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466章 音乐中的灵魂

作者:烟火酒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小田切敏也发觉堂本弦也看了自己一眼,心态相当咸鱼。

    虽然他曾经也是个会玩乐器、会唱摇滚的人,但是无奈身边大佬太多,在一次次接触交流中,渐渐麻木……

    还好,他都习惯了,在一旁凑热闹就行。

    “我没学过管风琴,”池非迟拒绝得果决,“就不献丑、破坏大家的兴致了。”

    钢琴和管风琴看起来都有手键盘,但本质上两种不同的乐器,钢琴是击弦乐器,管风琴是气鸣乐器,就算能随便按出音,但一堆脚踏键盘和音栓选配他就玩不转,在人家即将开始排练的时候,还是别制造噪音了。

    “是吗……”堂本一挥有些遗憾。

    他是觉得能写出那么多受大众欢迎的曲子的人,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值得期待,要是能让他惊艳,今天排练他能磕药一样高兴一整天,要是哪里稍有不足,他还能趁早纠正一下,带了那么多届学生,他对于自己在一些乐器演奏的经验这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

    “还有你不会的东西啊,”小田切敏也突然觉得自己一直被打击的信心回来了一点,心情很好地怂恿道,“那小提琴呢?我以前听你说过,你好像会一点,有堂本院长指导的机会可不多啊,如果不是这里没有吉他或者架子鼓,我怎么也要给大家来一段!”

    池非迟看向拿着小提琴的山根紫音,这里就只有一把小提琴,还是人家要用来演奏的……

    斯特拉迪瓦里!

    小田切敏也看了看,当即表示没关系,“旁边休息室里还有小提琴,我可以去拿……”

    “啊,没关系,”山根紫音走上前,双手把小提琴递给池非迟,“用这个也可以,这是河边奏子小姐借给我的,但我想她应该不会介意。”

    斯特拉迪瓦里虽然贵重,但以人家的身家,不小心弄坏了也能陪她一把,至于什么排演、演出在即,那就更不用考虑了,院长都能把调整起来更难的管风琴让出来,她还矫情什么?

    小田切敏也见池非迟真的接了小提琴,笑容期待,“非迟,我想听新曲子!”

    “没有。”池非迟瞥了小田切敏也一眼,低头检查小提琴。

    他记得剧情里,山根紫音用这把小提琴演奏时,弦断了,还是好好检查一下比较好。

    刚打算开口的堂本一挥:“……”

    那什么……

    其实他也想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听新曲子,在排演之前来点新鲜的感觉调剂一下。

    不过池家少爷刚才那一眼冷冰冰的,像要吃人一样,他都觉得提要求不太说得出口。

    算了,能听什么听什么,满足一下自己对‘H’的好奇心和探究欲就行了。

    池非迟检查之后,发现琴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试着拉了一下,也没觉得声音有哪里不对。

    也就是说,剧情里山根紫音拉断弦,是因为自身紧张或者情绪不对,导致张力过大、拉断了琴弦?

    秋庭怜子进门后,一路走过观众席,看着池非迟试琴,垂眸听了一下,才走上台,对池非迟道,“为了排演,紫音小姐应该提前就检查过并调好琴弦了,我刚才听了一下,没什么问题,你要在排演开始前,给我们演奏一首新曲子提提神吗?”

    池非迟见有着绝对音准的大佬都开口了,也就没再检查下去,把非赤拎出衣领,蹲下递给灰原哀,“没有新曲子。”

    灰原哀接过好奇张望的非赤,和其他人后退了一些。

    没有新曲子?没关系,要是能听非迟哥拉首《极乐净土》之类的曲子,那更能提神。

    池非迟夹好琴,神色专注而平静地注视着斜前方的小提琴,语气平和道,“天空之城。”

    灰原哀心里一惊,怔怔抬头看着池非迟。

    ‘安魂曲,第二交响乐……’

    羽贺响辅杀人的那天晚上,站在窗前准备拉小提琴时,开口时的神色也是这样。

    刚才提到非赤的曲子,又看到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非迟哥想起羽贺先生了?

    “不是说没有新曲子吗?”秋庭怜子笑着在台边站定,听乐声开始后,也就没有再说下去,凝神专心听着。

    池非迟一直觉得《天空之城》是首很神奇的曲子,用不同的乐器演奏,能给人不同的感觉。

    小号之类的乐器,会让曲子显得强烈、激昂一些,在一份特别的悠扬之余,就像在展现一个有着生气蓬勃的少年,不畏艰难,一路追梦。

    钢琴和竖琴之类的乐器,则会让那份干净、空灵、平和表现得稍多,就像身处一个世外秘境,像个童真又有些小心事的少女,愁绪和向往像涟漪一样在心头泛滥。

    真要说起来,他更喜欢竹笛吹奏出来的版本,竹笛能够把曲子宁静悠扬的旋律展现地淋漓尽致,似乎在把快乐、悲伤、平和一一展示之余,又萦绕着一些惆怅。

    同样,小提琴演奏出来,也能展现出悠扬的意境,但由于缺少了竹笛的那一份清亮音色,最开始很容易带上压抑的伤感。

    小提琴是原意识体学的,学得并不算精通,没法像大师一样秀技巧,所以他决定略去很多不熟悉的技巧性的东西,注重发挥斯特拉迪瓦里的音色和传达的情绪,为此,他还特地在音高上稍做了一点点改动。

    “好啦,参观一会儿再说,排演应该快开始……”铃木园子推开门的同时,转头跟其他人说着话,下一秒,视线被小提琴声吸引到了舞台上。

    毛利兰惊讶抬头,“我记得这首曲子……”

    柯南看着舞台,语气笃定地轻声道,“天空之城。”

    前方,灰原哀、秋庭怜子和其他几个人站在舞台边,或垂眸看地板,或仰头注视着阶梯上的人,静静聆听。

    比舞台高出一些的阶梯上,演奏者穿着黑色礼服正装,长身玉立站在管风琴前,闭着眼用小提琴演奏,他们这里离得太远,但从远远看到的五官轮廓来看,刘海垂落、投下阴影的那张脸上的神情,还是跟他们以往看到的一样平静。

    只不过演奏者这一刻的平静,反而让小提琴乐声中的伤感更加深刻。

    那种平和悠扬间的悲伤,像水流一样弥漫,却又被石头堵住了宣泄口,渐渐多出一丝疲惫,远比喷薄而出的强烈感伤更让人难受,像是一句话‘最难过的时候,人是哭不出来的’……

    池非迟闭眼专心演奏,在这些大佬面前,他本身的水准实在不高,就只能拿出十二分的专注,现在听下来,所要展现的效果比他想象中好了不少。

    其他人心头沉郁时,音调开始上扬,旋律也渐渐激昂了些。

    这份激昂没那么振奋人心,似乎还带着满路的荆棘,又似乎伴随着对世界不甘而绝望地质问,但就算是质问,也还是内敛而克制的,远没有一点剧烈地宣泄。

    最后一部分,池非迟还是决定‘收手’了,用音高和旋律的细微变化,让乐声中所传达的情绪渐渐趋向于平静,把其中的压抑、悲伤一点点剔除。

    乐声在轻缓中结束,也让灰原哀悄悄松了口气。

    她听过两次《天空之城》,上一次是在羽贺先生家,这一次又是在提起过羽贺先生之后,一开始听着,她还担心非迟哥对羽贺先生的事耿耿于怀,不过最后这一段,给她感觉好得多了。

    就像是有人一声叹息之后,重新抬头看向依旧宁静悠然的世界。

    那说明非迟哥还是想开了吧?

    沉默了半天的堂本一挥带头鼓掌,看向阶梯上睁开眼、放下小提琴的池非迟,感慨道,“真是让人惊叹的演奏,没有复杂的技巧展示,让乐声更加纯粹灵动,也更能将深刻的情绪传递出去!”

    “我学小提琴的时间不算多,近几年也没有练习,”池非迟走下阶梯,把琴递还给山根紫音,从容平静地说实话,“要让我展示技巧,我也展示不出来。”

    “这也是让演奏效果更好的巧合吧,”堂本一挥笑了笑,“斯特拉迪瓦里的音色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能够牵动人灵魂深处的共鸣,这样的音乐才叫出色,我觉得如果技巧展示太明显,反而会破坏这一份微妙的完美感觉。”

    山根紫音接过琴之后,默默点头。

    他们堂本学院的学生,由于熏陶和指导,更容易感受到音乐传递出的情绪和意境,但也正因为这样,他们也更容易发现,同样的曲子,自己比起大佬们总是缺了点什么,与熟练与否无关,玄学一点来说,那是‘灵魂’层面的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刚才她从池先生的演奏中,感受到了很浓烈的‘灵魂’气息,就好像乐声中隐藏了一个世界、一个故事、一个看不见却能走进人心里的灵魂。

    他们院长有时候的演奏,也会有给人音乐注入了灵魂的感觉,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就像一只和院长一样的‘远古猛兽’,居然说自己没怎么学过小提琴?

    她怎么就一点都不信呢。

    “演奏方面,我实在没法做出多余的评价,”堂本一挥认真地回想着刚才听到的乐声,顿了顿,又半开玩笑道,“曲子我就更加没资格评价了,如果真让我评价,我觉得还需要回味斟酌一阵子,搞不好能写出长篇大论的赏析来。”

    堂本弦也笑得惊叹,“我就更没法评价什么了!”

    堂本一挥看向自家儿子,笑意温和,“好好感悟吧,把你演奏时比之缺少的东西挖掘出来。”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