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71章 炮灰男配和失忆女配(14)

作者:甘米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临近十二点。

    远处的炮竹声此起彼伏, 如鹅毛般的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给地面铺上一层白纱。

    季淮站在落地窗前,心情一堆乱麻, 就好像无数事件缠绕在一起,理不出一个头绪,忍不住扶额, 满脸愁苦郁闷。

    他刚刚身心不一致, 意识和行为完全分开, 在施韵说要嫁给他,给他生孩子的时候,脑子里那根弦“嘭”一声,就那么断了。

    见他不回话,她娇柔无骨的手捧着他的脸,泪水微润的美眸望着他, 清甜妩媚的声音说着好听的话,嚷嚷着问他要不要娶她,还说一定会听他的话, 会更乖。

    在包间时,他也喝了酒, 但应该没到醉的地步, 一路回来也没什么太大异样,却在听了她这些胡话后, 开始晕晕乎乎。

    到底是酒醉人,还是人醉人?

    他分明知道不行,可施韵手里就像拿着他的命脉,手里拽着那根控制他的绳子,而他就像在苦苦往上攀爬, 竭尽全力,人家轻轻一扯,他就往下跌了十层八层。

    季淮都怀疑,她是不是给他下了蛊?她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他跟无头苍蝇一样,这个问题从上一世就在想,现在都没想明白。

    他没那么无私,也想挣脱,上一世最后一直都想过正常人生活,有钱有颜,为一个女人寻死觅活做什么?他想要什么没有?

    这下好了,刚刚那一个小时里,又发生了关系,他完了。

    季淮心口胀闷,系统给他送回来的时间点就不对,他就不应该把这个小妖精捡回家,他就不该.....

    “唔....”

    床上之人发出的动静打断他的思路,季淮回头,施韵已经醒了,她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一双白皙的藕臂从他灰色的被子里伸出,揉了揉眼,看向他。

    “怎么醒了?”季淮快步走过去,放缓声音问她。

    “被鞭炮声吵醒了,耳边嗡嗡嗡的。”她温声软语,还拖着尾音,有些不太开心跟他撒娇,又朝他伸了手,“想抱你~”

    季淮上了床,将她搂在怀里,摸着她的额头,“头不晕了?酒醒了?”

    “刚刚疼的时候我就醒了好吗?不晕了。”施韵说的时候也没不好意思,把头埋在他脖颈里,又往他怀里钻,像只缠人的小猫咪,黏糊糊。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他的衬衣,上面的扣子开了两个,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季淮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双手圈着她。

    施韵的头发很软滑,撩得他有些痒,浑身都是少女的香,季淮默默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怀中的那一小团,心就塌了一片。

    如果重来一回,他还会把她捡回家吗?还是选择从未相识呢?

    一想到两人会没任何关系,他心就紧缩成一团,心会疼的,那种真奇妙,密密麻麻像针扎,一点点散漫开。

    大概,重来多少回,他还是会在她身上栽跟头,还爬不起来。

    “你刚刚在思考人生吗?”施韵在他怀里抬头,语带笑意问他。

    季淮垂眸,看着那张纯净清秀的面容,手覆上她小巧的巴掌脸上,指腹轻轻摩挲着,黑亮的眼里会不自觉溢满温柔宠溺的光,“我在想,你会喜欢在哪办婚礼?有没有其他要求?”

    她先是一愣,随后眉梢上扬,莹润的红唇荡漾开了,一阵清脆而甜的笑声落在他耳畔。

    “自己说过的话?忘了?”他提醒。

    施韵在他怀里轻轻摇晃小脑袋,她是晕了,又不是醉了,眼睛眨巴眨巴两下,笑盈盈说:“季淮刚刚说了,要我也对他负责,他说要娶我,而我非他不嫁。”

    瞧。

    他强装镇定不了,心尖颤了又颤,就是火海,他也毫不犹豫跳了。他低头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从喉咙里溢出一个字:“嗯。”

    施韵又说:“我还以为你后悔了,正在沉思。”

    “没有。”他脱口而出,毫不犹豫。

    “唔.....”施韵在他怀里微微撑起身子,又扑在他身上,斟酌了下低声凑到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季淮挑眉,似乎在确定是不是自己理解的意思。

    她揽着他脖颈摇晃,嘟囔了句,“刚刚不太舒服,疼死了,你也不太熟悉,我申请重试。”

    某人好像没经验的样子,她一开始还以为真的不太行,最后是她没顶住。

    “申请重试?”季淮把她最后的几个字放在唇齿间回味,忍不住笑出声,摸着她的头说,“女孩子要矜持点。”

    失忆真是把她内心深处的另一面展露了出来,他怕她以后想起来太害羞和没法面对。

    “好。”施韵乖巧应下,冲他眨着媚眼,声线勾人,“换你问我,男孩子要主动。”

    季淮嘴边的弧度愈发上扬,胸腔轻轻颤动,抱着她就翻了个身,吻上她饱满樱红的粉唇,自甘堕落沉沦。

    末尾,他覆在她耳边哑着声,“ 你说过的话,都要记得。”

    她的秋眸潋滟,面泛桃花,主动去亲他侧脸,信誓旦旦,“我才不会忘记!”

    *

    清晨。

    施韵从楼上下来,往厨房走。

    王嫂这几天都不会过来,今天的早饭是季淮做的。

    她进来时,他正把洗好的鸡蛋放进锅,看了看时间,据说煮个十分钟左右口感最佳。

    “季大少爷给我做了什么早餐?”她从身后抱住他,探出个头。

    “烤了面包。”他说着把厨台上一杯温好的牛奶递给她,“鸡蛋刚煮,还要等一会。”

    面包是现成的,他虽不是厨房白痴,但也没什么厨艺,勉强能看懂教程和做法。

    “好~~”她接了过来,喝了口,“牛奶是甜的?”

    季淮转身,疑惑往冰箱走:“我记得是纯牛奶。”

    施韵也诧异:“我怎么喝出甜味了?”

    他的手刚落在冰箱上,又回头看向她,那双嫣然动人的眸眼含着浅笑,他收回冰箱上的手,走过去俯身亲了亲她,“甜吗?”

    “更甜了。”她笑得眉眼弯弯,像条小尾巴一样,他走哪跟到哪,揪着他的衣角,逮到机会就往他身上黏。

    下午。

    季淮让人来做酒柜,紧接着又送了一批红酒,都是一些珍藏的酒,好些是从老宅的酒窘里拿过来的。

    他还惦记着要教她品酒的事情,免得她觉得他对她不比孟诗晴好。

    施韵看着一酒柜的红酒,都是她看不懂的标签,倒是来了兴趣。

    “喝一点点就行,我怕你醉了难受。”他从一边拿出酒杯,又把开酒器放在桌面上,拿着酒走到她那头。

    她看着发黄的标签:“这是什么酒?1997年的酒?”

    季淮带着磁性的声线传来,跟她介绍道,“这款酒产自波尔的康兰酒庄,特点就是陈年时间比较长.....”

    施韵听得一知半解,他也没带什么目的性,说是教,其实也就是带她玩玩。

    谁知,她接触了酒之后,喝完第一口,觉得好喝,要喝第二口,从晕开始,就开始重复昨天晚上的行为。

    季淮:“.....”

    他发誓,他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这个。

    “不喝了。”他把酒放在一边,刚一转身,施韵已经蹦到他身上,来了个考拉抱,他连忙接住。

    “红酒还蛮好喝嘛。”她迷迷糊糊说。

    季淮:“.....”

    “我没醉噢。”她整张脸就像熟透的苹果,还在强调。

    季淮:“嗯。”

    “亲一个。”她手又捧上他的脸,觉得他好帅,吧唧了一口,手又开始往他衣服里钻了,笨拙又急切。

    “你醉了。”

    “我没醉!”她气呼呼反驳,纤纤玉手指着他,又改成点着他额头,“你再说,再说我就不和你好,不和你睡觉了。”

    季淮哭笑不得。

    她又接着扒他衣服,季淮抓住她的手,她又甩开,低头在他脖颈处就咬了一口,疼得他倒吸一口气,浑身都绷紧起来。

    怀里的小人儿拱啊拱,拱啊拱,又得了逞。

    自那次后,季淮给她倒酒都不超过一小口,珉两下就完了,施韵还嫌弃,“这一点,根本就品不出来!”

    “喝着玩玩就行了。”他回。

    她昂着头,控诉着,“季大少爷是小气鬼,我能有什么坏心思?不就是晕了之后比较黏你吗?”

    “那只是黏吗?”季淮反问。

    施韵回想着记忆里一些求欢的行为,美眸里闪了闪,理不直气也壮,“就是黏啊,喜欢你也有错咯?”

    “.....”季淮扯了扯嘴角,“我的错。”

    小仙女能有什么错呢?还不是他伺候不到位。

    过了初五,施韵要去隔壁市拍个广告,临走前季淮帮她整理行李,她看了看自己的房间,“我喜欢你的房间。”

    “这次回来就给你住。”他帮她合上行李箱。

    她又追问,“是给我一个人住吗?”

    季淮抬眸看向她,“你一个人霸占了,我住哪?给你一半,不能再多了。”

    “真小气,我的衣服这么多,一半的衣柜根本不够。”她在为自己争取,还说得有模有样。

    他当时没说什么,等她工作完回家,季淮让人把隔壁那间房打通,给她当衣帽间,还跟她说,“不够就把你原先的那间房也拿来当衣帽间。”

    施韵看着一排排白色的衣柜,侧头看他,眼睛弯成一条线,终是忍不住朝他招手,“你过来。”

    季大少爷很傲娇,单手插兜,慢悠悠朝她走过来,“还有要求,你说。”

    她踮起脚尖亲啄了他。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