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敛财人生[综].全部章节 江湖有你(54)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江湖有你(54)

    说实话, 黄蓉对这个婆婆不算是了解。

    跟郭靖离开, 再回来的时候孩子都已经两岁了。回来几乎是没有怎么停留, 然后带着孩子跟郭靖就去了海上。这一走, 三年回来一趟。每次回来, 在京城的日子也就十天半月。她可以说是没什么机会去了解她的婆婆。

    或许潜意识里, 觉得有靖哥哥就好了。靖哥哥最重要,别人都是可以忽略的。

    这个忽略里面, 包括了眼前这个婆婆, 也包括了她的亲生父亲。

    每年也会叫人送礼回来,她手面很大,给宫里的, 给完颜康的, 自然也有给李萍的, 给黄老邪的。但这些东西没有一件是用心准备的。珍珠玛瑙珊瑚这些, 哗啦啦一送就好了。说到这事上, 就不得不说完颜康其实还真不错。送回来的东西都换成银子, 再拿银子帮着置办成像样的礼物,以郭家的名义给送去。你说这四时六节的, 完颜康帮着办了。可这平日里,这些京官, 这个给老娘做寿了, 那个给儿子成亲了,这个要嫁闺女了,那个又要给孩子做满月了。这些事几乎是天天有, 完了你不能叫完颜康再帮你出面料理的吧。那谁得出面呢?还不是李萍在家,看着两口子送回来的东西不少,可那些东西换成银子,一天天的往外流,这也不是个小数目呀。

    这些事情,黄蓉不知道是不是考虑不到。可叫李萍说,你别给家里送礼,哪怕你把舶来品弄一车回来,把南边哪怕是土家染织的布料送回来些,这送礼的时候好歹也能叫人知道你的心意。总比你们一年送一车值钱的东西,再死活不见人也不见礼,那不得谁都知道,这是自己这一个老婆子准备的。当然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李萍见人家给她爹送礼都是这样,还是送到她这里叫她通过公主的手转交给她爹的,那她这婆婆能说啥呢?

    可要是不说啥,这儿媳妇一准还以为她啥啥都是对的,以为自己这个婆婆对她有多满意。

    跟人交际,送人家什么东西,这其实都是次要的。

    “主要是心诚。”李萍就说,“你除了对靖儿心诚,你对谁还心诚?芙儿是亲闺女,你护着,可跟靖儿比,你花费在靖儿身上的心思比花费再芙儿身上的心思多的多。你若是肯好好的教导孩子,不是由着她散漫的长,她会是如今的性子吗?孩子不高兴了哄着,只要不耽搁你的事就好。孩子闯了祸了,你帮着瞒着,最好连靖儿这个做爹的都瞒过去,在你看来,这些事情都有你呢,靖儿不用跟着操心。可对于孩子来说,除了娘还该有爹。靖儿生下来没爹,但从蒙古的哲别师傅,到你不待见的江南七侠,甚至包括蒙古铁木真大汗,在靖儿小时候,那都是能当做父亲的角色看的。孩子的心里是有一个榜样在的!见到大汗,他懂了男人应该顶天立地,应该做一个人人敬仰的英雄。见到哲别被大汗收服,他敬佩哲别的武功高强,但也懂了做人得像是大汗一般的心胸宽广。跟着江南七侠几位师傅,学会了何为忠?何为义?可是你呢?你如今跟靖儿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了,连孩子都大了。可你告诉我,靖儿变了多少?万事都是你替他打理,甚至于跟同僚的应酬,也都得带着你。儿媳妇,靖儿笨一点,但他为人至诚,出门哪怕吃点亏,又能怎么着呢?不要觉得世上如果没有你,靖儿便得被人欺负死。这种认知是不对的!你不想想,官家在水师里,不止有你们,还有别人,这个别人是不会看着靖儿吃亏的。反之,靖儿若是吃亏了,许是福气呢。这里亏了,那里就会给你补上来。做人,不是事事都要争强的。”

    黄蓉没有说话,只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以她的智商,她不会听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但听的明白不意味着要改,这便是她的态度。

    李萍眼里闪过一丝失望,轻轻摇头:“就如同芙儿的事,一味的犟着不低头,事情就解决了吗?你的孩子是孩子,别人的孩子便不是孩子?你得明白‘退一步’的道理……”然后给掰碎了揉烂了,给说了一通,紧跟着眼泪都下来了:“……夫人是我的孙女,我能不心疼。可你不能把跟杨家的关系,硬生生这么给逼断了……”

    “断了便断了。”黄蓉就说:“芙儿那么对人家孩子,杨家能不记恨?面上好了,心里不定怎么恨呢!”

    李萍擦了眼泪:“人家面上愿意跟你们好,总好过当时就翻脸。你想过翻脸之后,你跟靖儿的处境会有多难吗?明明退一步能办成的事,为什么处处要压人家一头。得理的时候你要强,没理的时候你还要强,世上的便宜能让你一个人得了?”

    黄蓉的面色就有些不好看,没有还嘴,是她最大的耐性。人到中年,还没有谁这么劈头盖脸的给过她这么一顿排揎的。好像怎么做都是错的。自己这些年就没有做过一件对事一般。

    李萍一看她这样子,便明白,那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她摆摆手:“行了,你出去吧。”

    黄蓉没有犹豫,甩门就出去了。

    李萍看着门口的方向怔怔的出神,心里突然间觉得憋屈的不行。想了一晚上,又觉得自己好像错了。自家母子本来就是一无所有,能走到今儿,真是老天保佑。至少靖儿有一个护着他的媳妇。人嘛,不能太强求。你要求人家儿媳妇处处都好,可自家的儿子哪里又能配上人家。

    她一晚上没睡,却早早起来,亲自下厨说给两口子做点好吃的。饭菜都上桌了,不见人家起来,问家里的丫头,这才知道:儿媳妇昨晚就自己跑了,靖儿追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李萍:“……”看着门口的方向出了一会子神,叹了一声:“果然人老就讨人嫌了。”

    这天起,黄蓉和郭靖回来,李萍也不跟两人一起用饭了。她自己在屋里吃,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说。便是郭靖主动过去说话,她也只说乏了。

    三天下来,郭靖觉得不对劲了,急的抓耳挠腮:“娘啊,哪不舒服您要说出来……我这就去请大夫……”

    大夫请了一拨又一拨,连完颜康都不能装作不知道的跑来了,结果李萍见了完颜康又极好,有说有笑的。一点也不隐瞒,把跟儿媳妇的事说给完颜康听。她也顺势跟完颜康说:“……你媳妇是个好的。年轻的时候,情情爱爱的,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那都跟一阵风似的,该散就要散了。可到了你们这个份上,若是整日里还是情哥哥情妹妹的,那便不成了。人嘛,多大的年纪就该做多大年纪的事……你媳妇或是有一二做的不足的地方,你也要有耐心,好好的说给她听。你得记得,她总是陪伴你,离你最近的那个人……”

    一句‘陪伴你’,说的完颜康鼻子一酸,他点头:“您说的都是为我好的话,我记得了。”

    出去的时候郭靖就问完颜康:“到底是怎么了?”

    完颜康想到老人的好,到底还是言语了:“老人嘛,她的话总是要听的。要不然,她老人家觉得活的没价值了!”

    说完人就走了,郭靖听明白了啥完颜康也不知道,反正两口子吵了一架,最后妥协的还是黄蓉。她对着婆婆没有妥协,对着郭靖还是妥协了。

    林雨桐听的唏嘘一声,龙儿觉得这种想法可怕的很:“……这是不是太依赖一个人了。”

    如果过分的依赖一个人,这便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这么说着,她回头就抱她娘,又抱她爹:“幸亏我有爹娘,要不然我该怎么办?”

    在她看来,黄蓉如今的样子,跟她的成长经历有关,这个是不能轻易改变的。幸而,她没有!

    林雨桐不吃这一套,但显然四爷吃。比较感性的人嘛,感性上来那真是,林雨桐都得败退的,看他跟他闺女在那里腻歪。被孩子需要肯定,好像就找到人生价值了一样。

    晚上她就说他:“你现在跟我越来越不起腻了。”

    把四爷笑的不行,一个被窝里睡着,脚还在我身上一蹭一蹭的,还要怎么起腻。笑着,便披着衣服起身,从书桌下抽出一东西来:“送你的。”

    生日礼物吗?

    用丝绸包裹着的,打开是一本做成相册的东西,不算小。

    这当然不是相册,而是一本画册。

    她不确定的看他:“送给我的?”画册?

    自己可没绘画爱好。水墨画油彩画都能画,但也仅限于能画,用四爷的话说,工匠气太浓。没有艺术细菌嘛!素描画的最好,因为写实。

    怎么也没想到,他送自己的会是一本画册。

    四爷点头:“看看!”他把灯端了一盏,放在炕角的炕桌上,然后放下帐子,叫桐桐能看的清楚些。

    画册是黑底红边的用丝绸糊起来的封面,摸上去软,但其实这东西像是做鞋底的那种坯子是一样的,很硬的,至少比那种硬纸板的要硬的多,还不容易撕烂受潮。

    翻开之后,扉页上一个字也没有。

    再往下翻了一页,林雨桐的眼圈就红了。第一幅画是一副骑马装,大红的披风,怀里还搂着个七八岁的孩子,那孩子兴奋的叫着,好像那叫声如今还在耳边萦绕。这是四爷回府那一次,她带着弘晖在演武场骑马的那一幕。真正落入四爷心里,便是从这一副场景开始的吧。

    她眨眨眼睛,翻开第二页,第二页是个醉眼朦胧的女人,她站在亭子里,亭子里男人女人不少,男人的样貌还都有,鼻子眼睛脸上的特点都明显,只其他女人不是侧脸,便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脸,林雨桐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这是在八爷府上,哥几个挨揍的那一幕吧。他把他的兄弟们都记得很准,可福晋们早记不清样貌了,于是做了这样的处理。但画上的自己,却是鲜活的。眼里的醉态,嘴角的坏笑,还有那一副压抑的跃跃欲试,“我当是真是这样吗?”她没觉得呀。

    四爷就笑,现在想起,一幕幕都是鲜活的。

    一页页翻过去,什么样子的都有。有做知青时候的,挥舞着镰刀,头发贴在脸上,在细雨里劳作的,有炮火纷飞,子|弹擦着脸颊过时在战地救人的,一幅幅一帧帧的画面从眼前滑过,等看完的时候,天光都大亮了。

    她就看着已经在边上睡着的四爷,看着他的脸,还有舒展的眉头,不由的就将手伸过去:我们已经一起走过这么多岁月了吗?

    是啊!我们已经走过这么多岁月了,还将继续走下去。

    可能因为过的日子太久了,她从来没有说正儿八经的过过一个生日,而她本来的生日……想想,好像都有点记不起来了。

    对于长久不过生日的人来说,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盛大生日,还真有些不习惯。

    衣服得盛装吧,准备了一身又一身,最后按着龙儿意思,选了一身最绚烂的。这身衣服,一般的脸可还真有些配不起。于是,真就将脸上的妆容卸了,露出本来的面目来。

    一张非常陌生不见岁月痕迹的脸。

    连恒儿看的都新奇。林雨桐就说:“是不是有点不好!”皇后大变脸,容易引发猜测。

    四爷就说:“这不是还有几天嘛,提前放点风声?”尊贵的皇后在外面不以真容示人,才是应该的吧。他兴致勃勃,“龙儿也把脸擦干净,我闺女多好看的脸,藏着可惜。”

    妻女的美貌,也是男人的脸面。

    于是,在生日宴会的前两天,就有给皇后送首饰的内务府官员回来说,原来见到的皇后竟不是皇后的真容,皇后娘娘长的如何如何的……

    这个连完颜康也惊讶。完颜康属于经常见到皇后的那一类人,但说真的,他是没看出不对来的。之前只好奇过,跟问过穆念慈,说皇后是怎么保养的,十多年前是个什么样子,现在也还是个什么样子,穆念慈只含糊的一下,说了一句谁知道呢。如今想来,她肯定是早知道的。

    可如今问穆念慈,她顾着儿子呢,哪有耐心回答他这种问题:“嫂嫂长的貌美,那时候叫人知道了,有什么好处,倒是不如藏着掖着的好。”说着,就出去了,“那个耶律公子又来了,我给做几个拿手菜去。”边往出走还边道:“虽是蒙古高官家的孩子,可那孩子品行真不错。”

    因为这次的事情,倒叫杨过和耶律齐成了好友。杨过是躺着不能动的,但不妨碍两人交流。耶律齐在新宋又没有朋友,每次过来穆念慈都极其热情,然后也爱往这边跑了。两人在屋里,说些武功心得,说些江湖见闻,倒是相处甚欢。

    杨过跟耶律齐苦笑:“我以前,都觉得那些姑娘是柔弱的,没有人保护怎么行呢,现在才知道,没有人保护,她们一样过的很好,你不能保护任何人,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任何人。你保护了别人别人也未必就领情……看着好看的花,是有DU的,没DU的也长刺了……耶律兄,我跟你说,这以后交际,宁愿交际那些你熟悉的,确保对你无害的,也不要去结交陌生人……就像是我,之前误会了你,就差点伤了你。”

    “都说了这事不要再提,再提我恼了。”耶律齐岔开这个话题,问说:“听说你们官家和皇后娘娘要给你们的公主招驸马,是真的吗?”

    杨过面色大变,急着就要起身,动的时候不由的‘嘶’了一声:“谁说的?”

    耶律齐朝外指了指:“好些人都在说。适婚男子都往宫里去呢。”

    杨过先着急,头上的汗不知道是疼出来的还是急出来的,紧跟着又摇头,缓缓躺下:“不可能!”娘亲说过,因为她当年被祖父比武招亲,娘娘发了好大的脾气。所以,表姐的婚事,舅妈和舅舅一定不会这么选的。至少得表姐心里欢喜的人才行。

    他特别笃定,“不可能!”

    直到寿宴当天,一个个的都陆续进宫了,看着小伙子们一个个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林雨桐都不由的笑了。

    她就嗔怪四爷说:“看你们父女办的好事!”

    四爷扫了一眼下面一个个跟花孔雀似的小伙子,这打扮都是奔着龙儿的审美来的。他轻哼一声,“挺好的!”也真是能顺便看看。

    不看看怎么知道全都不行呢?

    不过等龙儿的真容露出来……基本都缩了。

    她的这种长相吧,真就是那种你给她穿什么都觉得好看。今日也一样,颜色夸张到没朋友,但人家就是能驾驭。带着一样美艳无双的阿丑,镇住了一票人。

    离林雨桐比较近的有兵部尚书家,他家的儿子平时就是个散漫性子,这会子看完龙儿的出场,孩子就一个劲的碎碎念:“我说我不这么穿,我娘非叫我这么穿,你看看公主这么穿是什么模样,再看看我这么穿是什么模样,人家是孔雀,是凤凰,我这是家养的大公鸡……”

    林雨桐都有些忍俊不禁,偏这孩子头上还带着一个难得的红玉发冠,真恍若鸡冠一般。

    她这么盯着人家孩子看,这孩子就扭过脸来,她不由的一笑,这孩子愣愣的道:“娘娘也好看!”

    把他爹娘给吓的跪下就要请罪。

    林雨桐就说:“这是干什么,孩子说的是实话。我就是很好看!”说完哈哈便笑。

    下面的人也不由的跟着莞尔,纷纷夸娘娘是真的年轻貌美。

    倒是那孩子的娘一脸赔笑,坐下后却拧了那孩子一把。

    这个孩子林雨桐知道,长的胖胖墩墩,性子散漫,不像是人家孩子上这个学堂考了多少名,争抢个几大公子的名头。这孩子不,人家自己玩自己的,才不管是不是有出息。什么字画装裱啊,微雕加工啊,反正都是玩一些偏门。但人缘很好。只要谁提供材料,他就能搁在家里三个月不出门,把手艺给完成了。也因此如此,这胖小子的屁股没少挨板子。

    这次寿礼,林雨桐收到这孩子一对核桃,就是微雕的手艺,确实是精湛。

    刚好今天人多,说到这孩子了,她便道:“术业有专攻,他有擅长的东西,就是顶好的。不是他不长进,是咱们的学堂类别还是太少。”随后问四爷道:“这孩子去杂艺馆倒是不错。”

    杂艺馆是隶属于图书馆的,里面分门别类各种的分类有很多,杂艺馆是新开的,这一类民间的工艺,就该好好的保存下来。

    图书馆这地方别管官职大小,但这清贵呀。

    比之翰林院,属于另一类的清贵。在里面属于要当官能当官,要面子有面子,关键是人家还赚钱。能进入其中,那是身价翻倍。想求人家一副作品,捧着千金上门,也未必能得一件。

    这个恩典有点大,不光这小子惊喜,便是爹妈都跟着惊喜莫名。连忙又谢恩。

    坐在下面的贾似道看的清楚,心道:都说南宋的官家好色,这新宋的官家也不遑多让。因为一件玩件而赏赐臣下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子,这官家却连一句话也不说。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是个容易被美色所迷的人。一个听从妇人之言之人,未来未必可期!多少君主,年轻时候英明神武,可到后来,贪图享受,如今这位,怕是已经有那么点意思了。面上说的再好,不铺张浪费,可实际上呢,这次寿宴,便是一个端倪。

    那坐在南宋席位上的乔行简看到的又不一样。这皇后不可等同于后宫的一般女色。她的赏赐,也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只看看她赏赐的是谁就清楚了。她赏赐的是兵部尚书的独子。这位尚书得了七个女儿才在四十岁上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偏这儿子不肖父,文不成武不就,新宋的用官体系又严格,这样的条件走后门就太过明显了,这个规矩定下来了,便是这官家和娘娘都不去破坏。想要给恩典,便根据各自的能力,赏赐这种官职。据说,还有一位的儿子爱唱戏,竟是也弄到一个什么院里去了。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斟酌的意思。这会子赏赐兵部尚书家的儿子,作为南宋,就得警惕了,这很可能是某种用兵的信号。

    这种想法倒是跟蒙古的贵由太子的想法一致。恒儿陪这位太子坐着,别看恒儿年纪小,但这该敬酒的时候敬酒,该闲谈的时候闲谈,跟对方也是很能接的上话。关键是众人发现,这位皇子蒙语说的很地道,蒙古的礼节通晓的很。便是倭国和高丽话,他也能接上几句。这才多大年纪,一个皇子那么多的课业里,能把这些语言学成这样,那说明,这些地方全在坐在上首的那位官家心里。这就当年的金国朝廷上下都通晓汉语,人人都读论语一样。只有想要治理它,你才会想去了解它,融入它,最后征服它。蒙古朝堂上,像是耶律楚材这样的人,是一力主张尽量通晓汉家礼仪的,这跟这位官家的想法该是相似的。蒙古觊觎南下,可他们突然发现,新宋其实一直也觊觎着蒙古。

    贵由心说,还是耶律铸说的对,从新宋购买武|器的事,得重新谋划了。他眼睛闪了闪,想到了如今还住在蒙古使馆中的金轮法王。不管怎么着,武|器总得弄到手。不管是买,还是抢。

    跟南宋和蒙古的关系比较微妙,但是跟吐蕃诸部,就要和缓的多。相互贸易通商,谈的还比较好。而大理纯碎是跟着吃吃喝喝,该举杯的时候就举杯,该说贺喜的话便说贺喜的话。

    不管各自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气氛看起来是和乐的。

    到了吉时,龙儿笑盈盈的起身,请四爷和林雨桐连同贵客,上观景楼赏歌舞饮宴。

    观景楼,是这十年来,除了岛心的一座自家住的院子,唯一一个动了土木的工程。但所有的花费,都不是出自国库,而是官家和娘娘自己的私房银子。

    此楼高大,九层楼高,每一层都有巨大的观景台,而观景台上,可容纳的人数在三百人上下。而最高的上面,可俯瞰整个京城。

    四爷和桐桐带着朝廷重臣以及各国的使团,上的就是最高处。

    见惯了高楼的,那是不怕的。可没怎么见过高楼,更不要说上楼的那类人,是有些怕的。恐高嘛,习惯了就好。

    很明显的,除了上来过的人,第一次来这地方的,都有些怕了。

    有必要上这上面吗?

    贾似道更是低声问乔行简:“这若是封了楼,咱们想下都下不去。”

    乔行简给了他一个严厉的视线:能别丢人现眼丢到这里吗?人家为什么要封楼。扣住大家有什么好处。最尊贵的便是蒙古的贵由太子了,可离开贵由,能当太子的人多了。新宋好好的不会给蒙古主动攻击的把柄。

    站在上面再看此时的燕京京城,除了皇宫没多少变化之外,其他各处都变了些。至少城市是有规划的,哪里是主干道,哪里是次干道,哪里是什么区,哪里集中哪些行业,都有相对严格的规划。站在上面看,不由的叫人变色,便是当日的汴京,如今的临安,也没有这样的盛况。

    乔行简对这个很感兴趣,看的津津有味,几乎是走动着一圈的往下看的。

    贵由看的却是城池,内城严整,可外城却这么暴露在外,真要是……他的嘴角挑起几分轻蔑之意,可还没等说出话了,就听到一声巨响,感觉脚下的观景楼都颤了颤。

    地动了吗?

    这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呢,紧跟着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脚下的震颤听的更加清晰了。

    三声过去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看那边!

    放眼望去,城外一处烟尘滚滚。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一巨大的火球朝一座小山飞了过去,那刚才还能看见的小山头,瞬间已经成了平地。

    贵由紧紧的抓住栏杆,看着那一个个小山头,在一声声炮|火声中夷为平地,手都不由的颤抖。

    而紧跟着,还带着童音的皇子说话了,像是给贵由解释一般:“……刚才听到的是礼炮声,千万别误会。那就是礼炮,一共九响,已经响过了……”

    胡扯!你家放礼炮都是轰山头的?!

    恒儿像是没看到贵由的质疑,以特别平淡的语气道:“这种礼炮的射|程不行,您看见城墙了吗?它的射|程刚好将外城覆盖在内。这外城再要发展的话,就得加设一个火|炮营了……”说着,还叹了一口气,好像很苦恼的样子:“这东西是守城的利器,但要说远程攻击,这个家伙就有点笨重。但这东西嘛,一个响就能惊了马,多少还算是有点用的。”

    话说的客气,但这里面的威胁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弊端谁都看的见,人家大大方方的摆在明面上,这便有点更叫人不知这其中真实的深浅了。

    那边兵部尚书接了恒儿的话:“殿下这么说,工部卢大人可要不高兴了。”

    那位卢大人哈哈大笑:“殿下,之前臣就请您去看看新铺的路面,您非不去。那样的路面,别说拉着火|炮去了,就是再重的东西,便是这么一座景观楼,您只要能放在马车上,臣便能给运到指定的地点……”

    恒儿也跟着笑:“短期内是不行的,想去蒙古跟贵由殿下喝茶聊天,想用你们的快道,怎么不得三五年的时间?”

    “您要是舍不得贵由殿下,臣下们加把劲就是。两年不敢说,三年……三年一准从燕京修到蒙古……”卢大人拍着胸脯保证,一副要立军令状的样子。

    君臣吹牛吹的呀,吹的乔行简都信了。还问说:“是什么快道!”

    龙儿在边上道:“回南宋这回改个道儿吧。从燕京走快道直接去津港,这也不过是半日的路程。再从津港坐咱们最快最安全的战船,可直达嘉兴或是临安,要不了几天的。比走陆路或是内陆运河快多了。什么是快道……您走过了就知道了。”

    一朝的公主,敢这么笃定,那便真是如此了。

    战船可直达嘉兴或是临安……乔行简饶是心里有些准备,可也被唬了一跳。他一边是担忧,一边心里又挂着兴奋。

    若是……若是……两宋一统,这该是怎样的一副局面!

    如今,人人都看懂了。这所谓的寿辰,哪里是过什么生日,分明就是叫大家来示威的。

    肌肉亮出来给大家看了,那大家就坐下,说说吧。

    四爷也不跟这些人说什么实质上的问题,这里也没几个真能拿事的。那说什么呢,说各自关心的问题。比如吐蕃,对这粮种就比较感兴趣,四爷答应的很痛快,却说等之后找有关衙门协调。乔行简心里笑,这就是留下个活扣,你们各个部族都想要,然后总有人能得到总有得不到,那谁能得到谁得不到呢?得到的人总得付出点什么吧!让他们各自掣肘,不到中原搅局,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他其实也想张嘴要粮食种子的事,但斟酌了半天还是没开口。心里免不了一叹,看来临走还是得见这位官家一面的。

    一直坐着陪了全程的穆念慈一直很着急,几次想拉了龙儿说话,但龙儿好似没看见她的眼色,跟诸位夫人哪个都说的热乎。这家刚得了孙子,哪个刚得了外孙女,谁家的孩子被先生夸奖了,谁家的孩子有哪一门特别擅长,她都清楚。因此,每每跟人说话,都能搔到对方的痒处。这么一个身份尊贵,长的貌美无双,偏又平易近人,叫人瞧着亲近的姑娘,谁也没法子升起恶感。便是京城里最刻薄的夫人,也说不出不好的话来。不少夫人都表示,以后给公主下帖子,公主可要来。以前,像是一些宴会都不好请她的。

    龙儿便笑:“我可想去了。以前还说怎么没人给我下帖子。娘就说我,你去了怪麻烦别人的。我想想也是,再加上我自己的事也多,有时候也怕去了这家不去那家,反倒以为是我挑着人下菜碟呢。这可是没有的事!要不这么着,每年三月三,我来办宴会,我给大家下帖子。我在城外建了个农庄,可热闹了,春上正是天好的时候,咱们一起踏青呀。”

    这么一说,可不都响应。还有人直接要敲定时间:“这眼看过年了,明年的三月三就办吗?”

    办呀!

    “出了正月,我就叫人给各位夫人下帖子。”龙儿便笑,“到时候我也请我娘去。要是哪个夫人要给孩子相看的,赶紧选时间,我娘这大媒等闲不好请。”

    说着众人便哈哈一笑,甚是欢喜。

    穆念慈看那边说的热闹,起身便要过去,完颜康一个冷眼看过去,低声呵斥道:“坐下!”

    龙儿的耳目清明,早听见了。

    她心里耸肩摊手:自己的婚事,自己都不急,爹娘都不管,倒是这个姑姑怪心急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我要战通宵!原计划说是明天完结这一部分嘛,这个计划我不打算改,所以非今晚加通宵不可了。本来计划的好好的,但偏偏的孩子的学校裹乱。今儿忙了一天,运动会开幕式彩排,早上去给孩子们化妆,下午陪孩子彩排。耗费了一天的时间,下午五点半才到家的。晒的人黑了不止一个色号。然后明天是正式比赛,早上八点开幕式就开始了,各种表演给孩子来回的换服装。下午又是陪孩子参加亲子运动会,要比赛嘛。把时间占的满满的。所以,今晚我加班算了。剩多剩少我都放在一章节里,一直到码完为止,更新到凌晨几点也不确定。所以都睡吧,明儿一早起来便是这本书的最后一个章节了。五月一号,无缝衔接开《敛财人生之新征程》。跟大家交代一下,就这样~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