌就会进入地狱,睡醒了就会自动离开,令牌后面会记录你剩余的刑期。”

    源未来:“……”

    他的形象已经在刚才崩塌了。

    “对了。”焰摩逻阇英气的眉皱了起来,“如果你能把‘羂索’抓来,我可以给你或是他减刑。”

    源未来有点震惊:“羂索?”

    这人出名出到地狱了?

    “对,你不是认识他吗?”焰摩逻阇道。

    源未来试探地问:“他还没死呢?”不会真的是占据了夏油杰身体的那个术师吧?

    “没死。”焰摩逻阇对旁边小吏道,“正好,把夏油叫来。”

    源未来一听这个姓氏。

    果然是他!

    她现在特别想抓住羂索暴打一顿。

    焰摩逻阇语气有些不愉快:“他违反了《特殊人员管理法》中第二章的第七条,犯了夺舍罪,至今还没到黄泉。我们地狱的人不能干涉现世,只能等着他死。”

    竟然还有《特殊人员管理法》?

    源未来问:“抓住他能减刑多少年啊?”

    焰摩逻阇道:“四万年。”

    四万年对于两面宿傩的刑期来说,真是杯水车薪。不过就算不减刑,源未来为了报陷害她的仇也要抓他。

    源未来摩拳擦掌:“他现在在哪?”

    她回去就叫上五条悟去堵他!

    焰摩逻阇扶着额头,看样子也挺苦恼:“不知道,你在现世找找。”

    源未来:“……”

    不考虑引进个追踪系统吗?

    源未来觉得干劲骤减,她想了想又问:“我抓到他后怎么把他带过来?”

    焰摩逻阇道:“杀了就行,人死后灵魂自然会来到这边。”

    这时,大殿来了名穿狱卒灰青色和服的男人,他扎着半丸子头,眼睛是狭长的丹凤眼,左额前有缕刘海。

    “你应该见过他。”焰摩逻阇介绍,“他是夏油杰,羂索现在正占着他的身体。”

    夏油杰露出很淡的微笑:“你好。”

    源未来回道:“你好。”

    焰摩逻阇将判书递给他道:“夏油,你带她去阿鼻地狱登记。”

    ……

    源未来随夏油杰前往阿鼻地狱。

    她悄悄打量着身旁的男人。

    就像两面宿傩与虎杖悠仁一样,夏油杰虽然与现在的羂索相貌一模一样,却不会让人把他们认错。他神情平和,周身气质如一汪没有涟漪的潭水,有点死气沉沉,还带着奇异的悲悯感。

    源未来试着向他搭话:“夏油先生,我听五条老师说过你。”

    “是悟的学生吗。”夏油杰唇角微弯,“他还好吗?”

    “他前段时间被羂索用狱门疆封印了,不过现在已经放出来了,还活蹦乱跳的。”源未来找了个跟夏油杰有关的事道,“他被封印的时候,发现使用那具身体的人不是你了。”

    “哈哈,真有他的。”夏油杰笑容依然很淡,但能看出来他开心不少,垂暮般的气息多了些活力。

    源未来道:“夏油先生没去投胎啊。”

    “没有,我在阿鼻地狱工作。”夏油杰敛去笑意,轻声道,“为了赎罪。”

    源未来有点疑惑。

    不应该是在地狱受苦赎罪吗,怎么变成了工作?

    夏油杰似是猜到了源未来的想法,亦或许是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他主动解释道:“我死后被判入阿鼻地狱,但是不久前被地藏菩萨救度出来了,我不想投胎,就留在阿鼻地狱工作了。”

    “原来是这样。”

    狱卒说过,曾有一人被地藏菩萨从阿鼻地狱救度出去了,看来就是夏油杰了。

    源未来不禁问道:“你判了多少年啊?”能诚心忏悔被救度出去,刑期应该不会很久吧?

    她以前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跟别人交流刑期。

    夏油杰道:“八百万年。”

    八百万年?!

    源未来震惊地看他。

    难、难道这位也是个杀人狂?

    看出源未来的震惊,夏油杰扯动嘴角露出个苦涩的笑容:“我犯了五逆罪的前两条,杀父、杀母。”

    啊这。

    源未来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周遭温度愈来愈高,一阵炎热的风吹来,轻轻掀动她鬓边的发丝。

    前方不远便是阿鼻地狱了。

    源未来试着换个话题:“夏油先生要在这工作多少年?”

    “八千年吧。”夏油杰回答。

    那可真是要工作到天荒地老了啊……

    两人抵达阿鼻地狱的边界,夏油杰在名册上登记了源未来的名字和刑期,然后把源未来送到了前往现世的门。

    以后源未来睡觉时,灵魂就会堕入阿鼻地狱,直到刑期满为止。

    *

    阿鼻地狱。

    烈火般金红耀眼的天空广袤无垠,地面被滚烫的火焰炙烤得发红,炽浆火雹落在受苦的灵魂身上,将他们灼得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身穿红色袈裟的地藏菩萨诵着经文行走于此间,在两面宿傩的身前停下脚步。他瞥了眼地面,先前放下的曼珠沙华已经消失不见,意味着法力散尽,两面宿傩已经知晓了前世。

    “我说过了,”两面宿傩沙哑地开口,“不需要你度。”

    “我也说过了,”地藏菩萨唇角带着温和的笑意,“你的缘分不在我这。”

    两面宿傩道:“那你来做什么。”

    地藏菩萨道:“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缘分要到了。”

    缘分?

    答案在不久后便揭晓了。

    姿容昳丽的少女戴着镣铐随两名狱卒朝他走来,身上穿着在阿鼻地狱受苦的众生都会穿的纯白和服单衣,乌黑秀丽的头发如瀑布般柔顺地垂在她腰间。

    她走到他身前停下,形状漂亮的杏眼看着他。

    两面宿傩哑声问:“谁杀了你?”

    “我没死。”少女黑亮的眼眸漾开真挚的笑意,“我是来陪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波叫夫妻一起地狱赎罪x

    感觉陪着下地狱很浪漫,我是不是脑子坏了??

    【诚心发言】对不起,没能将这篇文写得更好!大家负分随意,只要不人身攻击就可以。以及很认真地解释,举报后的剧情和正文结局没有瞎写糊弄,我的垃圾水平和废物状态只能让我处理成这个样子,再好我真的做不到了。如果我真想瞎写糊弄,当初就不会麻烦编编讨论那么久,直接在存档88正文完结,然后时间跳到涩谷,写未来跟宿傩同归于尽两人在黄泉HE(被编编这么建议过)就结束了,而不是还写了十万字。大家觉得写得不好可以吐槽,可以负分,说我写得垃圾,也可以在评论区写文让其他人吃口优秀的粮,总之怎么表达都可以or2(你们看我屁股超级翘x)

    ----------------

    感谢在2022-01-07 19:50:11~2022-01-08 23:1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无常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源祈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可乐JOJO哒、软豆糕、陈家二娘子、橘子皮制糖、一条裤衩的狐小九、我家ssr都是长腿美眉、56971440、阿清、蕴麟sama、扣扣、二次元的小姑凉、Z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九九呀呀呀 50瓶;さかな 36瓶;屋里漏雨、笙笙不熄 20瓶;41211001 18瓶;47765121、此女不温柔不体贴、盛宴鱼鱼、寂靥、欲怨川、扣扣、Moo、飒、大妖大人 10瓶;Dawn 9瓶;楠楠 8瓶;绯花、律化娜、冬至 6瓶;遗落、东瓜、来碗汤嘛 5瓶;唯希嘻嘻嘻 3瓶;小花花 2瓶;归舟、我家ssr都是长腿美眉、12345678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