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敛财人生[综].全部章节 江湖有你(50)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江湖有你(50)

    完颜艳被关在朝闻阁的地下牢房里。

    这些年,被朝闻阁关起来的人还真不少。像是当年的裘千仞, 像是臭名昭著的采花贼, 还有些躲在山里练邪门工夫的家伙, 比如得用少女炼丹, 用孩童练功的, 一旦发现, 便直接剿灭, 带回来搁在牢房里, 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

    完颜艳虽不是罪大恶极之辈,但确实也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人物。她的手里是攥着养着的杀手的。这些人不敢在燕京如何, 但若是不小心叫她发出了信号, 下令叫那些人在某些地方掠劫了百姓或是官眷,那就真的就坏事了。

    因此, 龙儿明面上送人去了完颜庄, 其实将人送到了朝闻阁的地牢。

    但给她选的那个牢房, 也还不错。单独的, 里面给放了床榻被褥,连梳妆镜也带着呢。马桶洗漱用品, 都用屏风隔着,总之,给了她不小的尊重。

    站在牢房的外面, 叫人将牢房的门给打开。进去的时候,完颜艳正盘腿坐在榻上,像是在打坐。听到声音, 她睁开眼睛,笑问说:“之前一路上我都没机会问你,你是公主呀?”说着,便在龙儿的脸上多看了两眼:“公主殿下的真容,看来是无缘得见了。”

    龙儿本来要往前的脚步一顿,站在了院子,好似随意的动了动,但其实已经在不经意间朝后挪了。一眼能看出自己的易容……她心里便戒备了。

    当年瑛姑意外出现在比武场的时候,就是被易容了。

    而跟那个易容有牵连的,便是明教。

    完颜艳大概不知道,明教埋在自己身边的钉子,自己是早知道的。当然了,也对明教的手段……多少有点忌讳的。

    在她看来,这些人全都是些不计后果跟代价的人。这个完颜艳,若真是跟明教有些瓜葛的话,倒是很多事情更合理起来。

    那若是如此,她手里能动用的力量就绝对不止那些杀手。

    而且,明教的有些手段,确实有些邪性,譬如说是蛊。

    因此,她是不得不防。

    龙儿心里这么想着,手却拍了拍牢房的门锁,好像看是不是结实一般。

    也因着这个动作,完颜艳注意到龙儿后退了,但是却没想到她是防备自己。见她似乎是很好奇的样子看门锁,她便不由的耻笑起来:“怕我跑了?”

    龙儿不置可否,回头对牢房走廊尽头的人说:“里面太暗了,再拿两个火把来。”

    自有狱卒利索的将火把拿来放进去插好,牢房里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龙儿进去,随即又捂着鼻子出来,火把燃烧的味道并不好闻,狱卒有眼色的搬了椅子过来,放在牢房的门口位置,坐在这里,既能看见里面,也不至于被熏到。

    完颜艳眼神闪了一下,直到龙儿坐稳了,才问说:“公主殿下亲临,可是外面有什么变故?”

    “也不是大事。”龙儿说的云淡风轻,“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完颜萍和完颜道失踪了。”

    完颜艳面色大变:“你说什么?”

    “就是失踪了。”龙儿摇头:“不知道什么人做的,神不知贵不觉得。”

    完颜艳一把抓住牢房的围栏:“我妹妹是无辜的,我弟弟是在你们的眼皮底下长大的,想来也不是作奸犯科之人。他们消失了,你们不去找,却来找我……那就是放我出去,你们不着,我自己去找……”

    “你怎么不想想,我们这么谨慎的情况下,他们是怎么失踪的?”龙儿摇摇头:“想骗过我们的眼睛,那么带走他们的人必然有过人之处。我敢保证,陌生人是绝对不可能带他们离开的。你得想想,是谁,因为什么,带走了他们。”

    完颜艳皱眉,“是……”刚要说什么,她却突然醒悟了过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龙儿撇嘴:“不知道?真不知道?”

    “不知道。”完颜艳一脸笃定的道。

    “你在等着对方用你弟弟妹妹换你吗?”龙儿摇摇头,“我忘了告诉你了。你被我关在这里,可假的完颜艳却被我安排到了完颜庄。哦!对了!你不知道完颜庄吧。完颜庄便是大金国皇族生活的地方。他们在那里繁衍生息,有些像你一样的后辈,也长大成人了,他们也可以外聘妻室,有些连孩子都生。那个庄子住的,都是完颜皇室的血脉,数百人之众。你想啊,这个人挟持了完颜萍和完颜道,去了完颜庄。若是胁迫完颜庄的人交出你,可偏偏他们却交不出。当然了,杀了完颜萍和完颜道是不可能的,但是杀你几个族人,应该不难吧。数百人呢,杀一个不说,就杀两个。杀两个还不说,就杀三个。这数百人,也经得住杀的。估计拖延上几天,也是杀不完的。只要不轮到你弟弟妹妹,应该也无碍。说实话,其实弄这么一个完颜庄,真挺麻烦的。放任不管吧,不放心。可管吧,圈起来然后等着一个个死绝了?那也不仁道呀。谁叫当年答应了赵王完颜康,说是要善待完颜家吗?这便叫人有些骑虎难下了。你的父亲也是太子,你是他的长女,想来多少是懂些道理的。若是换成你,你肯这么留着前朝的皇族后裔吗?当年钦宗徽宗二帝,在大金国受尽磨难。可大金国呢,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赶尽杀绝斩草除根。这不……我们这一脉活下来了,然后便亲手埋葬了大金朝。这是什么?这是前车之鉴。所以,平心而论,第一个希望完颜庄死绝的,便是我们。”

    “虚伪,卑鄙!”完颜艳抓着围栏,指节都白了。

    龙儿耻笑一声:“有什么虚伪的?有什么卑鄙的?便是死绝了,也就是短期不好跟赵王和天下人交代罢了。时间长了,自会有人说,我们是记着当日的仇恨的。况且,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完颜庄死绝了,对我们跟南宋和关系是有巨大促进作用的。越想,越觉得好处的多。唯一的不好,便是好像真叫那么多人死了,便是我们的失信。所以我来了……”

    “你想责任推在我身上?”完颜艳怒道:“你想说是我抵死也要隐瞒真相,拖延了时间,才导致了……”

    龙儿拍手:“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明知道那胁迫你弟弟妹妹的人去了完颜庄,我也不为多动,还大张旗鼓的来了。我来不是跟你闲聊的,就是摆出来给赵王,给天下人看的。仅此而已。”她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来,靠在椅背上翻看起来,“所以,这两天多有打搅,我得在这里陪你三五天,甚至更久!”

    久到给那人有时间杀光了完颜庄所有的人吗?

    完颜艳摇摇头:“不!你不会那么做的?”

    龙儿头也不抬,“你怎么不知道我不会那么做?笃定吗?我敢跟你赌,你确定要拿完颜庄数百口子的性命跟我赌吗?”

    不!我敢!

    但是我若是说了……我若是说了……那些人又岂肯轻易放过我和萍儿。

    萍儿她……的命还在人家的手上!

    完颜艳张口想说的,她不能看着族人死,可也不能因为顾着族人的死活看着妹妹去死。这便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心思电转,却没有丝毫办法。就像新宋的这位公主所言,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善心上。她赌得起,可自己赌不起。

    自己是太子的长女,哪怕父亲不在了,自己也有责任保护族人。

    想到这一点,便默默的转身回去坐在榻上。侧过脸,半张脸便隐藏在黑暗里。

    龙儿低头看书,可眼睛的余光却是看着她的。对方像是沉思,像是在天人交战。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升起一丝不安来。

    正不知道这股子不安来自哪里,突然间,就见完颜艳的眼睛刷一下睁大,朝这边看了过来。只这一晃神,便见一个斑斓的东西朝自己这边飞了过来。她抬手便抓,抓在手里就皱眉,这是一直斑斓的大蜘蛛。

    龙儿抓着蜘蛛看完颜艳,完颜艳也一眼期待的看龙儿。

    龙儿将蜘蛛扔出去的同时,袖子佛过去,边上的茶水泼在了蜘蛛身上。手掌再一伸,内力吸着蜘蛛又回到手心,便是完颜艳,内力不及龙儿深厚,也带不走蜘蛛。

    这斑斓的大蜘蛛,在龙儿手心里,林雨桐快速的进来,从走廊的这头就看见这一幕,她心头大骇,喊了一声:“小心。”

    却见龙儿一笑,手里的蜘蛛的身上瞬间结了一层冰。被冰给冻结实了。

    见娘过来了,龙儿还托着蜘蛛叫她娘看:“娘……你看,多漂亮的。这要是做到水晶里就好了。可惜这是冰,一会子就化了。”

    林雨桐这才到跟前,见她的手上套着一双手套。这手套利刃伤不到,DU侵染不进去。算是一件至宝。

    “我提防着呢。”龙儿摇摇手。打从猜到可能与明教有关,她就提防起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完颜艳竟是用这种DU物练功。

    林雨桐的心一下子落回肚子里去。她看着那蜘蛛,想起一个人来。倚天中的殷离,便是练的千蛛万毒手。而殷离的武功据说是传自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怕也是明教中人。

    照这么反推,可以确定,完颜艳必然是明教中人了。

    她坐在门口的那把椅子上,看着完颜艳:“你是时运不济,若是时运好一些,你会是个合格的公主。”

    完颜艳惨然一笑,摇摇头:“如今说这些,你不觉得好笑?”

    林雨桐看她:“一点也不好笑。你自己走什么路,那是你的事。但是你的族人,你的弟弟妹妹,却因为你而即将踏上一条不归路,你也不管不顾?”

    完颜艳看着龙儿手里那只被冰封的蜘蛛:“那是我最后的手段了。”

    “可是你还是有顾忌,我猜猜,你在顾忌什么?”林雨桐看着她:“你在中原,不受明教控制,我猜,问题出在你妹妹身上。她被人用了手段吗?”

    完颜艳双手紧握,却听对方又说:“她没中DU……”

    龙儿点头:“没有!若是中DU,我不可能看不出来。”她说完就愣了一下,“莫不是跟阿丑一样,是中了蛊?”

    完颜艳脸上龟裂的表情,证明龙儿猜对了。

    后来跟来的阿丑听了这话,顿时睁大了眼睛:“是鬼婆婆!一定是鬼婆婆。”

    提起这个女人,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是不是一个脸上像是鬼画符一样标记的鬼婆婆。”

    完颜艳不由的朝后退了两步:“你认识鬼婆婆?”

    阿丑强忍着才不叫自己发抖:“是……我认识鬼婆婆。她是明教长老……最是毒辣阴狠……不过,她不是应该在明教吗?怎么会……怎么会跟你牵扯在一起?”

    完颜艳不知道这些人竟然连明教这么多事都知道。而这些,她却一点也不知。

    于是,她便慌乱起来:“鬼婆婆是我当年遇到的一个人。那时候我被赵志敬那混蛋糟蹋了……她扯我的衣服,我反抗不过,那时候我就躺在冰冷的石头上,感觉跟死了一样,那时候,我就看到林子里有一双阴冷的眼睛那么看着,看着我被欺负却无动于衷。后来,我被赵志敬带到木屋里,我想过死,我真的想过死,可我死了三次都没死成,因为鬼婆婆她救了我。我当时也憎恨她,我不明白她明明可以早点救我为什么不早点救,却要看着我被人欺负……她说,心底太干净了,做不了她的徒弟。一死二死三死,再而衰三而竭,我也不想再死了。于是我想活下去,想有点自保手段,我便拜她为师。”

    阿丑就不明白了:“既然你拜她为师,那想来你该学了不少手段。那为什么你还留着赵志敬不愿意杀了他?”

    “谁说我不想杀他?”完颜艳眼里的冷光滑过:“不是我不想杀他,而是鬼婆婆……说留着这个人还有用。”

    龙儿便问说:“是因为你们需要一个人来跟蒙古人合作?其实,不管是霍都还是赵志敬,都是你的棋子。霍都以为你在为他谋划,帮助他拿下赵志敬,胁迫赵志敬为他所用。你们在其中挑拨新宋与南宋的关系……可细想,所谓的霍都王子,跟蒙古朝廷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并没有因此而获利多少。相反,反倒是明教,获利匪浅。一旦再起刀兵,南宋新宋乱起,蒙古借机南下,百姓便又回到水深火热如炼狱一般的黑暗里。黑暗里,才最是向往光明!所以,这便是明教兴起的契机。”说到这里又皱眉,看她娘,“那当时在钟南山,杀了那么些金人百姓的,到底是什么人。江南七侠是被赵志敬借着丘处机的名义给诓骗过去的,那就证明他是当事人。而那个时候,赵志敬还不认识霍都,也还没几乎跟霍都勾结……”

    林雨桐便道:“完颜艳拜了师父,又说要走的。完颜萍不知道赵志敬的真面目,难道完颜艳也不知道。以赵志敬的性子,他可能放完颜艳走吗?”

    完颜艳面色青白起来:“你是说……你是说……鬼婆婆不叫我杀了赵志敬,是因为她背着我,可能早就跟赵志敬有交易。”

    当然!背着赵志敬收你为徒,又背着你跟赵志敬合作。

    你当时想跟族人离开,找个地方重新开始。可赵志敬从私心上来说,却只想霸占你,一点也不想放你离开。面上答应你,甚至还我你准备盘缠,可是半路上不是设计你们掉进陷阱里去了吗?

    “那这么说,当时除了江南七怪,确实是有一拨人……而那些人,是明教的人。”完颜艳咬牙切齿的这么问。

    林雨桐便笑:“这些年,你就没怀疑过?”

    “我怀疑过赵志敬,因为我们掉下去的陷阱太刻意了。可我……从来没想过鬼婆婆。我是她的徒儿,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安静些年,一边学艺,一边把妹妹拉扯长大。等她大了,我便跟她走。去哪里都行。这是她当年答应我的!却没想到,前脚答应了我,后脚却跟赵志敬合谋……”她呵呵惨笑:“我一直自得,将霍都和赵志敬玩于鼓掌之间。却没想到,我也是鬼婆婆的一颗棋子。她才是那个最厉害的人。”说着,便急切的人,“我都告诉你们了,求你们……求你们带我出去,我要救我妹妹,鬼婆婆为了胁迫我,确实是在我妹妹的身上种了蛊。这次,我叫他离开,没想着叫他去保守,我是察觉到鬼婆婆又来了,我打发我妹妹出去一段时间。每次鬼婆婆一来,太靠近萍儿,萍儿都发烧昏迷,醒来之后浑身的骨节都疼,没有一两个都好不了。那个蛊虫受母蛊牵引……萍儿根本就扛不住的……可是,我还是小瞧了她,我给萍儿的人是家里侍卫,护着她的,不是让她去复仇的……”

    对嘛!这样事情才算是理顺了。

    林雨桐就起身:“带她走!”

    是得去一趟完颜庄了。

    在路上的时候,龙儿就跟完颜艳说:“你也别太担心。完颜庄那地方,进去不容易,出来更不容易……况且,已经有人跟去了。”

    莫愁在接到自己的消息的时候就赶过去了,随后还有黄蓉和郭靖,额外的还有一个柯镇恶。

    有这些人,霍都怎么都是逃不掉的。

    可完颜艳却道:“我怕鬼婆婆跟着来了。”

    不会!鬼婆婆若是给阿丑下蛊的人,那么,在阿丑的蛊被破了之后,她一定会遭到反噬。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还在养伤呢,暂时应该没时间管这事才对。

    林雨桐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

    到了完颜庄,果然,并没有鬼婆婆。

    完颜庄这村子中间,是一个极大的场院。场院平时用来晒庄稼,靠着场院的边上,也有朝廷给派的侍卫,还有物品兑换店。

    算是整个庄子最热闹的地方。

    这大冷的天,雪还下着,这会子外面没什么人,要是没事的话,都躲在屋里暖和着呢。谁出来做什么。

    因此,站在场院里的大树下面的几个人,便就是要找的人了。

    靠着大榕树的,远远看着,竟是‘杨过’!

    林雨桐赶到的时候,正听郭靖喊道:“过儿,你发什么疯?”

    可能是进庄子的时候走阵法费了一些时间,所以,郭靖和黄蓉并没有比林雨桐和龙儿来的更早。

    过来之后,见杨过很那姐弟一起,才说要喊呢,谁知道杨过突然翻脸,突然出手辖制住了两人。

    这才有了郭靖的一声喊!

    林雨桐还没说话,黄蓉便道:“那不是过儿。是有人易容成过儿的样子了。”

    郭靖‘啊’了一声,上下打量起这个人。

    那边的完颜萍眼里的泪一下子收住了:“不是杨公子?”她脸上一下子便带上了怒色:“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你放了我弟弟,我跟你走!”

    “霍都!”完颜艳冲过去,瞪着他:“放开手,放了他们。”

    那‘杨过’一看见完颜艳:“你……没被抓起来?”

    完颜艳摇头:“你被人骗了。你先放人,剩下的事我慢慢跟你说!”

    霍都的手才要松开,柯镇恶便怒喝道:“我们的人呢?我们的人你给我放了,否则,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

    李莫愁二话不说,伸手过去就点了柯镇恶的穴位,骂道:“你是见过的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

    霍都被这变故弄的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到底谁跟谁是一起的,怎么分不清楚了。

    完颜艳眼睛闪了一下便道:“我以为是咱们利用了赵志敬,谁知道赵志敬将咱俩都给卖了。你先放手,听我慢慢给你解释,这事说来话长。”

    她说着,眼睛就看向跟妹妹紧挨着的少年,这少年紧紧的抓着自家妹妹的手,藏在他的身后,这是一个下意识的保护动作。他很害怕,眼里带着慌张,可还是尽里的没露出恐惧来。

    这便是道儿吗?

    她的眼睛湿润了,视线紧紧的盯着眉梢的那颗黑痣。如今长大了,眉毛旺盛了,那颗痣倒是不明显了。她记得,他刚生下来的时候,那颗痣很显眼的。

    霍都对于完颜艳好似还是信任的,放了手之后,完颜萍拉着完颜道,直接躲到了龙儿的身后,却再不朝前。完颜艳都伸开手想拉弟弟妹妹了,可是两人就那么躲开了。

    她回过头看过去,却见道儿挡在他二姐身上,遮挡自己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全是戒备。

    一时间,心中大痛。好容易压在心底涌起来的涩意,她便朝霍都走进了两步,低声道:“这里的阵法很邪门,进来的时候,你该是发现了。要想从这里出去,那就把他们的人先放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别无选择。”

    林雨桐将这话听的一清二楚,很显然,完颜艳知道霍都品行,她并没有对霍都什么都说,该保留的还是保留的。她在换个角度,劝说霍都将朱聪等人放了。而且,她选的这个角度,是跟霍都一体的角度,这边很容易让对方失去戒备心。

    霍都皱眉:“突然要放人……”他摇头,“人……弄丢了!”

    什么?

    完颜艳有些不懂了:“人怎么会弄丢了?”

    “被人劫走了。”霍都看了老瞎子一眼,“我以为会是他……或者他们……”

    如今看来,并不是!

    完颜艳借着看老瞎子等人的时候,朝后退了一些,好似有些犹豫一般,朝黄蓉那边走去:“郭夫人……你听见了,不是我不肯帮忙,实在是人丢了!”

    霍都眼睛一眯,完颜艳这作态好像有点不对。他眼神一冷,眼睛盯着完颜艳的背,可人一动,却朝着站在最外围的阿丑而去。

    李莫愁早防备着他,他一动便迎了过去。出手便是DU,顺手还接下了面皮,果然不是杨过。

    林雨桐皱眉看了完颜萍一眼。霍都如果不是确认杨过跟着姐弟走的都很亲近,且到了信任的程度,是不会易容成他的。

    完颜道跟杨过走的……其实也不算是近。可如今陡然亲近起来……林雨桐看了龙儿一眼,龙儿嘟嘟嘴,双手一摊,露出几分无辜来。

    而那边霍都却被李莫愁拿住了,问他说:“那几个人到底怎么丢的?你最好还是别犟着。当年的裘千仞武功直逼五绝,可结果呢?如今谁还听他她的名头?”

    霍都却只忍着疼,眸子深深的看着李莫愁:“我是蒙古王子……”

    “做什么梦呢?”李莫愁耻笑,“当咱们也是江湖中那些莽汉,别管是怎么来的王子咱们都认吗?你说你是蒙古王子,那正好,蒙古太子贵由正在燕京,我们送你过去,想来他对你更感兴趣一些。”

    霍都蓦然变色,却将脸扭在一边不言语。

    林雨桐就说:“鬼婆婆……人不是丢了,而是你将人送到鬼婆婆手里了。说吧!她现在在哪,最好别跟我隐瞒,否则,我不介意将你交给贵由……”

    完颜艳皱眉:原本以为鬼婆婆只是利用霍都,现在看来错了,他跟那鬼婆婆只怕要比跟自己亲近。

    这么想着,又不由的暗骂自己蠢:这易容术精湛成这样,怕正是传自鬼婆婆吧。

    龙儿手里拿着那个斑斓的蜘蛛,问莫愁说:“这玩意怎么样?”

    把莫愁给恶心的不行:“从哪弄来的这个丑东西?”

    “你说它是什么味道,我还没见过人吃这个呢。”龙儿拿在手里看,“喂他吃怎么样?”她伸出手指,正好指向霍都。

    霍都眼里露出惊恐来:“我说……我说……她在吐蕃使团里,很快就到燕京了。”

    黄蓉近前一步,问道:“那五个人……可还活着?”

    “我送去的时候是活着的。”霍都喘着气,看向龙儿,“我师傅……我师傅很快就来了,你最后放了我。”

    “你师傅要是知道你另外拜了师父,不知道还会不会管你?”龙儿看了阿丑一眼。阿丑二话不说,抬手就敲晕了霍都。这家伙中了表姑娘的DU,就是个拔了牙的老虎,根本就不用怕。

    唯一麻烦的就是,朝闻阁的地牢里,又得占一间牢房了。

    那边黄蓉和郭靖都挺着急:“我们想出城去……”

    是想去跟着吐蕃的使团吧。

    林雨桐应承了,叫他们只管去便是了。守着的人带他们出阵法。而完颜艳,要怎么处置。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手里连人命都没有。处处想算计别人,可却成了别人的棋子。可以说,也是个生不逢时的可怜人。

    她就问:“你是要出去,还是要留在完颜庄。”

    完颜艳看向弟弟和妹妹,还是道:“我妹妹身上的蛊,拜托了。至于我,有一个安身之地足矣,不求其他。”

    完颜萍的眼睛里一下子就有了泪:“姐姐是因为我……”

    完颜艳却没说别的,只道:“你也是做姐姐,以后要好好照顾道儿。不用担心我,我就住这里了。”她环顾一下庄子,轻笑一声:“其实……不出去也挺好的。”

    她想呆在这里,林雨桐还真不放心。她那用DU虫练功的本事,只有一个地方能收容她还不怕被她祸害。

    李莫愁秒懂:“先跟我回去吧,随后我会给欧阳克去消息,他会感兴趣的。”

    很好!

    完颜艳左右看看,却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龙儿补充说:“离京城不远,想见你的家人,是有固定日子能见的。你不是犯了什么错……朝闻阁的规矩你是懂的……”

    知道!是因为自己练的功太邪门,他们觉得可能对大众存在危害,所以要隔绝开来。

    这个……若是大金国有自己这样的人在人群中,自己也会这么想的吧。

    “我理解!”她说着,便道:“我唯一的要求的便是……赵志敬……他的死。全真教,得给我一个交代!”

    “我答应你!”龙儿一口应承下来。

    完颜艳将视线又落在弟弟妹妹身上,手在妹妹的脸上流连了片刻,便将视线挪到弟弟身上,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但到底是收回来了。然后笑了笑,说了一句:“……都要好好的……”然后就转身,跟在李莫愁身后慢慢的走了。

    完颜萍在后面一声声的喊‘姐姐’,她都没有再回头。

    林雨桐看了这姐弟俩一眼,跟完颜萍说:“明儿跟着杨过进宫来,你身上的蛊我给你解……”

    “我不解,我要我姐姐,你们放了我姐姐……”完颜萍哭的可怜,拉着林雨桐,“放了我姐姐,她又没做错什么……”

    这不是做错不做错的事,“等将来,她的武功没有危害大众的危险了,会放她出来的。

    完颜道拉了完颜萍:“二姐,那毒蜘蛛要是没控制好,咬了人是要死人的。等以后大姐真的不练了,或者练的能控制的好了,她就能出来了。”

    完颜萍不确定,但弟弟这么说,只能就这么信了弟弟。

    第二天,杨过果然就带着完颜萍来了。又是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把这蛊给清除干净了。这种痛苦,见过的人知道,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杨过在边上看的几次面露不忍。

    等把蛊取出来,叫杨过把人带出宫去。林雨桐就吩咐说:“以后赵王府的公子再进宫,要递牌子。没有准许,不许随意进宫,公主的寝宫,不许他随便出入。”

    下面的人也没多想,只想着是一天大似一天了,杨公子也不是小孩了,这么做也没错。一听娘娘这么吩咐,还笑道:“世子爷也是小伙子了。”还有人打趣,“都有喜欢的人了!”

    显然,大家都把小孩子那种围着姐姐转的事看做等闲。长大了懂事了自然就不那么想了。都是这么想的吧。

    能这么想最好!

    林雨桐心里冷哼,回过头来,却见龙儿一脸愕然的瞧着。她想说点什么安慰孩子,龙儿却先笑了:“娘,你到底想什么呢?”

    林雨桐:“……”我还真不能告诉那你我想什么呢。

    龙儿过来抱着她娘的肩头:“我知道,您跟我爹总是想有个人来照顾我,保护我,可是娘啊,我是您跟我爹的女儿,我不可能活在别人的羽翼下的。我爹还说要册封我为护国公主呢。所以,娘啊,我不是需要谁保护谁照顾的弱女子,我会是护国公主!我的羽翼张开,应该能护住更多更多的人才对!”

    “那是不一样的。”林雨桐就说:“难道娘没有人保护就不能活了吗?难道娘的羽翼伸开,不能给更多的人庇护?可即便这样有如何,我就不需要你爹了吗?”

    不是这样的!

    龙儿的脸上笑意却更浓了:“那就得另说了。假如将来,我真遇上一个,我愿意护着的,宠着的,疼着的人,那只要这人没有妻室,没有心仪的姑娘,女儿抢也要把他抢回来。可在这之前,不急的!过儿还是个孩子,他所谓的喜欢,跟爹和娘之间的感情还是不一样的!”

    林雨桐:“……”所以,着急的,看不开的只有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还有一更,不过还是会很晚。能等到的就等,等不到的明天再看是一样的。咱们《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确定在五月一号开始更新了。没有收藏的朋友帮忙收藏一下,谢谢。这个月底这部分就全部完了,也没剩几章了。我会尽量加更,在四月三十号之前,把这部分写完。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