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敛财人生[综].全部章节 江湖有你(47)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举报错误
    江湖有你(47)

    四爷在家各种不舒服了四五天, 桐桐一天到晚的这里给捏捏,那里的给揉揉的。终于舒服了, 缓过气了, 又好好的伺候了桐桐四五天。

    于是, 两人都欢喜了。

    林雨桐都心疼坏了, 回来吃顿饺子, 给香的连吃了两盘子。得有大半斤呢。牛肉馅儿的饺子吃这么些当真是不算少了。晚饭都吃了这么些了,夜里加餐要是再给一晚牛肉面,一样能塞的下。没过两天,京城里落了一层薄薄的雪,又说该起个锅子的, 这个时候吃涮锅最是有滋味。于是, 搁在暖阁里又开始涮锅。龙儿和恒儿吃饱了靠在凳子上歇了,后来来了个李莫愁, 赶上人家吃了一半的饭点,她也不见外。加了碗筷, 也不用别人招呼,她自己要了几个她爱吃的, 什么宽粉呀, 小白菜心呀, 再就是牛肉鱼丸往上端, 四爷又跟着吃了一拨,等把李莫愁都吃饱了,他还拿着筷子夹菜呢:“下到锅里了, 不捞出来就可惜了。”

    林雨桐给拿漏勺捞了就再不肯给他吃了:“……今儿我还滚了汤圆,晚上吃那个……”

    好吧!

    碗里的吃完了就乖乖的放下筷子,特别乖巧。

    林雨桐私下还偷偷说俩孩子,“你爹跟你们不能比。你们自己运功两圈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但你爹……那是底子不好,等习武的时候都多大了……”巴拉巴拉的,就是告诉他们该怎么照顾好他们的爹。

    龙儿心里呵呵哒,就说:赶明再出门,您陪着去。我也看出来的,我爹的不舒服,都是您给惯的。

    说完人家颠了!

    “嘿……”丫头片子顶嘴上来梆梆的。

    龙儿出了门,回头去看,她爹又‘娇弱’了,她娘在给揉肚子了。她心说,那肯定不是胃不舒服,怕是吃撑了。

    阿丑就在边上道:“官家和娘娘……真好!”

    是啊!真好!可上哪找一个让自己这么惯着的人呢?

    她收敛心神,转移话题问阿丑:“感觉怎么样了?”

    打从回来,当天晚上自家爹爹睡着之后,娘就过来看阿丑身上的蛊了。她也算是长了见识了,一剂药下去,给胳膊上拉开那么大一道口子,然后点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香炉,结果阿丑就疼的死去活来,要不是自己及时给她卸了下巴,她能咬了自己的舌头。这种疼痛都能持续一个时辰,才见胳膊上的血管里,爬出一条白色的,跟头发丝似的东西来。她伸手要捏,娘给挡住了,“这东西但凡留下一点没清理干净,要不了一盏茶就能长出一条更大的。”

    然后就那么看着那东西爬出来,奔着香炉而去。紧跟着一条两天三条,一直到整整九十九条,阿丑的脸色白的都不像个活人了,这才算是好了。

    尽管给止血了,但失血量也不少。随后心口又疼了三天三夜,呕出一大口黑血之后,这才好了。

    这两天一直吃着丸药,但是运功习武半点也不滞涩。

    “比之前好多了。”阿丑就笑,“以前练功,总觉得哪里不顺畅,偏又察觉不出是哪里。如今好了,感觉一天顶三天……”

    那这可不是好了一点。她提醒说:“我娘说,蛊一旦破了,对方会遭到反噬。”

    也就是说,对方会知道她再不受任何辖制了。如此,这些完全不能用逻辑揣测的人,谁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在正常人的逻辑里,这么个钉子废了,那顶多就是废了。她当年年纪还小,又不可能知道明教的秘密,废了就当废弃了,不用便是。可在不太正常的人的逻辑里,会不会干出再度对阿丑下手的事来,可说不准的。

    阿丑:“……”好的!那些人如今想来,其实还是有些不大正常的。就像是自家那圣女娘,明知道不能生孩子,偏要生孩子。生了孩子你放在外面养也行呀,非要关在密室里。养在外面你舍不得,关在密室里一天一天的只留自己一个人,她就舍得?

    龙儿又叮嘱了些药要按时吃,不舒服就要言语之类的话,阿丑都一一应着,就提醒说:“全真教的人已经到了两天了。如今在比武场等着呢。”

    哦!那就去吧。

    全真出了这么一个祸害,但说到底,怎么处置,还得看全真教自己的。

    杨过传话,说的便是要见全真七子。那来的真就是全真七子,一个没少。

    没多少年不见,感觉丘处机老了很多。不知道是功夫没有更多的进益,还是心灰意冷,不见当年的意气风发,所以,添了几分老态。

    龙儿到的时候,七人已经在坐了。见龙儿进来,其他人都起身了,就只丘处机比人慢了半拍,瞧着有些不大乐意的样子。龙儿假装没看见,很客气的跟马钰见礼,请人家坐下,又叫人奉茶。

    如今的比武场,早不是当年那么简陋了。场地还是空旷,但三周建起来的看台,容纳四五千人是没有问题。这还是有座位的地方。单留出一面来,依旧是空地,里面坐不下,外面站着也挺好。

    而在比武场的正对面,是有一个朝闻阁独属的院子的。院子前后五进,里面跟迷宫似的,且一水是女子,都出自巾帼营。

    这些女子,每个人活动的区域都是有限的,别人的地盘你不知道路径你也进不去。一旦发现违规,这辈子都休想踏出这院子一步。

    而这些建筑,不是花了国库的银子修建起来的。而是这十年间靠着自身盈利,修建起来的。

    朝闻阁靠什么盈利?

    很多商家愿意出银子找朝闻阁买情报的,朝闻阁不买卖他们商业对手的情报,但是买卖别的信息。像是做丝绸买卖的,哪里的桑田受灾了,哪里闹流寇了,应该选哪一路走货安全等等,根据不同的难度级别,收取佣金。商家也乐意,如此能减少行商的风险。

    所以,朝闻阁是自负盈亏的。

    只看这建筑,便知道朝闻阁这些年到底赚了多少。

    如今,龙儿招待全真七子的地方,便是龙儿自己的办公场所。这边有独立的外院和会客正厅,私密性很好。

    彼此落座,马钰便道:“不知道公主召唤,所谓何事?”

    龙儿等婢女将茶盏放下,做了个请的姿势,请几位喝茶,这才道:“对全真教,宫里是有话的。官家说,全真教对赵宋的忠心不容置疑。这也就是我今儿请各位来喝茶,却不大张旗鼓的原因。”

    马钰皱眉,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说全真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里。可人家并没有计较!

    是这个意思吗?

    他不确定的跟孙不二对视了一眼。

    孙不二就接茬问道:“敢问公主,可是我全真有哪里做的不好。”

    龙儿叹了一口气:“不是全真不好……”她说着就朝外面喊了一声:“把人带进来吧。”

    阿丑带着赵志敬从外面直接进来,后面跟着杨过。

    全真七子这会子没人注意跟进来的还有谁,一个个的都站起身来,一脸惊容的看着被押进来的赵志敬,这是……

    王处一作为赵志敬的师傅,先问说:“你不是在山下采办药材吗?如何会在这里?”

    全真教每年到了冬天,都会施药。在此之前,得采购大批的药材,赵志敬是每年都负责这事。这药材需求量大,要品质好,所以有时候是一次性采购不齐的。从入了秋开始,到冬里落了雪,一两个月的时间在外面也不稀奇。几个人出门的时候,还专门叫人给这个大弟子传信,叫他速速回来主持教里的事务。却谁知,人竟然在这里!还是以这样的姿态被押上来了。

    王处一当时就怒了,对着龙儿冷笑:“朝闻阁处事,也太过霸道!若是我全真弟子犯错,我们自会以家规处置!朝闻阁擅自插手,这可不大地道。若是传出去,叫江湖各门派都知道,朝闻阁已经插手各门各派的内务,怕是不大妥当吧。”

    这便是威胁了。

    龙儿还没说话,马钰便抬手拦下还要说话的王处一,朝龙儿拱手:“不知这孽障可是犯了什么大错?采买药材……可弄虚作假?可仗势欺人?”

    这些年全真教已经很少涉足江湖事了。连江湖事都不涉足,更遑论是朝堂之事。自有新宋以来,全真教便处处都打压。马钰便看明白了,这朝堂之事,真不是江湖人能随便插手的。之前的境况不同,有金人这世仇在,所以在抗金的前提上,这倒也都是小事。但若是仇敌消失了,自家还四处插手,那便真是有些惹人嫌了。因此,他甚至是押着丘师弟,叫他闭关修炼,等闲连外人都不见的。

    连他们都是如此,对弟子的管束便更加严格。他也想不出,赵志敬他能干出什么事情来,惊动朝闻阁如此?

    一直没说话的杨过便道:“若只是弄虚作假仗势欺人,苦主自会找县衙。而县衙若是查证属实,便会发公函给贵教,公主连知道也不必知道,又如何会这么兴师动众呢?”

    马钰打量杨过,见他一副贵公子打扮,年纪不大,但若说这是那位皇子,年纪又偏大一些,他不由的疑惑:“请问公子是?”

    阿丑在边上道:“赵王独子杨公子。”

    赵王独子?

    完颜康的儿子……杨过?

    哦!他们都属于知情人,自然知道这个杨是怎么来的。

    杨过见介绍了,便过去见礼。因着完颜康曾经算是全真的弟子,这一点他对儿子没有隐瞒。因此杨过对这七人行礼,很是规矩。

    只丘处机冷哼一声,撇过脸不愿意搭理。

    马钰忙道:“世子勿怪,我这师弟最是牛心左性。”

    杨过撇嘴一笑,转身径直坐着去了。这些人最好就不要给什么好脸,要不然他便是蹬鼻子上脸。

    谁知杨过的这副桀骜样子,刺激了丘处机。丘处机马上想到当年的杨康,也是这么一副不屑的表情瞧他,顿时就怒道:“我全真教的弟子,便是犯错,是打是杀,那也是我全真教的事。还容不得别人插手!”说着,一巴掌就朝赵志敬抽了过去:“孽畜,你又干什么好事了。”

    王处一嘴角抽抽,他的徒弟,他自己都舍不得这么教训,倒是丘师弟,二话不说就打。要打第二下的时候他果断的拦了,“丘师弟先别急着动手。先听听这孽畜都干了些什么。打死了他是小,回头这事问不清楚,倒是多了事端……”

    丘处机这才罢了手,那边赵志敬嘴角却已经有鲜血蜿蜒流了下来。

    马钰这才看向龙儿:“这孽畜到底做了什么,还请公主明示。”

    龙儿朝阿丑看了一眼,阿丑又出去了,再次进来就带了完颜萍。

    “来龙去脉,你们听这位完颜姑娘说吧。”龙儿说着,叫人给完颜萍搬了椅子,叫她坐了。

    完颜萍没见到她的姐姐,但是见了她的弟弟完颜道。完颜道已经长长一个翩翩少年郎,读书习字,如今在燕京的一家学堂念书,不是那种考科举的学堂,而是侍弄庄稼作物培植花卉的学堂。学里人不多,但瞧着能在里面的,都是淳朴厚道的孩子。他的眼睛干净透彻,没沾染一点尘埃。看的出来,他被照看的很好。

    她拘谨的站着,原想着,只要他好,一辈子不认也行。

    但是他知道,他高兴的朝自己走过来,拉自己去他的学舍去看。原来,并不曾有人刻意隐瞒他他的身世。他说:“我每年过年会去完颜庄。”

    完颜庄,是金国皇族圈禁的地方。人不多,但地方着实不小。里面田舍竟然,里面有专门的收购处和供应处,可以拿自家的出产去换。

    “他们过的也挺好,便是辛苦一些,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受到一点作践。”他笑着,“我很幸运,赵王对我很照顾。他把我带回来,原本是养在赵王府的,赵王妃亲自抚养我。后来,金国国破了,他又找到了母亲的贴身嬷嬷,再后来,嬷嬷就是我的养娘,将我养大。他们给我了两处庄子,几处铺子,日子也着实还好。”说着,便羞涩起来,“如今皇后娘娘的娘家侄女……说是跟我年纪相仿,赵王妃之前有问我的意思,想替我去求娶,我还说什么时候回一次完颜庄,问问庶兄的意思。没想到还能有再见到姐姐的一天……那这事姐姐拿主意,我娶林家的姑娘,好不好?”

    完颜萍被姐姐养的并不操心这些,如今却被弟弟这么依靠着,一瞬间心里涌动起别样的情绪来。她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但看着弟弟亮闪闪的眼睛,然后叫了马车带着她回家,拉着她去后面,告诉她:“……后花园两处精致的院子,我还想着这院子这么空着怪可惜的。如今好了,不可惜了。收拾起来给二姐和大姐做闺房。”甚至兴致勃勃的,告诉他哪里种芭蕉,哪里种一架蔷薇。

    家?

    她以前以为她的家在深山里的一处寨子,后来才知道,家并不是想的那样。那里充斥着欺骗荒诞。可这个地方,它干净的叫人想哭。

    这次她出来,弟弟就站在门口,他说:“二姐,我等你回来。晚上叫嬷嬷炖了兔肉,去年我自己酿的梅花酿好了,我一会子就去挖出来。”

    此刻,她想快点结束这里的一切,她想回家。

    于是,她把她看到的经历过的,能说的都说了。

    全真七子刚开始听的云里雾里,心里还琢磨,这尹道长是哪个?全真教如今有这么个人吗?听到后来,才都变了脸色。

    王处一脸色都白了,指着赵志敬:“你……你……”

    赵志敬将脸一扭:“是她勾|引我利用我的?!”

    放屁!

    你若不起色|心,谁又能勾|引谁?更何况,你这是霸占了人家姑娘成十年。

    完颜萍不管他们在说什么,又继续学那天的场景。

    一句‘背叛宋朝’出口,马钰身形都有些晃悠,好容易平静下来,一双眼睛直视过去:“你老实说……你都干了什么?”

    赵志敬噗通一声跪下:“师傅,师伯师叔……徒儿也是为了全真教上下……”

    “全真教上下?”丘处机的剑已经拔出来:“我全真教从无出过此等逆徒!”

    “师叔要处置我,便先处置师叔祖!”赵志敬抬起头来,眼睛却跟狼一般,恶狠狠的,充满了狠厉与决绝:“师叔祖当年还是跟别人的女人通|奸呢,结果不也没事?如今,师叔祖在蒙古,还收了蒙古丞相家的公子做弟子,难道这就不是叛国!”

    全真七子顿时愣住了,谁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杨过也颇为无语,看向龙儿,目带询问:这是说周伯通吗?

    周伯通不是好些年已经没有消息了吗?原来在蒙古,还收了蒙古丞相家的公子。

    话说,这蒙古丞相他还是知道的,那家伙叫耶律楚材吧。爹爹整天嘴上挂的都是此人,好像是官人觉得当年叫这样的人才走脱了,很有些可惜。

    龙儿朝杨过点点头,她早就知道此事。朝闻阁都有禀报的,但是周伯通那人……你拿规矩去套他?他的脑子跟正常人可从来都没一样过。

    全真教拿这个老祖没法子,也不能提这些过往的事。毕竟嘛,如今周伯通好歹还是全真教一面招牌。

    这就是全真教的门面,如今你自家人非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全真七子能不麻爪吗?

    规矩这东西,定下来就不许破了。破了,便不能服人。

    当时若是按照门规处置了周伯通,那如今赵志敬也不会逮住这个把柄反驳。

    丘处机是暴脾气,实在无话可说了才道:“你师叔祖只是收弟子为徒,又不是背叛……”

    “谁能保证他没说了新宋要紧的事给他徒弟听?”赵志敬就说:“便是说了官家娘娘公主王爷等人的相貌年纪,这难道就不是要紧的信息?那这又算不算背叛。”说着,他就喘着粗气看向龙儿:“公主殿下,我不服。你们说我叛国,不能听一人的一面之词,拿出证据来再说话。若真是如此,我愿意接受国法……在这事上,我要寻求朝闻阁的庇护……”

    这种说法也是有缘故的。各个门派内私斗这一现象也严重,帮规家法之下,难免有那蒙冤之人。好些人对原来的帮派心存怨怼,逃出来之后就寻求庇护。朝闻阁在调查之后,只要此人确实没有作案犯科,也确实是有被冤枉,那便会出面帮着协调此事。

    如今赵志敬要求,在没有定他的罪之前,他确实有资格提这个要求。

    可这个要求却真真是打了全真教的脸了。赵志敬所言,那意思非常明确。他是害怕了,害怕全真教为了名声,直接先处置了他。

    他所犯的这些事,杀了都不为过。

    好死不如赖活着,他是怕他今儿都活不过。但这话他提出来,便是龙儿不接承,全真教为了避嫌,也不会马上要了他的命。

    丘处机怒瞪王处一:“这便是你教出来的好弟子!”

    王处一的手抬起来,马钰一把拦了,只摆摆手,回头对龙儿道:“公主觉得如何处置恰当,便如何处置……”

    龙儿却笑:“人呢,给你们带回去。究竟想怎么样,那也是全真教的事。至于他的证据,几位道长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七个人都没说话,他们如何看不出来赵志敬狡辩的意思。

    敢做不敢当的,都是孬种。

    丘处机顶顶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听了要将这孽徒交还给全真教,当时便道:“这种杀才,该活刮喽!”

    马钰却明白这位公主的意思,这是对全真教网开一面了。全真教的名声为什么坏的,这屡屡的错事都是出在男女之事上的,而且没见识在江湖上都闹的沸沸扬扬。这所谓的清明,早就败光了。还有些人说,全真七子不犯错,那是因为他们早前都是成了亲有过孩子的。出家都是在人到中年之后的事了,知道女人的滋味那便不好奇了。所以,这所谓的道心修炼的好,倒是不如说是动不了道心了。还有那别有用心的更是道:“该叫全真教的小道士们都先还俗,成个亲生个娃,等娃大了抱了孙子了,再回来当道士,那绝对一点事也出不了。”

    这就很难听了。

    若是如今再把赵志敬这事公之于众,全真当真就落寞了。没有香火,人人视你们为淫|贼,走到哪都是唾弃的,那还存什么教,早封闭山门或是干脆解散算了。

    这位公主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哪怕朝廷是打压全真教的,但最后却给了全真教一线生机。将这事用这样的法子给压下来了。这真真是手下留情,救了全真派了。

    这个人情不领都不行。

    马钰马上郑重的道:“全真教上下,感激不尽!”

    结结实实的领下这个人情,这边带着人,告辞出去了。

    阿丑帮着送客,里面完颜萍就欲言又止,到底忍不住道:“我……我……我姐姐她……都好吗?”

    龙儿叫她放心:“暂时无碍。另外,令姐并没有怀孕,你无需担心她的身体。”

    这又是一个完颜萍没有想到的。

    如今她就想:姐姐到底那句话是真的?

    一时间,便很有些失魂落魄,转身一言不发的就往外走。

    杨过朝外看看,不见阿丑回来,便道:“那我……我去送送……”这姑娘这个样子很容易出事的。

    龙儿的眼眸暗了一下,随即云淡风轻的点头,“去吧!”

    杨过追了出去,跟完颜萍不知道说了什么,那姑娘抬起头来,侧脸看杨过,神采比之前好了许多。

    龙儿看着两人的背影怔怔的出神,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即轻笑一声。

    阿丑回来便嘟着嘴:“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人……”她瞧见杨过跟完颜萍一路说着出去了,心里不大得劲。整天围着自家姑娘跑的,如今却跟着别人。

    呵呵!男人呀!

    龙儿没说话,岔开话题,“郭夫人没问郭芙的事?”

    “问了。”阿丑理所当然的道,“只说跟杨公一见如故,要留下寨子陪伴一段时间,郭夫人便没说其他的了。”

    黄蓉是个聪明人,哪怕知道郭芙在寨子上的事有些不对,但如今他们因为江南七怪的事焦头烂额。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借机生事,女人不在身边也好,只要保证在安全的地方,那就比留在外面叫人跟着操心好的多。

    她甚至是提议说:“要不,把婆母也送到寨子去。”

    安全呀!

    这次是抓了师傅威胁,下次呢?

    郭靖也有些心动,李萍却不去:“靖儿只管放心。一则,家里的安全有专人负责,是芙儿那丫头老喜欢往外跑那才危险,我这老婆子,无外乎作坊家里,家里作坊,来来去去的都有人跟着,能有什么危险。二则,便真到了成为你负担的时候,娘知道该怎么办?”

    宁死也不会连累儿子。

    这话叫郭靖眼泪都快下来了。被师傅逼着这样那样……到了娘这里,一切都是以他这个儿子为重,从不曾叫自己有任何的为难。

    一肚子的委屈,看着这样的娘,她几乎是要脱口而出的,但到底是忍住了。

    黄蓉却不管这些,她便将这些事原原本本的给婆婆说:“……大师傅虽然教导了靖哥哥,对靖哥哥也是有恩。但如今却这般的不明事理,以至于酿成如今这样的祸事,当真是差点逼死靖哥哥……”

    李萍皱眉,但却没马上应和黄蓉的话,而是说郭靖:“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逾期不归,该请罪的还是要请罪。便是官家要打要罚,你也要欣然接受,不可心存怨怼。至于大师傅,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如今你五位师傅还下落不明,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到尘埃落定了,娘会处理这件事。我儿只管安心做好你的事便是了,别的很不必烦心。”

    郭靖一一应了,对黄蓉摇摇头,不叫她再说这事。

    李萍却兴致高了起来:“官家要给娘娘做生日,你们说咱们送什么好?”

    新宋建国十年,便是官家也从来没有过过生日,这次却破天荒的要给皇后做生日,那这当然得重视。

    林雨桐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叫人放下话了:臣下以私人身份送的贺礼,她收。但价值却有限制的!不能超过个人半个月的俸禄。而各州各府,以衙门的名义送来的,统统不收。

    黄蓉本还说别叫婆婆操心了,叫人往桃花岛去一趟,看是三尺高的珊瑚呢,还是各色的珍珠玛瑙呢,这些玩意,自家一点也不缺。只管送就是了,绝对要压下别人的风头。

    可这限制了价值,算算自家的,三个人的俸禄加起来,一个月也没五十两。一半的话便是二十五两银子。

    用二十五两银子想办法置办寿礼送给皇后?

    呵呵!二十五量银子连一桌最上等的席面也置办不起的。

    李萍就说:“娘娘这意思,不就是说,看个人的心意嘛。我自己种的棉花,自己纺线织布,自己染的颜色,再自己动手给娘娘做一身衣裳鞋袜,想来娘娘也是欢喜的。”

    黄蓉有点嫌弃的将那布料拎起来看了看,不是她太挑,实在是吧,皇后穿纯棉的土布染的衣服吗?

    还是另外想想办法吧。他们两口子怎么着也得在京城滞留到皇后过完生日。

    那边完颜康两口子也商量呢,穆念慈如今越发的有王妃的范儿了,只要忽略掉在寨子里的几个人,她不过问完颜康外面的事,那日子一点问题都没有。两口子的俸禄加起来一个月也就是二百来两银子,如今花一百多两置办寿礼……

    穆念慈将一百二十两银子放在炕桌上,不停的用手扒拉:“那时候觉得一百多两真是一笔大钱,如今再看……我真是想不到能买到什么合适的?”她从头上拿下一根金簪子来:“我这只孔雀簪,光是金子就花了九两九钱,更遑论这上面的宝石……”

    拿一件像样的首饰都买不起。

    完颜康说她:“别老盯着什么金银珠宝,皇后也不缺那个。你看看外面有什么稀罕的,奉上也就行了。”

    那怎么行?堂堂赵王呢,拿出来的东西不能力压别人,你好意思吗?

    好家伙,因着皇后要做生日的事,京城里的生意陡然红火起来了。

    龙儿带着恒儿两人也逛呢,也得给娘准备生日礼物吧。

    送什么呢?先找找吧。

    进了玉石铺子,恒儿心说,找一块没雕琢的璞玉回去,我亲自给雕个东西,不管是玩件还是收拾,都好。这种玉石不贵,应该是合适的。结果进了铺子,这可好嘛。玉石没见多少,石头都快摆满了。而且看的人还很多。

    店里的伙计说的口沫横飞的:“……您看看这块石头,上面的这个白斑,像不像一头曲起前蹄的鹿……这是祥瑞呀,十两银子一点也不贵,而且,这别的东西有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这石头可都是天生天养的,绝对独一无二。”

    恒儿就探头看了一眼,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上面有一块抽象的白斑,石头整个就跟鸡蛋那么大,放在一个古朴的匣子里,下面还垫着红色的绸缎。

    他脑袋缩回来跟他姐低声道:“不知道是不是哪个孩子从护城河边捡的。”

    八成是的。

    因着围着的人多,两人也不在前面挤,往后头去,看看有没有没开的玉石籽料。谁知道后面比前面还热闹。从后堂到后门,孩子们排着队,等着掌柜的验货。每个人脏兮兮的,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有的提着篮子,有的用衣服兜着,个个带来的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头,清洗的干干净净的拿过来叫掌柜的过目。孩子们也机灵了,遇到好的石头,想三瓜两枣的给糊弄去,那人家可不干。真有那奇石,一二两银子掌柜的是乐意掏的。

    两人跟瞧热闹似的瞧了半天,都能想想的出将来收到的贺礼得是什么样的。但看着孩子们嬉笑欢喜的脸,个个拿了银子都朝着皇宫的方向叩头喊一声:“娘娘是菩萨下凡,娘娘长命百姓。”听着这话,倒是觉得,便是收了这样的贺礼,那也没什么。

    这一声声祝福,都是真诚的。

    从这个铺子出来,两人对买到心仪的东西就不报期待了。

    这路两边,都是叫卖‘奇珍’的。有个老婆婆篮子里的鸡蛋都特别大,那是挑了一水的双黄蛋,好几个人挣着抢着买的。还有一庄稼汉,拎着只公鸡。这公鸡浑身的毛都是红色,只头顶鸡冠附近有一圈白毛,一只鸡要价五两,竟是也有人问价。

    龙儿回去就说:“娘啊,您这办寿宴的地方,还是露天的好。”

    省的到时候鸡飞狗跳的,这笑话就不必叫各国的使臣看了吧。

    毕竟,那些使臣,才是这次的重头戏!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PS:原计划要加更的,但孩子运动化开幕式表演要跳舞,跳那个拔萝卜,我家孩子当萝卜,服装得自己做。老师把家长叫到学校领材料,我这种独一无二的萝卜家长,最后留下来,老师又单独教怎么做这个衣服鞋子。我赶紧给码完这一章,还给还孩子做裁剪缝衣服。可怜我以前只缝过纽扣。其实淘宝有那种衣服的,几十块钱就买了。但人家老师不让,就得动手……一个孩子养下来,真差不多就无所不能了!吐槽一下,还得去忙。明儿给加更吧!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举报错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